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93 投资未来
    一般短跑运动员有两类,一类是矮个子,身高不超过一米八,双腿肌肉更为强劲有力,步伐频率更高。

    还有一类则是高个子,四肢纤长,这类运动员的步伐相对来说要慢一些,可是步伐跨度却比矮个子运动员要大很多。

    而陈曌显然不属于这两类,相对来说,陈曌要高一些,一米八出头,四肢也相对运动员要短,更没什么大长腿,哪怕陈曌把身体锻炼的跟运动员一样强壮,一样跑不了田径,特别是短跑。

    当然了,陈曌从来没想过当运动员。

    陈曌喜欢现在的生活,充实却又有足够的休闲时间。

    而不是如运动员那样,神经绷紧了,每天都要把自己搞到疲惫不堪。

    而且,陈曌也已经过了当运动员的年龄。

    陈曌是对奖金感兴趣,仅此而已。

    “那如果是国际赛事呢?比如说你说的那个明星邀请赛。”

    “明星邀请赛其实奖金也不高,最高也就二十万美元,甚至有些邀请赛的奖金还不如国内一级赛事,明星邀请赛主要是获得国际田联的积分,以及扩大知名度,这样才有机会获得国内一些赞助商的赞助,或者是增加一下活动收入。”

    “那什么钻石联赛还有黄金联赛呢?”

    “如果能在钻石联赛……即便是我全盛时期也不可能参加的,积分不够,国内的排名不够,拿不到参赛名额,或者是买外卡参赛名额,不过我可买不起,终于黄金联赛,那是每个田径运动员的终极舞台,甚至超过奥运。”

    “如果你在黄金联赛上夺冠,能有多少收入?”

    “别开玩笑了,我一辈子都不可能登上黄金联赛,更不可能夺冠,我现在最好的百米成绩也就9.95秒,国内一二级联赛,我都没把握百分百夺冠,更不要说黄金联赛,除非你去把参赛选手的大腿全部打断,而我的这个成绩,哪怕是参加了黄金联赛,可能连晋级都做不到。”

    “我是问收入。”

    “这不确定,黄金联赛不是一个战,而是有多场,而任何一场夺冠,都至少有几十万美元的收入,这还只是奖金收益,再加上赞助商、广告商收入,甚至能达到两百万美元。”

    “如果我治好你的腿,并且帮你的竞技水平恢复到巅峰,甚至是超出巅峰水平,同时还赞助你参加各项赛事,你分我一些奖金怎么样?”

    “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我想投资你。”陈曌说道。

    “你是医生,我相信你能治好我的腿,不过你说想要投资我,你确定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即便我康复后,我还需要租借训练馆、聘请教练、健身、营养餐,每个月花费至少要两万美元,而且这不是一个月两个月能出成绩的,更不要说国内的联赛奖金,你的这笔钱很可能打水漂。”

    “虽然是投资,不过我也相信你能跑出好成绩,我是赌你的未来,怎么样,你未来的两年,我未来两年的这些费用我来承担,而你未来两年的所有收入,我要40%。”

    “好吧,就算是你说的都是真的,可是40%太高了,这是不可能的,你甚至只算是我的健康顾问,我最多给你10%,再多是不可能了。”

    “10%?我每个月为你支付两万美元的费用,而你能保证,自己每个月收入超过二十万美元吗?让我算一算,两年的时间,我需要投资四十八万美元,也就是说,你至少要在两年的时间里,赚到四百八十万美元,至少我才不会亏本,你觉得我是傻子吗?”

    “40%太高了,哪怕是我找一家俱乐部,最多也才收我20%,甚至更低的抽成,而且还只是我的奖金分成,而不是我的全部收入,你却要我全部收入的40%。”

    “好吧,如果你拒绝的话,那就把我刚才说的话忘记掉,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25%,我把所有收入的25%给你。”

    “30%,低于这个分成比例,那就算了。”

    “前提是你能让我的成绩更出色,如果你能够让我的成绩达到黄金联赛的参赛名额,那么我接受这个分成比例。”

    “当然,我有办法让你变的更出色。”

    “你是说用药?”了福特的脸色变了变。

    “当然……不是,放心吧,我只是让你变的更为强壮。”

    “一言为定,我们什么时候签合约?”

