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88 陈曌最痛恨的两种人
    “老黑,为什么那个女人给我的感觉,好像她比我牛逼一样。”

    “按照你们中国人对牛逼的诠释,她的确比你牛逼。”老黑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她很厉害吗?”

    “她应该是女巫中的亡语者。”

    “女巫我理解,亡语者又是啥意思?”

    “就和普通人里的某个职业一样,亡语者也算是一种职业吧。”

    “干什么的?听这称呼就觉得很高大上。”

    “女巫的一种,奴役恶灵,在需要的时候,帮她干一些事情。”

    “比如说。”

    “普通点的恶灵就是吓吓人,厉害一点的则是能俯身到人的身上,再厉害一点的直接帮她战斗。”

    “我感觉我好像接触到一个魔法世界了……这好像我的世界观有点不一样,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有很多她这样的人?”

    别西卜不屑的说道:“其实女巫的那些魔法都是恶魔玩剩下的,在一千多年前,恶魔被召唤到人间后,留下来的魔法,不过大部分恶魔魔法都不适合人类使用,然后人类自己七改八改,最后演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那有没有我能学的?”陈曌也想学魔法。

    “我会的魔法不多,而且大部分都是从属魔法,你学不了。”

    “为什么学不了?”

    “你不是吾王的下级恶魔,怎么学暴食者魔法?”

    “你们呢?有没有?”

    “人类,别指望我,我也不会从属魔法以外的。”

    “主人,我也只会从属魔法,不会其他的魔法。”

    “老黑,你有吗?”

    “我一个魔法都不会。”老黑回答道:“不过你如果想学的话,可以找那些没有从属的恶魔。”

    “有没有一下子能够毁灭世界的魔法?”

    “有。”

    “真的有?”

    “漫画里有。”

    别西卜看了眼陈曌,满脸的不屑:“不过你如果真的想学魔法,可以找拉兹,也许他那里有魔法书。”

    “找他啊……他卖的东西都好贵。”

    陈曌回到家门口,却看到家里亮着。

    陈曌愣了一下,家里有人?

    “是葛琳吗?”陈曌只把钥匙给过葛琳。

    刚进屋子,就看到有人躺在沙发上,一双大长腿搭在客厅的桌子上。

    那条腿不是葛琳的……

    葛琳的身材略微壮实,没这么细长的腿,而且肤色也不对。

    陈曌进到客厅,看到法丽正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手上还拿着遥控器,估计是看电视看睡着的。

    叩叩叩——

    陈曌欣赏着那双性感的大长腿,然后慢慢的往上,不愧为海岸救生队的队员,这身材真的是没话说。

    敲了敲旁边的门,法丽猛的睁开眼睛,然后跳了起来。

    “那个……我是不是走错家门了?”

    “嗨,你回来了。”法丽揉了揉眼睛:“旺达,来,到我身边来,我好想你。”

    “能不能和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有我家的钥匙,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从现在开始,这里也是我的家。”

    “我可没允许你住在这里。”陈曌冷着说道。

    “事实上你同意了。”法丽拿出一份合同,放到桌子上。

    陈曌拿起来一看,合租合同,脸直接黑了。

    早晨的时候,中介公司打过来说,帮他找到了合租对象,原来就是她啊。

    “你知不知道,和一个陌生男子住在一起,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我不怕,旺达会保护我的。”法丽一副粗神经的样子,可是陈曌可不相信法丽真的就是个傻白甜。

    再说了,她一点都不白……

    “你怎么不回房间?”

    “没收拾好……对了,你去哪里了?为什么这么迟才回来,而且你为什么把旺达带在身边?”

    “这似乎是我的自由吧,我去哪里,带不带旺达,不需要你操心。”

    “旺达不是你一个人的。”

    “你在中介公司,有没有听说过这个房子的历史?”

    “听说过,据说是凶宅是吧?你都不怕,我为什么要怕?”

    “算了,随你。”陈曌摇了摇头:“既然合租在一起,那么你最好要有心理准备,比如说我的一些习惯。”

    “什么习惯?”

    “在家里裸奔。”

    “呵呵……如果你敢裸奔,我会报警,在合租合同上清楚的写明了条款,在公共区域,如果合租一方有不雅行为,另外一方都有权力报警。”

    “如果你不能容忍,那我只能搬家了。”陈曌冷笑道:“而我保证你会永远都找不到我,永远见不到旺达。”

    “算你狠,只要你不对我做不轨行为,我无所谓,反正我是海岸救生队员,什么没见过。”

    “还有,地下室不允许你进去。”

    “地下室里有什么?不会是你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

    事实上,地下室只是地下室,虽然老黑的空间夹缝入口在地下室,不过如果没有老黑的同意,其他人是无法进入空间夹缝的。

    “下面是我的医疗器材和一些药品,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接触我的东西。”

    “行,不去就不去,我可不喜欢进那种阴森潮湿的环境里。”

    “好了,我要休息了。”

    陈曌进了洗手间,直接脱的剩一条底裤,然后就里里外外的跑了几趟。

    法丽果然如约定的那样,对**的陈曌视而不见。

    “家里有没有吃的,我有点饿了。”

    “冰箱里,自己找。”陈曌光着膀子,刷着牙齿,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

    “披萨味道不错,你做的?”

    “不是,邻居送的,给我留一点,我也还没吃,你晚上吃这么多,没问题吗?”

    “做海岸救生员,每天的消耗可是非常大的,我每天至少要摄入两千卡的食物,如果不吃饱的话,遇到险情我自己就会先遇到麻烦。”

    法丽在吃东西的时候,完全没有淑女的气质,将披萨塞嘴里,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你每天都要工作到这么迟吗?”

    “不一定,如果夜里接到客户的电话就需要出去。”陈曌说道。

    法丽看到雷蒙爬到了旺达的身边,然后一条蛇和一条狗就窝在一起。

    “你确定这条蛇不会咬旺达?”

    “它比你更聪明。”

    陈曌进浴室冲洗过后,出来就看到法丽把陈曌冰箱里的啤酒都拿出来了。

    “桌子上的东西,已经超过两千卡路里了。”

    “没事,我属于新陈代谢比正常人快,所以我永远吃不胖。”

    陈曌生平最痛恨两种人,一种是瘦子,另外一种是自称怎么吃都吃不胖的瘦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