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85 秃头需要及时治疗
    陈曌看着路边的森林,转头看了眼莫格里:“你不会是打算把我带到荒郊,然后弃尸荒野吧?”

    “你们国人是不是都这么喜欢胡思乱想?”

    “不是啊,你们美国的影视剧里,好像都是这样的桥段。 !”

    “所以你只能在影视剧里看到。”莫格里翻了翻白眼。

    经过了蜿蜒的道路,这时候天色已经黯下来。

    这时候,车子停了下来。

    “到了?”陈曌问道。

    “没有,后面只能用走的。”

    “不会是在林子里吧?”

    “是的,我们现在只能躲这里面。”

    “你确定你们带够了足够的现金,支付我的诊金?”

    “干我们这行的,总会事先准备几个据点,不管是物资还是现金都会准备充足,是为了防备这种时刻。”

    走了十几分钟的路,这林子里略显闷热,陈曌走的有点喘。

    “要不要我帮你背工具箱?”

    “不用,里面的那家伙不喜欢别人接近。”

    “里面的家伙?”

    陈曌打开工具箱,雷蒙爬了出来。

    咝咝——

    莫格里看到这条五彩斑斓的大蛇,吓得退了两步。

    不过也只是吓一跳,莫格里看了看身边的别西卜、旺达和嘉莉。

    “你出门行医,还带着宠物出门吗?”

    莫格里看着几个玩闹的宠物,他显然还不知道,在他的头顶还漂着一个邪恶的存在。

    “习惯了,如果把它们留在家里,第二天回去,我要联络装修公司了。”

    “我以前也养过一条狗。”

    “然后呢?”

    “被仇家挂在我的家门口。”

    “我以为你会说一个动人的故事。”

    “然后我当天找到了那个仇家,把他挂在他母亲的家门口。”

    “……”陈曌决定换个话题:“莫格里,你这个年纪秃顶,这是很不好的现象,有没有打算做个长期疗程,我可以让你重新长出茂密的头发。”

    “我t..m的是自己剃光的,混蛋。”

    “是吗,其实你不用不好意思,秃发属于常见病,有可能是遗传的,或者是皮肤病之类的,不过我觉得你真的需要尽早的检查一下,毕竟有的时候,秃发是阳...痿的前兆。”

    “我不需要,我的性..功能很好,不用你操心。”

    “真的吗?”

    “我不想谈论这个话题。”

    莫格里有些疑惑,他在林子里走了半个多小时,似乎都快忘记了自己腹部的伤了。

    刚才陈曌除了给他喝过一个不知道什么成分的黑色药剂,还有是帮他缝了一下伤口,似乎没做其他的事情了,自己的伤势怎么会这么快稳定下来?

    要知道,莫格里可是经常受伤的,他对于自己的伤势大致有个底数。

    以前他受过这稍微轻一点的伤势,而即便是有麻醉药和专业的医生进行包扎治疗,还有输血之类的,他也会有好几天无法自由的移动。

    可是现在,陈曌只是给他做一个简单的治疗,他已经不感觉疼痛。

    这让莫格里对陈曌看重了几分,有的时候,一个好的医生,能够让他这样的人多一条命。

    “在前面,我们马到了。”

    没过多久,他们面前出现了一栋林间小屋,房子里亮着灯。

    “这房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吧。”

    “这是以前的猎户留下来的,有七八十年的历史了。”

    “你确定这里不会有人来吗?”

    “管他的,反正我们的仇家找不到这里可以了。”

    叩叩叩叩——

    莫格里敲门的节奏有些特殊,显然是他们事先约定的暗号。

    房门慢慢的打开一条缝,里面那人往外看了一眼后,才把门打开。

    陈曌看到了这是个头发有些糟乱,三十岁左右的颓废男子,他的脸有淤青,左边裤管一边血迹。

    “他是医生?”

    “嗯。”

    陈曌进到房间,房间里还有两个人,其一个陈曌认识。

    是莫格里的老大,他躺在地盖着一条被单,似乎已经睡过去了,不过怀里抱着一把枪。

    陈曌怀疑,他会不会做梦的时候,一枪把自己给崩了。

    另外一个坐在桌子,吃着东西,不过也是无精打采的样子。

    “谁先来?”陈曌问道。

    “啊……有蛇……有蛇……”开门的颓废男突然惊恐的叫道。

    原本桌子前吃东西的人吓得掏出枪,睡着的老大也跟着跳了起来,拿着枪指着陈曌。

    “这是第二次了!!”陈曌恼怒的看着老大。

    “陈,是你……”老大收起枪。

    莫格里一巴掌糊在颓废男的脸:“桑德斯,少一惊一乍的,还嫌我们不够糟心吗?”

    莫格里看着陈曌放任那条五花蛇到处爬,也有些担心的问道:“陈,你让你的宠物到处爬,你确定它不会跑丢了?”

    “你们丢了,他都丢不了。”

    颓废男看起来对蛇很恐惧,雷蒙在地爬了一圈,他绕开雷蒙,不敢接近。

    可是他越是害怕,雷蒙越是接近他。

    可怜他现在还瘸着腿,逃起来一颠一颠的。

    “好了,雷蒙,不要再吓唬他了。”

    众人发现,这条蛇居然真的听话,不再去骚扰颓废男,而是自己爬到暖炉前盘成一团。

    现在已经快十二月了,洛杉矶周边的气温已经开始下降,特别是到晚,温度已经降低到十度以下。

    陈曌看向老大:“你先来吗?”

    “不用,我的伤势不重,内斯塔,你先来。”

    之前在桌子前吃东西的那人走过来,他看起来有点阴冷,一直都没开口说话。

    陈曌看着内斯塔:“你哪里受伤了?”

    内斯塔直接脱下衣服,然后趴到地。

    陈曌看到他的背后,有一条血淋淋的疤痕,还有两个窟窿。

    看来他是被人从背后袭击的,伤势很严重,不过不难处理。

    这几处伤口都没伤到脊椎,也没有伤到要害,虽然看着伤口恐怖,可是却不致命。

    至少在感染之前得到治疗,一般都不会致命。

    陈曌快速的给他的伤口涂抹一些药剂,这些药剂其实不属于这个世界,是地狱里的草药。

    虽说是地狱里的植物制成的,不过对人并没有危害。

    在涂抹了药剂后,陈曌开始帮他把伤口包扎,那条刀疤则是缝合,一共三十五针,内斯塔一声不吭。

    “等下你的伤口处会感觉到骚痒,不过绝对不能用手抓,莫格里,你看着他。”陈曌说道。

    “放心吧,内斯塔是个硬汉。”莫格里不以为然的说道。

    “最好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