    “不需要合约。”

    “你不怕我赖账?”

    “我不喜欢签署任何的条款合约,可是我相信,我们都是有契约精神的人……对吗?”

    “我需要多久能够,重新站到跑道上?”

    “我需要给你做一个更为彻底的检查,然后是治疗方案,最后是恢复计划。”

    ……

    “伯德先生,请不要当作玩笑,事实上我是在用很认真的态度和你说这件事,不是恶作剧,不是玩笑,也不是故事。”大卫一脸严肃的看着伯德。

    “等等,你们的意思是说,我的女儿会遭受到恶灵的袭击?”伯德的笑容渐渐的收起来。

    “是的,而且不是一个恶灵,也许是十个,也许是更多的恶灵。”大卫说道。

    “而且医院绝对不是我们的主战场。”西耶娜站在大卫的身边说道:“也许在医院里,就蛰伏着许多的灵魂,他们会受到你女儿的灵魂影响,化作恶灵。”

    “why?”伯德还是有点将信将疑:“艾沙做错了什么吗?”

    “不,她什么都没做错,只不过是因为她生来不凡,她将要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她已经渡过了死亡的考验,现在就将要面临着生的考验,如果她渡过了这个考验,那么她将获得超凡的力量,而如果没承受住这个考验,那么她就将永远无法苏醒。”

    “这不是在开玩笑?”

    “是的。”

    “我还是更愿意相信陈,那位东方人,警察先生,你能联络他吗?我想问问他。”

    相较于西耶娜,伯德更愿意相信那个,帮他找到妻子和女儿的人。

    “伯德先生,我刚才试着给他电话,可是他的电话关机了。”

    “我需要考虑一下。”

    西耶娜看了看墙壁上挂着的时钟:“时间已经不多了,即将要到二十二点了,二十二点后,恶灵就有可能出现,然后持续到凌晨一点。”

    “西耶娜小姐,你确定今晚会出现吗?”

    “今晚一定会出现,而且很可能是前所未有的危险。”西耶娜严肃认真的说道。

    094

    “为什么?”大卫和伯德都看向西耶娜。

    “因为这是第三夜。”西耶娜说道。

    “什么第三夜?”

    “每一个通灵之人,在经历生的考验之时,都会陷入昏厥之中,如果在第一夜受到袭击,那么这个通灵者就是天选之人,第二夜则是超凡之人,第三夜则是圣灵之人,同理,每拖延一天,所面临的考验越是大。”

    “西耶娜小姐,你是第几夜遭受的袭击?”

    “第一夜,大部分人都是如此,我被一位吉普赛老巫女所救,也就是我后来的老师。”

    “那艾沙是不是坚持过今天晚上,就会获得超能力?”

    “……”

    伯德在惊恐中,还有一点小兴奋。

    “那个……没有……”

    “那你说她是圣灵之人,又是什么意思?”

    “就像是耶稣那样。”

    “你说我的女儿是耶稣?”

    “当然不是,只是同一个道理。”

    大卫疑惑的问道:“可是耶稣是男的。”

    “他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

    “我怎么知道。”西耶娜翻了翻白眼。

    伯德犹豫不决,可是西耶娜却急了。

    “你最好快点做决定,再过几分钟就要十点了,到时候可就真的危险了。”

    “可是,你说把我女儿带出医院,要带哪里去?”

    “教堂。”

    “不行,绝对不行!!”伯德立刻大叫起来:“绝对不可以。”

    “为什么?”

    “你知不知道我女儿和我的妻子,在这之前都经历了什么?你们知道吗?她们被人凌..辱、强..暴!!然后那个该死的恶魔,他把她们装进一个箱子里,埋到教堂旁边的橡树下,现在你还要带着我的女儿去教堂?想都比恶相。”

    “不去教堂也可以,离开市区,去一个人少的地方。”

    “这又是为什么?”大卫不解的问道。

    “人少,死的人当然就越少,出现恶灵的几率也就越低,虽说那个女人很可能吸引大范围区域的恶灵,不过即便是有恶灵感应到她,想要追上她也需要花时间。”

    “这样就安全?”

