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君可见
    “你没有做错什么,哪里需要我的原谅?”

    沈浪有些愕然。

    毒仙子确实有些反常的,不住摇头,道:“沈大人,您可否听我讲一个故事?”

    沈浪点了点头。

    得到了沈浪的应允,毒仙子这才继续道: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女孩,他拥有着令人羡慕的和睦家庭,一家三口隐居山林,过着自给自足,逍遥自在的生活。

    直到那一天,有一群人闯进了她的生活,将她的母亲抓走,父亲格杀,而那个小女孩同样也被暴徒带走。

    暴徒们,厉声斥骂母亲……讲她塞进铜牛之中,生生烤死。”

    “而小女孩,则是被他们囚禁起来。”

    沈浪微微动容。

    他从来不知道,也从来没有问过毒仙子的身世。

    但沈浪仅仅是点了点头,示意毒仙子继续说下去。

    毒仙子的面容没有任何表情:

    “那群暴徒们,妄想将小女孩培养成他们的利剑,利用女孩扫平四方,但他们却不知道,小女孩隐忍三年,在她12岁的那年……最终用他们交给她的用毒之法,将他们全部杀死,一个不留。”

    说到这里,毒仙子的目光越发冷冽。

    沈浪听的也是暗暗心惊,这才只是一个12岁的小女孩呀!

    “从此以后,小女孩流浪天涯,四处辗转。”

    “她无数次在生死线上挣扎徘徊,若是大意一分,便可让她死上十次。”

    “她追求力量,只想保全自身,走上了一条用毒之道,但在用毒之余,她也会修习医术,救治他人。”

    沈浪闻言,不禁默然,这个异世界就是如此。

    早在他刚来到此方世界之时,系统就对他说过,这是一个实力至上、人命如草芥的世界。

    如果他没有神网咖的力量,也许也已经死了几次了。

    毒仙子语气低落:“她一路坎坷,遍体鳞伤,修炼之路上,也是困难重重。就算日夜苦学,修为,也卡在了炼气后期,如同绝大部分人一般,难以寸进。”

    说到这里,毒仙子,如有梗在怀,低下自己的头,不愿意再继续说下去。

    沈浪眼皮低垂,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毒仙子低着头,好半天才期期艾艾的道:“沈大人,您能帮我看一下我背上的那些伤口吗?”

    沈浪刚想拒绝,但一低头便对上了毒仙子满怀期待的眼眸,他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谢谢,谢谢沈大人!”

    毒仙子感动不已,甚至在她的美眸之中,有着丝丝泪光闪烁。

    她快步地走进了塔中,竟是下意识的拉起了沈浪的手,像是突然回到了小孩子年纪一样,走路无比的轻快。

    沈浪的眼中,不仅露出出丝丝笑意,他不禁叹了口气,心中不禁泛起丝丝涟漪。

    那小女孩的遭遇,令他也无比的心疼。

    这座塔共有三层,其相花纹浮雕,和雁归城中建筑都有迥异风格,至少是百年前的建筑。

    刚一进去,就有尘埃扑面而来。

    “哗啦哗啦!”

    毒仙子皓腕如雪,轻轻挥动,自她的胸脯之上,隐隐有一枚山河图浮现。

    这是毒仙子符箓所凝聚的元素之力,与沈浪的罗天有异曲同工之妙。

    毒仙子随手一招,一蓬水雾,便是自她十指青葱中悄然流动,化作一个个小水珠,飞溅四处,将塔中的尘埃一扫而尽。

    整个古塔,焕然一新。

    看到毒仙子的这一手,沈浪心中已经起了爱才之心,心中暗道:“啧啧,这一手对灵力的掌控恰到好处,若是拿来打扫网咖,效率简直高。”

    不知道毒仙子此刻要是知道了沈浪心中是这个想法,会不会直接气得吐血。

    不过,这时候的毒仙子,却是直接拉着沈浪,往着塔顶走去。

    “你来过这里?”

    沈浪见毒仙子轻车熟路的模样,有些讶异。

    毒仙子点了点头,道:“曾有一次我被仇家追杀,我铤而走险,逃到了云雾上顶上,当时阴雾上涌,要活生生地将我体内的灵力、精力都给抽干。”

    “好在当时我攀到了顶峰,找到了这古塔,那些阴雾入不得塔中,我不仅不受到阴雾的围困,也恢复了灵力和体力。”

    说着,毒仙子有些感慨。

    沈浪也知道,当时若是没有这一座土塔的话,恐怕毒仙子已经毙命于阴雾之中了。

    “沈大人,请您为我查看我的伤口……!”

    毒仙子无比真诚地,将沈浪拉到了塔顶的小房间中。

    在这小房间中,有一张床铺,已经被毒仙子先前洗得一尘不染。

    毒仙子拉着沈浪的手,背对着沈浪而坐,这才有些恋恋不舍地放开了沈浪的手。

    沈浪也发现,毒仙子的手如同婴儿般滑嫩一般,而且凉凉的像是没有温度,捏起来非常地舒服。

    甚至,他都忘了,为什么毒仙子非要让自己帮忙看她的伤口了。

    朦胧的月光,从顶部的窗户,洒进小房间中,将两人隐约照亮。

    月光如水,而毒仙子,则是浮于水面的一朵含苞欲放的金灿花朵。

    她同样,也身着一身淡金色的纱裙,将她出尘的气质完美地展现而出。

    她这身纱裙,竟也是一只低级法器,不仅能起到一定的保护效果,而且更是能自动贴身,山顶的清风于窗中轻轻吹拂而过,将毒仙子玲珑有致的身躯完美地呈现在沈浪的面前,就像是在展现一枚绝美的艺术品一般。

    在沈浪的定定的目光中,毒仙子的手,轻抚上了自己的纱裙。

    纱裙共有三层。

    一层烟水,一层柔情。

    毒仙子坐于触手可及之处,轻轻地褪去第一层金纱,解开肩带、腰带,纱裙便如风沙般飘扬散落而下。

    毒仙子不仅褪去一层纱裙,更是将自己肩处的香肌轻轻露出,正好月光洒在其上,如柔水一般泛着朦胧的光色,洁白一片。

    毒仙子的手,轻轻地抚上了第二层纱裙,毫不犹豫地解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