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花瓣
    “少主?”

    大汉的眼中不禁露出一抹疑色。

    要是换做以前了,少主定然直接让他上去千刀万剐了,怎的这时还让自己先住手?

    这位少主,和这大汉,那实力自是有千差万别。

    大汉只是筑基后期,虽然放在雁归城,还是足以横扫四方的存在,不过比起少主来说,就还是差了不只一分。

    少主,乃是凶寇之中所出的少年天才,六岁便开始掌握了修炼法门,修炼天赋极高,一路以来,从来没有遭遇到任何的修炼瓶颈。到了现在,已经是半步金丹,甚至连冲击金丹,也都没有什么阻碍,只需要将灵力不断地状大,就可以水到渠成了。

    他的眼光,自是有不同。

    别的不说,单是能在盛夏时节,攀登上云雾山顶,这便足够让他心生警惕了。而且还能在他不知不觉中,潜伏了如此之久,着实让人心惊。

    若不是他下塔后,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恐怕还真没能注意到沈浪等人的存在。

    他一路晋升到了这样的地步,除了极高的修炼天赋以外,还有一颗警惕的心。

    要不然,就算是天赋再妖孽,在这大荒、大漠中,也早已经夭折了。

    再者,就算是不说沈浪,单单只是沈浪身周的那一个女仆人,就是实力不俗。

    即使是以自己的修为,他都能在毒仙子的身上,感觉到一抹危险气息。

    毒仙子这些天玩了许久的,体内的真元已经是越发的凝实,修为也一举达到了筑基巅峰的层次。

    拥有符箓的毒仙子,甚至可以扛住金丹强着的三到五击。

    故而先前说,不入金丹,在毒仙子十步之内,杀其如杀狗!

    毒仙子的实力,已经让他有些悸惮了,而沈浪,却更是让他一点儿也看不透。

    虽然沈浪,看上去实力怎么也只有炼气水准,但在沈浪说话之间,却有着强大的气魄,仿佛有着无穷的自信般。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少主见事不可贸然行动,便供了供手:“两位大人,我们与你们,并没有任何的瓜葛,这样,你们从此离开雁归城,我们便两不伤和气,井水不犯河水,怎么样?”

    少主的这话一处,周围几人都是震惊。

    他们的少主,乃是族中众人都惧怕无比的对象,怎么对一个女人和野小子,一幅恭敬模样?

    不少人都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是看错了。

    沈浪却是轻笑道:“我是否回雁归城,这难道还要征求你的同意?”

    “你也太不识抬举了吧!”

    少主身边的大汉,顿时大怒。

    少主也是心头一冷。

    他敬畏两人的潜在实力,叫他们一声大人,若是他心中不爽,那在他眼里,屁都不是一个。

    他这下,不再阻拦自己的手下,不然的话,还真显得是自己像是怕了沈浪两人一般。

    他手下的一个赤.裸上身的大汉,怒发冲冠,猛冲而来。

    大汉的身上,除去大块大块的肌肉外,还有一块块触目惊心的刀伤。

    当他冲过来的时候,身上的金光猛地绽放,如同怒目金刚一般。

    这是少主手底下,实力排第二的悍将。

    他连救一套横炼功夫,锤炼肉身,以气养体,将肉身养得无比强大,如同一快精铁一般。

    每次打斗,他都是赤膊上阵,据说只有这般才能没有丝毫的束缚,发挥他自己的全部力量。

    他此时,大吼大喝,如同猛兽一般地冲了过来。

    他一出手,就是一记黑虎掏心,直向着沈浪的心窝子而来,势要一抓当场将沈浪的心脏够给掏出来,手段无比的原始、粗暴。

    少主冷笑,这铁牛真如一头野兽一般,一旦打斗起来,那就是喋血之战。

    尤其是被他欺近身来的话,那简直就意味着死亡宣告了。

    毕竟他的身子无比地坚硬,凭借着筑基后期的修为,退足以刀枪不入,进可活撕对手。

    他虽然有几分悸惮沈浪的未知实力,但要是真打起来了,他定然是不惧沈浪的。

    当即,以铁牛为主攻,其余几人将各退口封得死死的。

    少主再看向沈浪时,不由嗤然冷笑。

    果然不出他所料,正常人在面对如同猛虎下山般的铁牛,必定会被吓住,而沈浪似乎也如此,不敢与铁牛有丝毫的正面交锋,而是直接躲了开。

    而铁牛,也因为沈浪颇为灵活的走位,扑了个空。

    但他躯体虽然大,却丝毫也不笨重,一击不成,立马如发了狂的疯狗一般又扑了上来。

    “沈大人!”毒仙子见沈浪避而不战,眼中也露出了丝丝紧张。

    她立马竖掌,一掌拍出,手中蕴含着无穷杀意,刹那间凝聚成形,化为了一片片的金色花瓣浮现于空中。

    最终形成了六片金色花瓣,每一片,都如同利剑一般,划破虚空,嗖嗖嗖地飞向铁牛,直取铁牛的咽喉等各处要害!

    铁牛就算是势头再猛,在这几片金色花朵的面前,也是被震得威势全无,竟是本能般地将自己的脑袋缩到了身躯之中,用背部来迎击向毒仙子所放出的几平金色花瓣。

    他的背部,此刻金光璀璨,防御的功法已经催动到了极致。

    竟只是用以抵御毒仙子的几片花瓣!

    哼!

    毒仙子不仅俏冷一哼。

    杀气如有实质,令空气的温度都冷了几分!

    轰!

    花瓣一打在铁牛的背部,轰鸣巨响在这一个不超过二十平米小房间内,疯狂回震。

    众人眼前为之震颤。

    当他们再过神来时,却发现铁牛在毒仙子一击之威下,生生地被打趴在地。

    而他那向来刀枪不入、犹如铜墙铁壁的蛮牛厚背上,头一次,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创伤……

    血肉模糊!

    “二哥!”

    少主身边有人,当即惊呼,但没一个人敢贸然地冲上去。

    不然,他们也得步了铁牛的后尘。

    “这不是凝气成形,这是无中生有!”

    但少主眼神更加锐利,一眼看了出毒仙子这一手花瓣中,所蕴含着的门道。

    “不错。”毒仙子微微点了点头,也不否认。

    少主的心头顿时一沉。

    当他再看向沈浪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少年,是这般地让人看不懂!

    “少主?这,这该怎么办?”

    周围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