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92 监狱长
    陈曌坐在一旁,喝口饮料,吃一口汉堡。

    这对前任夫妇正在那里吵得不亦乐乎,不过很显然,伊森是那个处于下风的人。

    凯普瑞斯全面压制着伊森,而且从她嘴里喷出来的脏话,堪称教科书。

    “这就是你们人类吵架吗?”别西卜半蹲在陈曌面前,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吵架:“看到你们人类吵架,我突然发现我和雷蒙以及嘉莉平常吵架太幼稚了。”

    “你知道当初我和你上床的时候,为什么不吃晚饭吗?就因为我怕看到你的身子,会浪费晚饭。”

    “你以为我愿意和你上床吗?我宁可花二十美元,去找路边的妓...女,至少我不用额外支付避孕药的钱。”

    “我觉得你还是去找二十美元的妓...女吧,我和你结婚的那些年,我自己用******高..潮的次数,都比你带给我的次数多,我宁可抱着******睡觉,也不愿意和你躺在一张床上。”

    “所以你就去找其他的男人吗,我旅馆里住过的男人,全部cao过你。”

    陈曌表示很无辜,我没有啊……

    “至少他们能让我高...潮,你可以吗?”

    “你才是最该下地狱的,你这个荡...妇。”

    “如果我要下地狱的话,我一定会拖着你跟我一起。”

    别西卜、雷蒙和嘉莉表示,你们两个都别谦让了,你们都有资格。

    他们都不是善男信女,简直就是男凶女恶的最佳典范。

    “如果我是他们的话,我推荐他们自杀,自杀是100%下地狱的,强烈推荐。”

    “最好的自杀方法其实是在自己的太阳穴上开一枪,不会感觉到任何痛苦,瞬间就能够死亡。”老黑也加入了讨论中。

    “为什么那么多人选择安眠药?我得到的很多灵魂都是死于安眠药。”嘉莉好奇的问道。

    “事实上安眠药自杀才是最最最痛苦的,我强烈反对。”老黑说道:“安眠药服用过量,不是让人直接失去意识,而是会产生机能失调,人的意识还清醒着,地西泮的开始作用于全身,地西泮渗透进血液里,就像是把身体丢进沸水里一样,而机能失调症状也开始扩大,胃抽搐,因为血液循环失控而痉挛,呼吸衰竭,就像是溺水、**、上吊以及跳楼全部加在一起一样。”

    过了二十分钟,两人都吵累了,坐在柜台前喘气。

    看起来他们都很有默契,应该不是第一次吵了。

    “你来做什么?”伊森问道。

    “看看你这里有没有收留什么逃犯。”

    “不会是你这个监狱长收了黑钱,把犯人放跑了,然后赖在我的头上吧?”

    原来这位阿姨是监狱长,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难怪这么强势,一般人还真干不好这份差事。

    “你以为我是你这个下三滥吗?”

    就这么一句话,两人大有再来一场的架势。

    好在这时候,伊森的电话打断了重燃的战火。

    “喂,我是伊森……嗯,我知道了。”

    伊森放下电话:“陈。”

    又有顾客了吗,伊森虽然没有多话,不过陈曌已经明白了伊森的意思。

    随后,伊森就把顾客的信息发送到了陈曌的手机上。

    这是个老顾客,九十八号街区,了福特。

    是那位受伤的田径运动员?

    “凯普瑞斯女士,我该走了,很高兴认识你,再见。”

    “再见……你是不是在心里想,再也不见?”

    “额……”这婆娘是学心理

    学的吧?

    “总会有机会再见面的,我对此深信不疑。”凯普瑞斯带着淡淡的笑容。

    靠,我才不想和你这老妖婆再见面。

    陈曌逃一般的远离旅馆,凯普瑞斯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唯一不乐意的可能就是旺达了,它和莎莎已经**,只差最后上垒了。

    结果陈曌直接踢着它的屁股,把它从莎莎身边驱赶走。

    陈曌让已经离开的文森特又回过头来接他,把他送到了九十八号街区。

    陈曌真不明白,这样的一对父母,是怎么生出那么正派的罗比奥的。

    罗比奥虽说性取向不同寻常,可是为人却是非常正派。

    至少,陈曌所认识的人里,没有一个比罗比奥更为正直。

    他就像是一个在人性上完美的圣人,很像是电影里的美国队长。

    反正,陈曌对罗比奥的印象是非常非常好。

    善良、正直、诚恳而且勇敢。

    当然了,陈曌可没打算变成罗比奥那种人,这种人活的太累了。

    罗比奥就像是凯普瑞斯和伊森两个人,最大的讽刺。

    两个性格扭曲的人,居然会有这样阳光的孩子。

    胡思乱想之际,已经到了了福特的家门口。

    陈曌按了一下门铃,门拉开了一条缝。

    可是,陈曌看到了福特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

    “了福特,你这……”

    此刻的了福特,脸上全是淤青,白色的短袖上,全部都是血迹。

    “陈,你来了……进来。”了福特的声音有些虚弱。

    陈曌一进门就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了福特,把他扶到沙发上。

    “还是坐地上吧,免得把沙发弄脏,清洗沙发套可不便宜。”了福特说道。

    “你这时候还有心情关心这个吗?”

    “我现在已经失业了,必须关心这个,而且我最多只能支付你两百美元。”

    “你这伤势好像是被人殴打的吧?”

    “是啊,我冲进了俱乐部经理的办公室大闹了一场,然后我被俱乐部除名了。”

    “那你不能再跑田径了吗?”

    “可以跑,我还是运动员,前提是有俱乐部愿意收留我。”

    “个人可以参加比赛吗?”

    “可以,职业运动员不是俱乐部决定的,是职业公会给我运动员的身份,我去年在国内的排名不错,前二十名,如果是在正常的状态下,跑三场的积分应该能进前十五名,这个成绩能够让我参加国内的一级联赛,可是我现在就连做手术的钱都没有。”

    “你做了几年运动员?一点积蓄都没攒?”

    “你知道我每天的营养餐就需要多少钱吗?一天的标准营养餐两百美元,以前俱乐部还可以为我分担60%,可是现在我连吃饭都成问题了。”

    “这个一级联赛,你能有多少奖金?”

    “不一定,看主办方、承办方以及赞助商,不过一般来说,冠军的奖金都在五万到十万美元之间,亚军和季军在三万到一万美元之间。”

    “如果拿到了名次,这奖金全部归运动员个人所有是吧?”

    “不是,还要分给教练、俱乐部。”

    “一般来说,教练分5%,经纪人要收5%~10%,俱乐部要收取20%~30%左右……怎么,你想改行做运动员吗?说实话,亚洲人在田径项目上没有优势,而且,你的体格以及体形,都不适合做玩田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