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都给我滚出来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刻,神药宗门口,星月渐渐升起,夕阳的最后一抹余辉消散在了空中,夜幕低垂,仿佛一道重重的黑幕压在杜家姐弟的身上。

    “我们神药宗还有一个规矩:从这里,三步一扣,五步一拜,若是能通过这道桥,那请动一两位药师为你们炼药,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年轻修士头扬得高高的,居高临下地看着杜家姐弟。

    在他说出这份“通融的条件”的时候,他的语气中有着掩饰不住的高傲。

    这样做,一方面,是给一些真心求药者的一个机会,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展现出神药宗的威信。

    你看,别人要来求我的药,都得三扣五拜如同朝圣一般来求,我就随手炼制一点药给人家,又有何妨呢?

    杜元的脸色阴晴变化不定,他们杜家在长荣城里,虽然不敢算是顶级家族,但怎么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家族里也有几个炼气高手做镇,什么时候轮到被这么个弟子刁难成这样了?

    正在此时,一道声音传来过来,虽然听上去淡淡的,但却至少有人情味的多了:

    “你们不用跪。”沈浪走了上来,道。

    “哼,这些都看你们,心诚则灵,求不到药,那只能说明你们的诚心还远远不够。”

    听了沈浪的话,年轻修士冷横一声,抱拳于胸,一副“我都已经帮你们到这儿了,你们却还是不领情就怪不得我了”的模样。

    沈浪无奈地摊了摊手,笑道:“这所谓的名门大派,做派也真是大气。反正我说了,你们不用跪,也能拿药治人。”

    哼!

    听了沈浪的话,那年轻修士又是冷哼一声,这次他连解释都不解释了,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等着看,准备看沈浪的笑话。

    “兄弟,你就不管我们的事了……我们这次来求药,一定要求到,哪怕机会渺茫,也不得不珍惜。”杜元的头深深地埋着,有着一声轻轻的叹息。

    “……多谢道长指点明路。”

    不同与神色变化不定的杜元,杜结却显得坦然多了,她没有过多地理会沈浪的话,而是直接就跪了下去,雪白的膝盖“通”的一声撞击在了地上,这一道声音像是敲击在众人的心砍上一般,令人只觉一阵心痛。

    杜元见姐姐二话不说就直接跪下了,不再犹豫,接着姐姐一同跪了下,准备一步一步趴在地上前进,如年轻修士所说的那样,三步一扣,五步一拜。

    年轻修士的脸上不由浮现出了一抹得意之色,但他再将目光转向沈浪时,他却没有在沈浪的脸上看到他想要的神情。

    “嘿,你的朋友正在还不是照我说的做了?”

    年轻修士,面露讥讽之色。

    但沈浪的面上,依旧是淡然的神情,这让他心中一阵不爽,他打定主意,等杜元姐妹跪拜到了神药宗大殿之上后,他就把沈浪直接丢出山谷。

    可谁知,就在年轻修士打这个算盘的时候,沈浪却是往前踏了一步,深深地吸了口气,内劲暗蕴,大喝道:

    “神药宗的人,都给我滚出来,我沈浪来了!”

    这一句话,沈浪一共说了三遍,每一次的声音都高过上一次,直到说到最后,沈浪的声音有如洪水奔腾一般的大,而在年轻修士的耳朵边,他只感觉有雷声轰鸣,脑袋如同被大锤狠狠地锤击了一般。

    沈浪!?

    这两个字,可以说从今天上午开始,就是神药宗里面,众人说的最多的两个字了。

    显然神药宗的那些人在临死前将信息千里传递而来,这些普通的弟子也感应到了,这事情肯定慢埋不住。

    “怎么可能是他,怎么可能?”

    年轻修士直接愣在了当场,他感觉眼前一刹那间,天昏地暗,他甚至都不敢相信在自己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

    此刻,神药宗大堂之上。

    沈浪的声音,如同轰隆雷声,透过了重重宫殿般的房屋阻隔,传进了这大堂之中,不断回荡,久久没有平息,而大堂之中的这些长老、药师们,就如同笼罩在无边阴影之下般。

    刚刚,他们还在讨论,要怎么要找到沈浪,然后群起而攻,将沈浪碾杀,但没想到,这仇家却已经找到了他们大门口来了。

    就连大长老,都是止不住的色变,他看着山河图上的那一个大大的红点,心中阴沉:红点越大,代表着目标越发地危险。

    “肃静。”

    太上长老第二次手压虚空,这一刻仿佛有实质般的能量般,将环绕在房顶上久久未散去的沈浪声音压了下去,同时其他人也都连忙闭上了嘴,如同乖巧的学生般,纷纷低下了头,等待着太上长老的发话。

    “既然都已经找上门来了,那就直接杀了就是。”

    太上长老起身了。

    他这一起身,原来也是身形高大的老者,身高接近一米九,而他的白须飘飘,已经飘到了胸口位置。

    太上长老,虽然这些年有些沉寂了,但却实是宗中一大杀神,实力虽然逊色于这一代的宗主,但也是曾经的一代枭雄,主掌杀伐。

    众人见太上长老走出门外去,也都连忙起身,紧紧跟上。

    这时,不仅仅是那位年轻的修士,就连杜元姐弟两人,也都是呆在了原地。

    他们本听了沈浪的话,就感觉有些奇怪,沈浪那样子,就像是来砸场子的一样,根本就没有一个求药人的恭敬。

    果然,在沈浪的话音还没有彻底落下的时候,他们就见从远方视现遥遥可及之处的一处巍峨大殿门中,有一位红面白发老者,当先走去,而他的身后,一群白袍道士,鱼贯而出,就单是那些白袍道士,无论是服饰还是气势,都高了带路的年轻修士不止一两个档次。

    这些人行动飞快,往往纵身一跃,就能跨越好几米的距离,就要从这条大桥之上走来。

    “这是什么情况啊……?”

    杜元远远地见到这一幕,呆若木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