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厚颜无耻
    “哈哈,不错!”刘晋元的目光,一刻不停,全部集中在林月如的身上。

    “表妹啊表妹,你老是看不起我是个读书人,没有想到读书人也会利用他的智慧,在你最擅长的方面将你打倒吧?”

    在他看来,林月如先前做的威慑手段,那更是有利于他的行动,至少那时不会让别人捡了便宜去。

    这时,他几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胜利,一双眼中都是充满了占有欲。

    与此同时,亦有不少的少年俊才,并没有急着出手,而是在台下观察着林月如的战斗,分析着林月如的弱点,找机会突破。

    看似林月如战无不胜,所向披靡,但实际上台下暗流涌动,林月如的处境已经危机四伏!

    轰!

    又一个被刘晋元找来的托,被林月如一脚踢了下去。

    没过半刻,就又有一人登上台来。

    “你们怎么这么烦,就像是苍蝇一样。”

    林月如不客气,一脚就将来人踢飞,武器都懒得用。

    这此高台之上,林天南位于正中,在他的身侧,有三人,端坐于上席,两人中年人,一个老者,在他们的身后还站着许多门徒弟子

    这三人,俱都是武林名宿。

    “呵呵,老林啊,令千金可是勇猛无比,颇有当年的你的威风啊,一点儿也不输给男子。”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捋了捋自己的胡子,笑道。

    “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一个持着大刀的中年男人,话语就更加直接了:

    “恐怕这望遍天下,能战胜令千金的年轻一辈,还不复存在吧?只是不知道这比武招亲,结果如何了~”

    林天南也是笑了笑,笑容中有几分得意,也有几分苦涩,“我倒是希望能有一人能击败家女。家女一天天地大了,我这当爹的,也是愁啊,想为她寻一个如意郎君,继承我林家,谈何容易!”

    林天南说到这里,眼中已经有了几分惆怅。

    而周围上座三人,眼中俱都露出诡异的笑意。

    这几人,一方面是同道中人,但也有着暗中的较量竞争。

    有些人的眼神,似乎都已经暴露了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只是这时的林天南,还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任你女儿再厉害又怎么样?终究是女流之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上门女婿,你林家还不是后继无人?

    不过,这些想法,大都是深深地藏在心里,都想看着林天南闹出声势如此浩大的比武招亲,最后能怎么收场!

    到时候,他们可就真的要好好奚落林天南了一番了!

    “哼,没点本事的,就不要上来烦本姑娘了,要不然下次就不是折断手脚能解决的了!”

    林月如随手一鞭子,将一个来者的手脚生生勒断,这才住手,相当地蛮横,差点引起了众怒。

    她也是恼怒,不知道为何自己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依旧有不停的人上来挑衅自己,令人烦不胜烦。

    当然会有人继续上台了,他们都是奉了刘公子的命令,别说是阵断手脚了,就算是落得终身残疾,那丰厚的报酬都够他们潇洒几辈子了。

    打完一局后,会有一个短暂的休息时间,用以给林月如恢复体力,时间刚刚过,就又有人上来了。

    只是这次,林月如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打得太多太累了,手上也没什么力气,差点阴沟里翻船了,不过那人好像很怕自己一样,自己才刚刚一出手,自己的对手就吓得滚落下台了。

    这之后,林月如的下一个对手,是一个翩翩公子,摇着折扇,缓缓地走上了台来。

    “月如表妹,许久不见,比起以前又是更加美丽了。”

    刘晋元轻轻地摇着折扇,笑道。

    “表哥,你来干什么?”

    林月如好笑道:“我知道你这些年都对我有意思,我就明说了吧,我不喜欢你这种没什么用的读书人,你若是真的喜欢我的话,你就不要再来打扰我了吧!”

    “表妹,你这话说得未免太绝对了吧,你若是试试,我必定会让你爱上我的。”

    “胡闹!”林天南顿时坐不住了,且不论台上两人的兄妹关系,这刘晋元不过一介书生,如何能继承他武林盟主的大位?

    “欸~~林堡主莫要激动嘛。”林天南身旁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顿时笑道:“此子家世并不输于林家,我没看错的话,他父亲乃是当今尚书大人,以后你们二家亲加亲,岂不是美哉?

    刘晋元脸上一直带着从容的笑意,仿佛早已胜券在握了一般,道:“表妹,你且听我说,你我二家,一文一武,岂不是正好般配?再说了,你我二人从小青梅竹马,你难道真的对我没意思?”

    “好不害臊。”林月如低骂了一声,剑指刘晋元,器宇轩昂:

    “既然我这里是比武招亲,那就别废话了,你若是能胜过我的林家剑法,那我便是给你当牛做马,伺候你一辈子都行!”

    “但这也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个机会,若是你败了,天下豪杰都看着的,以后你就滚出我的视线,不得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呵呵,够烈啊!不过,我就喜欢你这种烈的……”

    刘晋元知道,上一个人出场的时候,**散就已经起了效了,这时的林月如连一个普通的小女孩都不如,他亦是举起了剑,脸上带着笑意,朗声道:

    “月如表妹,我知道你已经爱慕我多年,只是不知如何说出口罢了!我会将亲手打败你,届时你便可以放下手中的剑,而我手中的剑,会永远保护你!”

    刘晋元这一道声音,正气凛然,卖相倒是不错,不知道的人,绝计想不到这家伙已经偷偷下药了呢。

    高台之上的林天南也是深深地皱眉,低语道:“难道……如儿真的早已倾心给他?本来他们两人就是从小的玩伴……”

    但林天南摇了摇头,这刘晋元他听说,有人经常在苏州扬州等等大城的青楼中,都见过他的身影,甚至还有霸占民女的传闻,虽然只是小道消息,但无风不起浪,林天南怎么也不愿意将女儿交给他。

    只是,先前自己的女儿,还威风无比,可是到了刘晋元的面前,却是节节败退,连剑都快拿不稳了,简直就要是故意输给刘晋元一般。

    “人家才不是喜欢的你!人家喜欢的……”林月如一想到那人,本就被下了药,又剧烈运动的她,俏脸一红,疲于招架。

    这下林月如不敢分神,全力应对,但是奇怪的是她发现自己竟然浑身使不上力一般,原本炉火纯青的林家剑法,也发挥不出其神韵。

    此害羞之容,落入林天南的眼中,更是如同一柄重锤敲击在他的心口上——这可是女儿从来没有过的神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