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赶回
    见自己能帮上忙,顿时大喜,整理一下思绪,道:

    “最近黑水镇,有些不太平,不少人中了莫名的尸毒,变成了尸妖,夜行嘶咬他人,吸食血肉。”

    “我知道背后是谁在操控尸妖——赤鬼王。他本为人类,为了修炼魔功,驱使僵尸王控制僵尸,吸取人血,在血池中修成半人半魔。”

    “在黑水镇的北方有一个乱葬岗,赤鬼王就藏身于乱葬岗深处的将军冢血池下,操控着冢中一位隋朝将军的尸骸,利用它将镇民咬成僵尸,让它们四处咬人、噬妖来吸血,将吸来的血汇集至血池中供自己享用及增强功力。”

    “虽然暂时尸妖数量还很少,但依我看,现在寥寥数个尸妖,只是他的一个实验品而已,他现在的目标是黑水镇的所有人……我估计三天之后,他的阵法就能成形,将黑水镇中的所有人都炼为尸妖。”

    “到时候他便放尸妖出去,吸食他人血肉,反哺给他,他的修为就能飞速上涨了。”

    说清了其中的厉害干系,顿时一众人的脸色都异常凝重。

    李逍遥不禁叹道:“乖乖,好狠辣的家伙!”

    沈浪也是再一次地动容,小佛珠是想由物修炼为人,而这赤鬼王却由人堕入魔道,当真是对比鲜明。

    果然,现在的情况,和沈浪所想的差不多,这时候的赤鬼王,还不是最厉害的时候,有酒剑仙坐镇,完全可以解决掉。

    说完了这些,小和尚似乎是困到了极点,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他揉着自己的眼圈,对赵灵儿道:“主人,我很累了,我先休息一会儿,如果你遇到什么麻烦事,一定要唤醒我……平时也请将我佩戴在身上,我会帮您和大家驱散瘴气、阴气……”

    说完了最后一个字,小和尚的眼睛再也睁不开了,倒载葱般地倒了下去,虚影坠入了那一串佛珠之中。

    这下,庙中的场景都是飞快地变化,转眼间,玉佛寺已然消失不见,众人所处之地原来只是一处山地罢了。

    “好!玉佛珠已经收入了囊中,靠着它,我们就能抵御乱葬岗中弥漫的死气、毒气,我们这就前去赤鬼王所处之地,将其击杀!”沈浪率先道。

    众人皆纷纷点头,这赤鬼王手法实在是太残暴了,多留它一刻,说不定就又会有人因它而遇难。

    酒剑仙更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眉宇间多了几分凝重之色,道:“上葫芦吧!”

    酒剑仙的法术,果然厉害,众人这才是刚刚登上了他的葫芦,仅仅只是几个呼吸间,就到了先前所去过的黑水镇镇口处。

    “果然,妖气太重……再这样放任下去,必成祸患。”

    酒剑仙目光如炬,又道:“我们得先将这镇子里的人都撤出来,不然的话,那妖物也许提前引爆阵中之法,也会有不少人牺牲!”

    一行人进入黑水镇中,黑水镇人,大都的神情呆滞,就算是沈浪等人走到了近前来,他们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有的人已经面色煞白,指甲暴长,目光空洞,已经是在向尸妖转化了。

    赵灵儿看得极为不忍,对他们释放起了,带有女神之力的,确实起到了一些效果,白光笼罩之下,那些向尸妖转化的人,模样都开始转变,一点一点向正常人恢复。

    但,他们头顶所汇聚的煞气,不曾有消散,一旦散去,那血煞之气又重新笼罩在他们的身周,那些人便又开始了尸化。

    赵灵儿又抬起手来,想要再释放法术,但沈浪伸手按住了她。

    “没用的,不要浪费法力了。”说着,沈浪轻轻地揉了揉赵灵儿的头,道:

    “等我们将罪魁祸首找出来,那就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了。”

    “……嗯!”赵灵儿的眼中浮现出坚定之色,虽有不忍,但也停下了施法。

    “小伙子,你们的镇长在哪里,我有要紧事要找他商量。”

    沈浪找了一个看上去还算正常的男子,问道。

    那男子,先前还在路边上晃荡,直到沈浪走到了跟前来,他这才是吓了一大跳,反应过来有人来了。

    “镇长,镇长在那边……”男子指了指一个方向,又猛地摇摇头道:“不不,好像是在那边……”

    说着,男子又指向另外一个截然相反的方向。

    众人顿时大为头疼,这个家伙,好像根本就不认路好不好?

    酒剑仙暗自盘算着,看看能不能一口气用法术,将这个镇子里的人全都往外面运出去。镇民留在这里,不过是成为阵法的祭品罢了,徒给行动增加难度。

    正在这时,一道略为明朗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们是要找镇长么,我带你们去。”

    只见一个略显精壮,村民模样的青年走了上来,他虽然眼眶泛白,但精神状态还没那么差。

    “你们找镇长干什么?”路上,那健壮的青年问道。

    沈浪的目光还流转在这片土地上,一片死气弥漫,连花草都开始枯萎了,鱼塘中的鱼,都长得有些怪异,像是也要变成尸妖一般。

    沈浪直言道:“我是女神使者,此此前来,是来让镇长组织村民们撤离此地的,然后讨伐妖魔的。”

    “在黑水镇后的乱葬岗里,有一个妖力极强的妖魔,在暗中搞鬼,我们要去除掉它。”

    那汉子一边带路,一边摇头道:“不行的,虽然最近确实是出了许多的怪事,但是大家都觉得黑水镇是我们的根,不会轻易地离开这里的……”

    说着,汉子停了下,指着前方稍大一点的屋子道:“那里就是镇长的家了,恰巧我也要去镇长家,一起进去吧。”

    镇长家还算宽敞,放在苏州,就是一户中等富裕人家的房屋大小了,有一个大院子,里面摆着两排略微陈旧的太师椅,但没有人坐着,院中有好几人,但都是坐立不安。

    院中有中年男人,“用”字脸,身材高大,衣着略微整洁几分,但此刻十分焦急地来回踱步。

    在男人的身侧,还有一个颇显清秀的女子,豆蔻年华,姿色上乘,虽然衣着朴素,但也非常地整洁,颇为引人注目了。

    那中年男人,见了汉子前来,焦急的面容上立马浮现出欣然之色。

    他快步走了上来,道:“大锤,这……是**师请到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