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78 田径运动员
    公寓里只有这个大汉一个人,陈曌看着大汉:“请问,你就是我的病人吗?”

    “你真的是医生?”大汉有些疑虑的看着陈曌。

    “我不像?”

    “医生都带这么多宠物吗?”

    “抱歉,这是我的私人习惯,我不管去哪里,都会带上我的孩子们。”

    “我叫了福特。”

    了福特又道:“你是中医吧?”

    “是的,我精通中医,也会西医,如果你有特殊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做特殊治疗。”

    了福特拿起一条毛巾在身上擦汗,一边擦汗一边道:“我是个短跑运动员,半个月前,我参加一场比赛,可是在比赛中我的腿骨折了,我做了复健,只是我向田联申请的药物治疗,一直没有得到批复。”

    陈曌低头看去,看到了福特的左边小腿包裹着纱布,明显有不自然的肿起。

    “你知道的,如果没有拿到田联的批准,我甚至不敢使用吗啡镇痛。”

    陈曌点点头,作为医生,他知道很多事情。

    不过,这个运动员既然是赛场上受的伤,那么拿到药物治疗的批准,应该不难吧?

    “最近我们美国有几起知名运动员被查出使用兴奋剂,所以田联对美国的运动员突然变的严苛起来,而俱乐部队医在给我诊断的时候,说我只是轻微骨折,不需要镇痛药物。”

    陈曌上前去:“能让我检查一下你的伤势吗?”

    了福特点点头,陈曌坐到地上,小心的打开纱布。

    了福特的小腿至少肿大了三分之一,受伤的部位有大量瘀血。

    陈曌捏了捏受伤部位:“会疼吗?”

    “会。”

    “你受伤多久了,在这期间做过什么治疗?”

    “已经十五天了,俱乐部的队医给我做过骨骼复位治疗,还有就是一些化瘀的药物,不过考虑到我没有特殊药物手续,所以很多药物无法给我开。”

    陈曌皱了皱眉头:“你和队医有仇吗?”

    了福特愣了一下,疑惑的看着陈曌:“为什么这么说?”

    “你的小腿骨头有裂损情况,如果不及时治疗,不要说继续运动员生涯,就连正常走路都会成为问题,这不是骨折,你的问题比你说明的更为严重。”

    “什么?骨裂?”了福特也吓了一跳:“这么严重?”

    “是的,你现在考虑的不是田联的药物治疗审批,而是尽快的做手术,确保不会留下后遗症,而你已经拖延半个月的时间,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你应该经常做剧烈的运动吧?你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

    “那……那我要怎么办?”

    “尽快去医院,我帮不了你,我只能给你这么多的建议。”陈曌说道。

    “如果我去医院,需要多少时间能够重新回到赛场?”

    “你需要至少半年的复健。”

    “不行,这不可能,一个月后,我就要参加明星邀请赛,你知道这对我多重要吗?那可是明星邀请赛,对于我这样的运动员来说,那可能是我最辉煌的舞台,我不能缺席这场比赛。”

    了福特显得有些激动,他紧紧的抓着陈曌的肩膀:“帮帮我。”

    “抱歉,你的伤势我无能为力,去医院吧,如果再拖延下去,你的这条腿会保不住的。”

    陈曌叹了口气,了福特明显是被队医坑了。

    能够作为一个俱乐部的队医,不可能连骨折和骨裂都分辨不清楚。

    去医院接受手术,这是了福特现在唯一的选择。

    “伙计,如果你还想继续运动员生涯,那就去医院吧。”

    “你……你有办法压制我的伤势吗?”

    “别开玩笑了,你这是骨裂,没有任何压制伤势的可能性,你需要的是治疗和复健。”

    陈曌走了,了福特是个很执着的运动日,陈曌也不知道,他是否会听从自己的建议。

    不过,陈曌还是希望他能够听自己的建议。

    作为非法医生,陈曌希望能够赚到钱,越多越好。

    可是作为一个医生,陈曌至少还是有职业操守以及自己的底线。

    陈曌希望自己的每一个病人,都能够得到正确的治疗以及好的结果。

    如果了福特没有被队医坑,那么他至少能够得到及时的治疗。

    原本,他是不需要半年的复健期的,最多不超过一个月,他就能够重新活蹦乱跳。

    可是正是因为拖了半个月,导致他的伤势加重。

    了福特不是那种超级体育明星,他的名气并不大,可能是最近的比赛,取得不错的成绩,所以才会得到明星邀请赛的邀请。

    而对于绝大部分田径运动员来说,明星邀请赛都是可望不可即的。

    如果能够在明星邀请赛上取得不错的成绩,那么不止是自己在国际上的积分排名就有所增加,甚至还有机会参加黄金联赛,那才是田径运动员最高的舞台。

    每个行业都有好与坏,不过大部分人看到的只有光鲜的一面。

    如了福特这种,在田径运动员中,属于有点小名气,不过又与那些体育明星有着不小差距。

    陈曌没有回家,而是去了伊森那里。

    “怎么样,那个病人的问题解决了吗?”

    “没有。”陈曌摇了摇头:“他需要去医院。”

    “你都解决不了?他的问题很严重?”

    “不,他只是被人坑了,拖延了治疗时间。”

    “所以,你一分钱没给我赚到,又来蹭午饭吗?”

    “不要说的这么过分,我也一分钱没赚到,而且还倒贴了车钱,如果你不给我午餐,那么你就给我报销车钱。”

    就在这时候,伊森的电话响了,伊森接听了二十秒不到,放下电话。

    “陈,看来你没机会吃午餐了,记得你的第一位顾客吗?”

    “记得,那个超级麻烦的病人。”

    “是的,他需要帮助。”

    “那么价格呢?”

    “三千美元。”

    “吃过午餐后我再过去。”

    “不行,他非常的着急。”

    “好吧,打包一个汉堡给我。”

    “一美元。”

    “如果你拒绝我的要求,那我也拒绝这个病人,那么你就少了六百美元。”

    “你这抠门的混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