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我要出家!
    沈浪一直在旁笑呵呵地看着,也不说话。

    他哪儿看不穿酒剑仙的心思?刚刚的那一手,看上去确实非常地玄奥,其上有浓郁的紫光,一看就是紫色a级技能。若是普通人使出,神属性(魔法值)早就已经被这一个技能抽干了,但酒剑仙的功力何其深厚,怎么会因为这一个技能就把神花光了呢?

    沈浪也不戳破,只是等到酒剑仙又将那酒葫芦别在自己的腰间时,沈浪这才是上前指明了自己要先去的位置。

    “没问题,上葫芦!”

    有了沈浪先前给的三瓶酒,酒剑仙的动作竟是利落了些,一摆手,一阵浮力便从重人的身下传出,一行人又被载到了酒葫芦之上,疾速而去。

    一行人,感觉仅仅是刚上了酒葫芦,一个眨眼间,就已经到了另一处的点巅之上,与先前之地,相差了数十里。

    可以酒剑仙催动功法之下,移动之快,甚至完全超过了紫色道具。

    酒剑仙,对玩家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麻烦,毕竟此人实力极强,往往一个念头,就能让玩家瞬间灰飞烟灭。而且酒剑仙不仅实力高深莫测,因为常年醉酒,心思更是难以捉摸,和这样级别的人物打交道,一个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不过好在,沈浪抓住了此人嗜酒如命的特性,又一直保持正派的形象,将酒剑仙留在了身边。

    酒剑仙非但没有成为沈浪的麻烦,反而成为了沈浪手中的一大助力。

    当然,这里面有许多赵灵儿的功劳。

    此刻,按照沈浪所给出的地址,一行人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

    这里是一处寺庙,寺庙之外,与先前煞气弥漫之地,全然不同,此处圣光普照,当值正午,似是所有的一切不轨之物都无所遁形,正气凛然。

    “就是这里了。”沈浪指了指眼前的一处寺庙,走到庙门口来,冲里面大喊道:“我要出家,找你们方丈出来!”

    看着沈浪突然喊着自己要“出家”,一行人面面相觑,相互都能看到对方诧异到了极点的神色。

    尤其是几个剧情人物,更是能明白沈浪所说的“出家”是什么意思。

    林月如顿时拉住了沈浪,道:“沈大哥!你说什么呢!我们还要一起去斩妖除魔,行侠仗义呢,你怎么能突然想要出家呢?”

    沈浪嘿嘿一笑,也不解释。

    果然,本来一行人前来,是有小和尚前来迎接的,但是沈浪吼了这一嗓子要出家后,就立马就一个主持打扮的花白胡子老者,拄着禅杖,快步走了上来,道:

    “是谁要出家?”

    沈浪往中一站,那意思很明显了。

    “方丈,您怎么来了,客人交给我来接待就好了。”老者身旁的一个小和尚,连忙起身来迎接,眼中还有一丝对老者的惧意。

    “无妨。”老者摆了摆手,道:“智明,你去把我的剃刀拿出来,老纳要亲自为这位施主剃度!”

    “是。”智明应下,连忙跑远。

    “施主,应该就是你要出家对吧?”老者缓步走来,在他的身上,有着一丝神霞绽放,瑞光吞吐,很是奇奥。

    沈浪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是想询问您一些事情,等我心中的疑惑明了时,我就立刻出家。”

    “是么?”老者白胡抖动,笑道:“施主大可发问。”

    “是这样的,我这人一直以来,都非常地爱惜生命,不会轻易地杀生,平日里更是日行一善,我相信长年累月下来,必是点滴成河。”

    “嗯……如此看来,施主颇有慧根。”白胡老人,颇为赞赏地点了点头。

    一旁的林月如,这才是明白了沈浪心里想要打的算盘,放下心来的同时,看到这方丈如此郑重的模样,脸上也有些忍不住的笑意,不过她还是掩示住了,等着看沈浪舌绽金莲。

    沈浪却并不在意同伴的举止,继续道:

    “但我的心中,一直有一个困扰着我的问题——我和我的村里的王屠夫,是好朋友,我平日里舍不得杀生,但是王屠夫每日所要杀掉的生灵不计其数,我多次想要劝阻他,都未果……如今我就要出家了,这一件事一直盘横在我的心中,让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这样呀,你虽然每天不杀生,但却看着别人整日杀生,这不也是相当于是你自己在行凶么?”

    白胡子老者,目光透露一分睿智,捋了捋自己的胡须,道:

    “在我看来,施主虽有慧根,但没有贯彻的勇气,依我之见,应该也将那屠夫一并带来!让老纳一同为其剃度,一并皈依我佛!这才是最好的办法。”

    老者说得一副很有道理的样子,让得在场诸位都是纷纷点头。

    只有几个熟知沈浪脾性的人,暗道这方丈遇上了沈浪,算是他倒霉。

    果然,沈浪的反应和众人反应大为相反,只见沈浪大为摇头,道:

    “不懂,不懂!”

    “唉!算了,我还是好好地回去种田吧,不要相信佛了,太高深了!”

    “你……!”方丈没有想到沈浪变脸如此之快,前一刻都还虔诚无比,下一刻就直接说要回去种田了。

    “方丈!剃刀拿来了!”智明跑到了老者的面前,弓着腰,呈上剃刀,恭恭敬敬地道。

    在他的旁边,还另一中年男子,携着许多器具而来。

    但是方丈却没有动,而是黑着个脸,这让智明顿时一言不敢发。

    白胡子老者,阴沉个脸,对沈浪一字一顿地道:“施主,你都已经坚持了这么久的想法了,怎么能到了这最后一步去,却自己放弃了呢?”

    老者说着,但沈浪全程都是似笑非笑,不置可否。

    “既然如此,就由不得你了!”白胡子老者冷哼一声,大袖一拂,终于露出了自己的面具之下的怒容,道:

    “智明,智杖,你们把这位施主‘请’到大殿上来,让我来给这位施主亲自剃度!”

    “是!”

    两位和尚领命,双双掏出棍棒,便向沈浪走了过来,其中智杖道:

    “这位施主,方丈所看中的人,还从来没有人能从他的剃刀中逃过去,你还是随我们乖乖前往吧,还可以少受一些皮肉之苦。”

    沈浪却是龇牙道:“你们别过来,我可要还手了啊。”

    两个和尚摇了摇头,围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