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砍够了么
    少主一时,骑虎难下。

    他这是万万没想到,那女子太强了,强到都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

    能一击,就将铁牛就打得重创,在不借助法宝的情况下,他也难以做到。

    但现在,打得已经打了,再要讲和,也已经不可能了。

    而且,就算是自己想要讲和也不行。

    他们都是已经得知了自己族中重秘之人,若是就这般轻易地放走了,那么族中的侵攻雁归城中大计,岂不是可能都会毁在自己手里了?

    这下,就算是结下的敌人,有多恐怖,少主也只有咬牙道:

    “杀,不要放走一个!”

    周围几个人,见到铁牛被打成了这般模样,个个早已经红了眼,一听到少主的这句话,一个个都猛扑了上来。

    他们这些凶寇,平时都是他们欺负凌辱别人的,哪儿还受过别人的气?

    再加上他们本就是大山中的凶猛汉子,铁牛被打,这时更是被激出了血性,一个个就要向着毒仙子和沈浪扑过去。

    毒仙子看着这些实力远若弱过她几分的人,蜂拥而上,眼中闪过几分轻视。

    她一抬掌,就又要是几朵金色的花瓣凝聚,这时,忽的一道劲风袭来——

    “你的对手,是我!”

    那少主纵身而来,拔出两把大刀,一扫先前身上的那儒雅气质,一上来,竟就是如同陀螺一般飞快地旋转而来,刀刃之上寒光森森。

    一刹那,整个人便直接化作了一台绞肉机的一般!

    毒仙子的眼中,亦是露出了一抹郑重的神色。

    虽然以她的实力,已然是在金丹之上,完全没有任何的敌手,但她不仅要对上一办步金丹的少主,更是要同时应付三个筑基后期的强着,压力也有些大。

    毕竟沈浪拳难敌四手。

    而且还是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内。

    她一边施展真气,将其他几个筑基后期的大汉挡了出去,接着再凝聚了两枚金色花瓣,向着少主袭去。

    只是这时,她匆忙之下所凝聚的花瓣,威力自然就不如先前那六枚。

    打在少主的身上,虽然也还是让少主的攻势大大的减缓,但却并没有给少主造成什么真实的伤害。

    他只是身躯被打得一震,便接着又冲向毒仙子,欺身而上。

    他认定了毒仙子是那种更擅长于术法的女子,近身战斗必不如他。

    果然,这少主长年在沙漠、大山中磨炼出来战斗风格,非常地狂猛,使着两把大刀,左劈右砍,刀刀俱都凶险无比。

    但他却算错一步。他确实是在大山深处中成长起来,磨炼杀人之术的,但毒仙子何曾不是一步一个脚印上来的呢?

    面对少主滔滔不绝的攻势,毒仙子却只是莲步轻移,身姿灵动,如一抹花朵,悄然绽放,而那些人的攻击,只是为鲜花一怒绝艳所伴舞罢了。

    一时间,虽然毒仙子只身一人,步步凶险,但却是凭借着缥缈的身法以及没有完全展现而出的符箓之力,稳稳地占据了上风,隐约有力压群雄的感觉。

    不过,这时是四人围杀毒仙子,如若再多一个人的话,毒仙子的情况就凶险了。

    但是此时,那个光头大汉,却并没有来针对毒仙子,而是来到了沈浪的身边。

    自打刚刚他与沈浪起了口舌上的冲突后,就已经对沈浪记恨在心。

    他堂堂筑基巅峰大修士,在大荒之中,想抢谁就抢谁,想杀谁就杀谁,何曾被别人如此地轻视过?

    所以,当少主与其他几人都在围攻毒仙子时,他却将矛头指向沈浪。

    他能很清晰地感觉到,沈浪体内的力量,不过也只是炼气强者而已。

    “喋喋,躲在女人身后的家伙,这下我看你怎么办!”

    光头残忍的笑着,看像沈浪的眼神,宛如一匹饿狼,在打量着一只小兔子。

    “哦?”看着这个比自己高出两三个头的大汉,沈浪的眼中却尽是玩味的神色。

    “不见棺材不落泪!”

    光头残忍一笑,扯动了脸上的刀疤,更显狰狞。

    他蹭地一声拔出一把大刀,一步一步向沈浪踏来:

    “我要将你的血肉,活活撕成碎片!”

    “我要将你的骨头,全部碾为尘土!”

    “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他每说一句,便前踏一步,巨大的身子就自动地将沈浪的去路尽数挡住,气势逼人。

    “哦。”沈浪只是淡淡点了点头,不为所动。

    反而是不紧不慢地,从自己的腰间,掏出了一个小酒坛,打开坛盖,仰头灌了一口。

    但见到这一幕的光头,更是暴跳如雷。

    他都已经要杀上来了,这边杀意涛天,他本以为,沈浪要哭着跪下求饶了。

    但这时非,他竟然还有空喝酒?

    他顿时大怒,一刀就砍了过来。

    他这一刀,含着黄沙滚滚之息,完全打出了一个筑基巅峰强者的水准。

    一刀下去,势要将沈浪活生生地砍成两截!

    但是沈浪,却是不紧不慢地擦了擦嘴,待到刀刃已经悬与头顶,即将落时,他这才是一移步。

    轰隆!

    一刀之上所旁带着凌厉真气,掠过圆桌,直接将圆桌生生地砍出了一道长长中空。

    且真气去势不减,落于塔壁,竟是没入塔壁,都砍出了三分深的刀痕!

    但令光头非常惊讶的是,沈浪仅仅只是轻轻一闪身,就直接避了开,不带走一片尘埃。

    “躲?我看你能躲到哪儿去!?”

    一击不中,光头极为愤怒,提刀就又是一砍落至。

    他不相信,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内,沈浪还能怎么躲?

    他这一砍,威势惊人,还未砍出,在他的大刀之上就已经有了混厚真气凝聚成形,彰显了他对真气的掌控之力。

    轰!

    一刀而下,一人吐血倒退!

    “死光头!你干嘛打我!”

    一个干瘦老者,直接被光头的一记刀光击中,不由吐血疾退,一手扶在墙上,显然是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啧啧!人世间的兄弟之情,真是可笑啊~~”沈浪摇了摇头,挤眉弄眼地感叹道。

    “你这小子!”光头大怒,但不敢再凝聚真气,而是打算欺身上来,砍死沈浪。

    而沈浪,偏偏就不和对上,身形油滑,轻轻松松地便避过了光头的连接八刀。

    这也就算了,边躲,沈浪还能一边悠闲地喝着酒。

    接连挥出九刀,刀刀皆含着光头的毕生所学,绕是以他筑基巅峰的修为,也有些吃不消。

    可,当他稍微一缓,再继续进攻时,却正好看到沈浪将空酒坛随意地往地上一扔,背负双手,向着他缓缓走来,笑道:

    “砍够了么?现在换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