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神藉除名
    沈浪这才是突然想起来,在游戏原著里,赵灵儿当初也是被当成了妖怪,被蜀山掌门人独孤剑圣关进了锁妖塔中。

    这是因为,当时女娲为了拯救劫难中的天下众生,而违背了天律,被除名于神薄之中,所以列神诸佛之中,并无此号人物,甚至连新晋的神明,都不知道有过此神出现。

    但赵灵儿的身上,具有着女娲之神的力量。

    此时,显然酒剑仙也感觉到了赵灵儿身体中所存在的力量,将赵灵儿错当成了妖怪。

    要证明赵灵儿是神之传人,济世救人而来,方法很多。

    但能在倾刻之间,说服酒剑仙的方法,却只有一个。

    沈浪正要转身,正要告知赵灵儿对策,但此时,突然蹦出来一人。大喊大叫,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对!道长明明鉴,那两人,一个是妖女,一个是骗子!”

    突然,一个书生打扮的青年男人走了上来,他这时候一身的泥垢,浑身数十处的地方,都被先前的巨虫划出了长长的口子,到处都是血淋淋的伤疤。简直都快要看不出本人来了。

    “刘晋元,原来你没走?”

    林天南冷笑道:“你以为我没有看到你对我女儿所做之事,没想到……你还敢出来?不怕我一剑斩了你?”

    面对林天南的强大气势,刘晋元下意识地缩了缩头,但是他自认找的了酒剑仙做自己的靠山,胆子也稍大了一些,指着赵灵儿,状若疯狂地道:

    “这是个妖女,不可能是什么神女!”

    刘晋元声音极大,如若癫狂一般:“这女子,分明就是那些妖怪的首领,饲养着那些妖怪!”

    说着,刘晋元又指着沈浪道:“我刚刚分明看到了这家伙,不是把那巨虫最终化成的小虫杀掉,而是将那妖怪收了起来!他们俩肯定是同伙,故意演这一出戏来蒙骗大家的。”

    “哦?原来是这样?”酒仙剑依旧还是醉醺醺的样子,但他的眸子有着一丝精光闪过。

    “对!”

    刘晋元得到了剑仙的肯定,顿时信心大增,恶狠狠地道:“刚刚我一直在一旁看着,看得仔仔细细!我是亲眼看到那家伙将虫妖收起来的!这一点我可以用信誉担保!”

    这话一出,众皆哗然。

    刘晋元的父亲是当今大学士,二品高官,他敢用刘家的信誉做担保,那就不会有错了。

    “果然如此,难怪,我见二人的身上,弥漫着盖天的妖气。”酒剑仙点了点头,眼中流露出了些许了然。

    酒仙剑,亦是点了点头。

    这一举,看得众人心中大惊。

    难道,这两人从始至终都是在编戏,在骗他们吗?

    一时间,众人的心中有如翻起了惊涛骇浪一般。

    毕竟,在仙剑世界,妖魔横行,而蜀山有点类似与执法队一般的存在,斩妖除魔,为名门正派,代表着绝对的公正。

    蜀山御剑之术,亦是天下闻门,独此一家。而蜀山独孤剑圣的师弟的话,怎么可能还会有错?

    难道……

    女神殿下真的是妖怪?

    不少人,都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哈哈,没想到吧?我一直是看着你的!”见局势往自己这边偏移,刘晋元心中大喜,又继续道:

    “怎么不说话了?是在想着该如何出言狡辩吧?呵呵,别废苦心了,根本没有什么好狡辩的了!让蜀山前辈一搜查你的身子,就知道先前肆虐苏州的妖虫,还藏在你的身体中!”

    刘晋元说罢,看向沈浪的眼神有七分得意,三分阴狠。

    没想到吧?没想到我先前一直在看你吧?敢和我抢女人,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沈浪默然。

    他没想到,这个刘晋元竟然无耻到了这种程度。

    在危难来临之时,他直接无比果断地就弃了林月如,自己逃命。然而当能勉强地保全自身后,竟然因为嫉妒自己而一直关注自己的动作,时刻准备跳出来黑一波。

    但确实,沈浪只是演了一出戏,被这家伙猜中了。

    即使沈浪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依旧可能会因为形式而让他和灵儿陷入万劫不复中。

    三个女主同聚,带来的是喜,同样也是劫啊。

    “这怎么可能?”

    “女神殿下,是妖怪的同伙?不可能吧!”许多人都不相信。

    “蜀山道长……是不可能出错的!”更多人目呲欲裂。

    “你们,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吗?”酒剑仙声音辽远,字字有如仙音渺渺,回音震荡不已。

    他运起功来,只需一瞬的时间,就足以让沈浪与赵灵儿两人灰飞烟灭。

    一直沉默着的沈浪,终于开口了:

    “前辈可听说过女娲?”

    “女娲么……”酒剑仙怀疑地审视着沈浪,笑道:“我曾去过大理,也知道,那是南蛮苗人所供奉的一种土著神明……怎么?”

    沈浪摇了摇头,道:“既然前辈知道,那我就再多讲一点:那不是什么土著神明,而是曾经远古三大神明之一,其力量,乃是继承了盘古之神力。”

    “女娲神,世世代代已守护天下苍生为己任,相信这一点,您应该是知道的吧?”

    酒剑仙自顾自地饮下口酒,不置可否。

    “灵儿她是女娲传人,是神,不是妖。”沈浪一字一句地道。

    酒剑仙只看了赵灵儿一眼,便道:“不管你如何辩论,此子虽然现在力量还没有完全觉醒,但体内已经蕴藏着极其恐怖的潜能,待她的力量完全地觉醒时,力量强大难以想象,若是为害人间,那将是一场大难!”

    沈浪不卑不亢地道:“灵儿从不曾行伤天害理之事,而是一直造福于民,况且若是按照前辈的说法,前辈不也是法力滔天,不也是也不能留于人世么?”

    酒剑仙一愣,没想到面前此子如此能言善辩,但他很快便又接着道:“幼虎尚且温驯,但谁能保证,纵虎成年,谁能保证其不会变成吃人的猛虎?”

    酒剑仙摇头道:“你现在口舌之论,无法让我相信她是女娲传人,更无法证明你们的清白。”

    酒剑仙不是滥杀之人,但是遇到该杀之妖、该杀之人,他从不藏手下留情。

    “那好吧。”沈浪无奈地揉了揉眉心,道:“灵儿,展露真身吧。”

    “嗯!”赵灵儿重重地点了点头。

    “大家稍微退一点。”赵灵儿对自己身后的一众侠客说罢,便转过了身。

    在她的身上,刹那间神曦流转,一股璀璨洁白的光华,自她的眉心涌动而出。

    这是一抹圣霞之力,虽然只有那么一丁点,但却光彩夺目,

    嗤啦一声,如同天地间什么被划破了,然后又有神物横空出世了一般,令人神魂颤栗的威压如同泰山压至,在场许多人都双腿一软,差点都忍不住地要顶礼膜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