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墨岚儿
    沈浪暗笑,他早就猜测,应该是全部放了。

    要不然,这姜味也不可能这么恐怖。

    不过,看着这女孩现在就生龙活虎的样子,沈浪还是有些不放心地,在心里问着系统道:“系统,她现在真的没有问题吗?”

    系统:“有很大问题,身份未知,来历未知。”

    沈浪:…………

    沈浪觉得,这次是系统故意调皮了,一次理解错自己的意思也就算了,又一次理解错自己的意思,那就有点不科学了。

    但是沈浪一看这个女子的属性,一下也有些惊讶。

    墨岚儿:力量8点,精神7点,反应7点。

    属性高的,令人发指!

    这是沈浪目前,所见过属性最高的人了。

    大刀的力量同样也有8点,但是大刀的精神和反应,都只有正常人的3点。

    而上次,沈浪正是靠着自己各方面的力量完全碾压大刀,这才是能够一举击溃用枪抵着自己脑袋的大刀。

    毕竟若是大刀扣动了板机的话,自己可就没命了。

    而面前这个女子,力量不仅有8点之高,各方面发展也是相当地平均。

    接着,沈浪这才是从女孩身上了解到。

    这个女孩,别看她今年才十六,身子也是小小的,但她其实是一个地下黑拳的拳手。

    而且,还是一个曾经九连胜的拳手。

    地下黑拳,在这个异世界中,也同样存在,它的形式类似于现代社会的地下黑拳,但是在异世界中,除了不能使用使用武器以外,你可以使用任何的手段,包括各种功法、法术。

    不过一般真正强大的修士或者是魔法师,是不屑于打地下黑拳的。

    这个女孩,勉勉强强算是一个修士,不过现在也只有淬体后期的实力,停留在淬体后期已经好许多年了。

    要知道,修炼境界中,淬体还是最初最初的境界,根本没有法力、真元,只有等到了炼气期,那才能叫一个真正的修士。

    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好处就在于打拳的时候,都是安排的同一个境界的人对抗的,也只有这样,才有对抗的意义。

    毕竟要是一个炼气境界的人,和淬体境界的人对上了,用脚趾头想都知道,那自然是炼气境界的人胜。毫无悬念,那还有什么押宝的意义?

    而墨岚儿已经在这个境界停留已久,积累雄厚,一般的淬体境界的人,还得打不过她这个小丫头。

    “不过今天晚上,我确实遇上了一个厉害的元素法师,虽然他不借助法杖,但仍旧能够快速地释放出魔法,对元素的掌控,也不是普通的法师能够比肩的……我栽了跟头。”

    墨岚儿俏皮了吐了吐舌头,但很快也是面露感激地道:

    “我真的很谢谢你,今天受了他的法术,再加上淋了大雨,我自己都以为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呢。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也许就死在街头了。”

    墨岚儿的感谢倒是真情实意的。

    沈浪也是默然。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力量体系看似缤纷绚烂,但其实更加地残酷,就算哪天哪个人横死街头,也不会有人去管。

    沈浪坐起身来,心中一暖,笑道:“谢谢就不用了。不过,你怎么去做了拳手,一个女孩子,那多危险?”

    墨岚儿的眼中有一丝黯然闪过,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

    “我只有一个亲人,那就是我的奶奶,现在她也离我去了,我也无牵无挂,还有钱就种种田,实在没钱了就来打打黑拳。”

    说到这个,墨岚儿的语气是轻描淡写的,很快,她又是嘿嘿傻笑道:

    “我奶奶说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看我这次没死,再回去打拳,一定打杀四方,不知道要赚多少钱!也许,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看着这个乐天派的少女,沈浪也不禁露出一丝笑意,虽然他想劝女孩不要再干这种危险的事了,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生活的方式,更何况,现在他自身都难保。

    “你也是大病了一场,虽然现在看上去……还是活蹦乱跳的,但好歹还是好好地休息下吧。”

    沈浪说着还没注意,但说完了,看着墨岚儿突然变得红彤彤的脸,这才是想了起来。

    自己的房间里,除了自己现在躺着的这一张床之外,就没有别的床了,虽然空间上两百平米,但是摆设少得可怜,更别说沙发了。

    沈浪倒是叫人家休息了,人家到哪儿休息?

    偏偏好死不死的,这系统又是发了提示:

    “宿主大可不比担心墨岚儿的病情,如果她在1楼包间休息一晚的话,病情恶化的可能只会有57.12%。”

    握草!

    沈浪差点被系统的一句话给噎死,说好的智能系统呢?这明明就是一个制杖系统好不好……

    “只会有”百分之五十多?

    还让自己不用担心?

    又是如出一辙的回答……

    不过沈浪身为一个男人,还是厚得下脸皮,道:“那个,你也先上来好好休息休息吧。”

    其实,这张床的面积是挺大的,比一般的双人床都好大几号,容下两个人完全没问题。

    墨岚儿红着脸,偷偷地看了看沈浪的身边,她何尝不渴望睡在一张温暖的大床上呢,经历一番恶战,又险些病倒,又自己熬了姜汤,给沈浪服下,这时候的她已经筋疲力尽了。

    但,她还是有些迟疑地道:“算了,我还是去外面住客栈吧。”

    沈浪直摇头:“都这么晚了,出去太危险了。”

    说着,沈浪都已经掀开了另一侧的被子,但他很快义正言辞地道:“你放心,我们都躺着好好休息,仅此而已。我沈浪以我的人品担保,绝对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见沈浪都这么说了,墨岚儿这时终于也是微微颔首,点了点羞红的俏脸。

    她来到沈浪的另一侧,顺着沈浪掀开的那个孔,一下就钻了进来。

    墨岚儿的一举一动,沈浪都能感觉得清清楚楚。

    墨岚儿一动,被子就会牵连着动,沈浪也能够清晰地感觉到。

    这种感觉很奇妙。

    两个人都背对着背,纷纷睡在了床两侧最边上的位置,相距了一米多的距离。

    两个人没有了对话。

    沈浪就感觉,一阵女孩儿的幽香,直往自己的鼻子里面钻,好像弄得整个被子都是香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