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好醇的妖香……
    一时间,几个大佬,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一想到先前自己还对林天南有些奚落之意,简直就是自己在打自己的脸。

    好在,当时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

    “如儿。”林天南轻轻地唤了林月如一声,这一次,即有父亲的威严,更具着一位父亲的温情。

    “爹……”林月如走到了父亲的面前,在父亲的面前,还是有些没胆,又是将自己手中的黄金大剑还给了林天南。

    林天南也是接了下。

    但旋即,林天南将巨剑高高地举起。

    顿时,煌煌赫赫的大剑,在烈日的照耀下,耀耀生辉。

    一股凌然不可侵犯的正气席卷而去,众人皆为之仰视。

    “我林天南,以御赐武林盟主身份,将正式地交给我的女儿,林月如!让她亲自,继承我的位置!”

    林天南一字一顿地道。

    他这话,要是放出去,必定会引得一片哗然,但是此时却是无一人出声。

    林天南绽放出的气势,实在是太强了!

    那种煌煌不可侵犯之威,那样的决意,像是有一个颗小太阳在众人的眼前燃烧一般,根本不敢直视。

    在场的,除了苏州城的侠客外,还有三位武林名宿。

    林天南在这个时候做出了绝断,就相当于对天下武林做出了绝断。

    更何况,林天南还是当着女神殿下,说出的这话。

    “爹?你真的要将位置传给我?”林月如的眼中太璀璨了,她没想到,有一天终于被自己的父亲承认了。

    她笼罩在父亲的光芒之下,太久太久了。

    林天南重重地点了点头,道:“以前爹从来都是支持你,但也不放心将重担交给你,但今日,你的身姿、胆识,都已经征服爹了。”

    “今天,我将所有的期望都交于你,爹知道,不仅仅是武林盟主的位置,你还有更加广阔的未来!”

    林天南的眼中,都流露出了难得一见的温情。

    这下,林天南双手持剑,将剑徐徐于空中,呈给林月如。

    而林月如,眼波流转,双手捧住了黄金剑。

    父亲亲手所赐,那其中蕴含着的东西,沉甸甸的。

    “如儿,爹本想让你如普通大家闺秀一般,好好相夫教子,但时日如此之长,爹早发现金鳞岂是池中之物。你志在天下,就放心去闯,爹能教给你的功夫,全都教给你了!”

    “如果……如果你最后累了,想要回来了,咱们林家堡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爹爹……”林月如低头,刹那间,她也有些失神。

    但她,将抱剑于胸前,手中的力道更是紧了几分,她咬着牙,虽然不舍,但依旧坚定地道:

    “请爹爹放心,月如向往更加广阔的天地!但同样也不会给爹爹丢脸的!”

    说着,林月如的手中的黄金大剑,也是徒然绽放了一抹金色璀璨的光华,似是在应和林月如一般——

    仅仅只是这片刻的时间,林月如就已经得到了这兵器的承认。

    良禽择木而息,好的兵器,也是会挑选主人的。

    当然,等级限制是一方面,强大的武器都有一点淡淡的灵智,被称为器灵、剑灵,这些灵智,会对主任产生认同或是否定的情绪。

    这其中,就牵扯到了威力问题,如果剑灵不是非常地认同你的话,那么也许装备的威力只能发挥到最低点。

    比如,它的攻击力增副就是在600~650之间,如果剑灵不是很认同使用者的话,也许就只能发挥出600点的攻击力,而且它的四项特性能力可能都会被削弱到极致,甚至根本就不能发挥出特性。

    而如果完全得的了剑灵的认可的话,就可以将力量发挥到最大化。

    紫色武器,剑灵还并不是多么强大,只是一抹淡淡的意识而已,据说要到了s神级黄金武器,那才是有真正的器灵,可令武器增幅数倍不止。

    林月如刚入手宝剑,就瞬间得到了剑灵的高度契合,让得众人都为之眼红。

    沈浪心中却是一点也不讶异,这其实也是自然,人家林月如可是剧情女主角,征服区区一个紫色剑,有什么好值得夸耀的?

    就在众人都为之暗叹之时,忽的天边,一阵青白色的流光,如同拖着一道长长的彗星之尾般,向着众人所在之地袭来。

    流光未至,就有一阵……酒香之气,扑面而来。

    这酒气,不是普通酒味,竟是有一阵不染尘埃的、令人神魂陶醉的气息。

    当真只是一闻酒香,几个功力不支者,直接就差点醉了。

    紧接着,那剑光已然袭来,越来越近!

    那是一把剑!

    长剑在空中划过,速度之快,差点将空气都刺破。

    “那剑上有人!”

    不知是谁,突然惊吼了一声。

    众人皆被吓了一大跳。

    只那柄长剑之上,站立着一个穿着青衫,穿着打扮不修边际的中年男人。

    男人立于剑尖之上,在风中东倒西歪的,看得众人都是为之一阵心惊肉跳。

    但他非但没有摔下去。

    好几次,都已经快掉下剑了,但这男人儿竟然是用脚尖勾住了剑尖,没有掉下去,像个不倒翁一样。

    而且,还时不时地将自己怀里的酒葫芦掏出来,咕咚咕咚就是一大口。

    这等奇人,凌空驭剑而来……

    来者是敌是友?

    剑太快了,向着众人的方向而来,众人根本就没法躲避,一时间下意识地纷纷往赵灵儿的身侧聚集,一些离赵灵儿远的,也只赶紧往沈浪的身边靠。

    就连三个武林大佬,也都是不例外,尽往赵灵儿的身后躲。

    因为,剑气太凌历了,如同先前赵灵儿的神力一般恢弘,甚至还要更加地凛然。

    赵灵儿亦是全神贯注,严阵以待。

    沈浪却只是轻笑了笑,没有做任何的动作。

    林天南手中真气涌动,立马将想将林月如护在身后。

    那一剑骤然袭来,一剑划过,天空中还留着一条长长的剑影,直直地射向众人。

    嗡……

    就在许多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的时候。

    这剑如同受到了猛种力量般,猛地止了住冲势,停在了原地,剑身,都为之一阵轻震。

    “嗝……”

    男人打了个酒嗝,终于如倒栽葱一般从半空剑尖上掉了下来。

    一片惊呼声响起。

    男人稳稳地落在地上,顺带拿起酒葫芦,仰头又是一大口酒,微醺着脸道:

    “好浓的酒气,不对……好醇的妖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