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无人之境
    ,精彩无弹窗免费!

    “咔嚓、咔嚓、咔嚓……”

    佛珠破碎的声音,不断地响起。

    就算是太上长老,也是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那一串佛珠,看到它们被沈浪一拳轰得粉碎。

    沈浪一拳捣碎这十三颗在法力之放大了的佛珠,如同摧枯拉朽的一般。

    沈浪的这一手在外人面前,看似是难以想象,其实对沈浪来说,就再简单不过了。他并没有系统的修习什么功法,但自身的属性相当高,用这种直接原始的碰撞,他是求之不得的。

    如果说这个佛珠,内含着什么诡异的秘法,可能沈浪还要花点心思去破解,但是这十三颗佛珠却是至刚至阳,其中含着山岳的澎湃阳刚之气。

    这种阳刚之气,同样能驱魔辟邪,但是与沈浪的肉身正面相抗,那差就得太远了。

    沈浪一拳破掉这一串佛珠,来势未有丝毫的消减,依旧朝着那两个人冲杀过来。

    “快逃!”

    让平时这个威严赫赫、主宰杀伐太上长老,说出这两个字,听上去总觉得有几分滑稽,但确实,他的这一句话点醒了打算鱼死网破的大长老。

    大长老放弃了以命博命的想法,太上长老提醒他,他也明白就算是祭献掉自己的生命,可能也不会对沈浪能造成什么伤害。

    “结山脉大阵!”

    太上长老断喝道。

    “太上长老,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能结吗?”

    山脉大阵,这种大型级别的的法阵,往往需要多方面的准备,想两个人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施展开来,这个难度系数太大了,弄不好就会被法阵反噬了。

    “没关系,我做阵眼,你来布阵,借用祖器,将此子轰杀当场,绝不能让他逃掉。”

    太上长老不愧是主杀伐的大能人,在平静之中就决定了这么重要的事,而且他很快将沈浪放在了一个很高的位置上,不惜动用祖器。

    大长老不由又多看了沈浪一眼,能逼得他们使用祖器,在另一方面,可以说沈浪已经表现得非常成功了。

    可惜沈浪却对他们的祖器,并不感兴趣。

    他们两个人疯狂逃窜的速度,由于有了乙木之心燃烧生命值的加成,在空中快得如一只穿云箭,朝着远离沈浪的方向,倒飞而出。

    但是他们惊骇地发现,他们快,但是沈浪比他们更快。

    “他们在空中飞行?”两个人俱都是脸色大变。

    他们是通过乙木之心的力量,这才是能驾驭气流,在天空之中狂奔,而真正的要做到随心驭空飞行,那可至少是要等到金丹境界去了。

    难道沈浪真的是强大的金丹强者?

    此时,太上长老心中有一丝懊悔,他若早早地将沈浪郑重对待,先准备好大阵法阵,对付沈浪,想必那时候就算是沈浪也会吃不消的。

    但是他们受到了沈浪的挑衅,一个个气得只想分分钟将沈浪撕成碎片,结果被沈浪一拳锤翻一片,就连他们现在,也得沦落到了要被沈浪追杀的地步。

    其实沈浪这并不是踏空飞行,他的速度比踏空飞行,还要快得多。如果有人细心观察的话,就能发现沈浪刚刚所飞跃而起的那片土地上,大地都被沈浪的一蹬脚震出了如同蛛丝网般的裂纹。

    沈浪这是利用的反冲之力,他的肉身属性相当地强悍,这一跃而起,同时一拳轰出,如同一只人形炮弹,破开虚空,直取两人。

    就在太上长老道心紊乱、心乱如麻的时候,他感觉身后一道狂猛的拳风,猛地向着自己袭来,首当其冲的,就是自己的后颈脖。

    成为沈浪拳风的目标,他好似有一种错觉——他已经被沈浪的这一拳给锁定了一般,无论他往哪里跑,那一拳都会紧紧的跟随着他。

    下一刹那,沈浪的一拳就要落在他的脖子上,必定是人首分离!

    就连太上长老这时,自己都已经陷入深深的绝望中了,他直到这一刻才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与沈浪的差距简直有如天堑般。

    到了最后,他索性放弃了逃窜,想要转身而攻击沈浪,但是他心中同样明白,自己就算真的这样做了,那也只是徒劳罢了。

    可就在他彻底地放弃了的时候,一道缥缈的声音却突然从九天之上传来:

    “住手!堂堂药神谷,岂是你辈可以撒野之地?”

    这声音有如实质一般,形成浪潮,于天边滚滚而来,原来人还未至,但是在声音中已经可以感觉到澎湃的力量在向着沈浪覆盖而来。

    本是无形的空气,在沈浪的身周,却在那天边所释放出来的气势之下,凝聚出了道道刀芒,将沈浪给重重地覆盖住,而且攻击的地方都是沈浪的要害。

    虽然这些空气凝成的刀芒,沈浪本应该是并不会放在眼里的,但是沈浪也不能一味地进攻而放弃了防守,沈浪感觉得到,好几道刀芒不仅直取自己的几处要害,更阴毒的是在凌历的白色冷锋之下,还蕴藏着暗劲,若是让暗劲入体,没有在没修炼过功法的沈浪,可能会吃一点小亏,到时候影响后面的战斗。

    沈浪停住了自己的这一拳轰击,而是立于原地,化拳为掌,连连拍出几掌,伴随着几道“嘭嘭”的声音,那些刀芒就被沈浪通通打成了飞烟。

    但是太上长老,却也得益于这些刀芒,而有了一丝喘息的时间,不知不觉见,他的额头上竟然都出现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神药宗的神威?就是在暗中偷袭么?”沈浪嗤笑道。

    天地之间,似是因为沈浪的这一句话,都沉寂了片刻,接着,只听一道道的轰隆声音。

    往那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就能看到,漫天飞屑四溅,一处隐于山谷深处的一座不大的宫殿……

    其房顶竟然被一下掀了开!

    而且,在冲天而起的绿色莹光力量中,那房顶主要的部分还被直接轰成了渣滓,连同周围的那些墙壁也被炸飞了不少。

    一个中年人,踏着一片又一片的碎石,冲天而起,仿佛从地底之中挣脱束缚的凶悍魔兽,但是中年男人的气质却温文儒雅,好似不染尘埃。

    他一步步而上,直到掠到了飞石的顶端,这里是上百米的高空之中,他遥遥俯视着沈浪,一双眸子渗透出骇人的精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