    “不,仅仅只是相对来说安全。”西耶娜摇了摇头:“这样我们可以避开大部分的恶灵。”

    “还有你说的小部分恶灵呢?”大卫咽了口口水,问道。

    突然,医院走道上的灯光暗了一下。

    “来了!”西耶娜的脸色变了变。

    西耶娜突然从裤兜里拿出一把尖锥,猛的朝着墙壁狠狠的凿去。

    墙壁上出现了一个扭曲的鬼脸,像是在哀嚎,可是又没有声音。

    大卫和伯德都看到了,吓得面无血色,西耶娜却像是做了一件不经意的小事。

    “看到了吗?这还只是小角色。”

    “等下会有更多,这种东西来袭击我的女儿?”

    “是的,而且比这个更可怕。”

    “快带我女儿离开这里。”

    伯德这就叫做不见棺材不掉泪,刚才还踌躇犹豫,转眼间就直接妥协了。

    “等等……我的妻子呢?她和艾沙是一起被人绑架的,她们都经历了同样的事情,她会不会也……”

    “不会,你的妻子不会。”西耶娜说道:“不要把无关的人卷进来,不止是你的妻子,你最好也不要跟来,只要我和你的女儿一起就够了。”

    “不可能,哪怕我相信你,我也不可能让你带着我女儿离开,这绝对不可能。”

    “我是警察……保护市民是我的义务。”大卫也在西耶娜开口让他离开之前,主动说道。

    西耶娜哪里知道,此刻大卫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天哪,这可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自己已经置身在一个超自然的故事里了,怎么可能主动放弃。

    “有没有圣水之类的?或者大蒜?”大卫很热情的询问道,他一点都没有危机感。

    完全就处于一种惊险刺激的游戏体验,所带来的快感中。

    “拜托,警察先生,现在关乎我女儿的安危,也许十字架有用吧?”伯德补充道。

    “你们够了,我是女巫,不是天主教的神父,如果你们觉得天主教的神父有用的话,可以请神父过来为女孩驱魔。”

    “好吧好吧,我们听你的,不过你也不能赶我们走。”

    “先把女孩带出医院。”

    三人动作很快,伯德直接把女儿放到轮椅上。

    原本还想要收拾一下女儿的衣物,可是西耶娜阻止了,根本就不需要那么麻烦。

    只要撑过这三个小时,那么她女儿就能够转危为安。

    伯德也和没自己的妻子打招呼,直接给艾沙办理了出院手续。

    “上我的车,我的车就算超速,也不会被追。”大卫一边说,一边把车钥匙丢给西耶娜。

    “给我钥匙做什么?我不会开车。”

    伯德和大卫都是有些愕然,在现实生活中,居然有人不懂得开车。

    就像是在国内,他们遇到一个年轻人不识字。

    在国内老一代可能会有不识字的,可是在年轻一代,几乎不可能存在不识字的。

    而美国可是一个能把驾照当身份证用的国家,可想而知这个国家的汽车普及率。

    最终大卫还是坐上驾驶座,开着警车冲出了医院。

    哐当——

    “开慢点,你想要我们直接出车祸吗?”

    “车子怎么震动的这么厉害,是不是恶灵依附在车子上了?”

    “混蛋,是你在减速带上没有减速。”伯德怒吼道:“如果你不能好好开车,就换我来,我不想我和我的女儿没死在恶灵的手上,而是死在一场可悲的车祸中。”

    “是西耶娜小姐说,要开快一点的。”

    “那也不能……”

    “我觉得还不够快……”西耶娜看着后面:“有东西在后面追赶着我们。”

    “后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啊?”

    “看到后面那辆前车灯红色的车子了吗。”

    “该死,居然把前车灯改装成红色,我应该下车给他贴一张罚单,而且他的排气量明显超标了,那么大的黑烟。”大卫的职业病犯了。

    “那可不是改装的,而是恶灵依附的,你没发现那辆车根本就没有驾驶员吗。”

    这时候,大卫和伯德终于意识到,后面那辆车子的诡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