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迟了!
    但沈浪却只是摇了摇头。

    在毒仙子担忧的眼神中。

    在少主惊骇的目光中。

    在一众旁人嘲讽的目光中。

    沈浪猛地冲进前来,竟是不再打出雷电,而是要扑向那些护在少主周身的鬼魂!

    “这个人是疯了么?”一个中年男人,见到沈浪这一幕,不由冷笑道。

    其余两人,眼中亦是齐露出轻蔑的神色。

    沈浪的威能,周围几人确实是轻眼所见的。

    但不代表,你就能直接上来,以肉身之躯,与那些恶鬼战斗。

    修炼者,若是没有突破到金丹期,虽然力量法力会远超常人,但最终也还只是**凡胎。

    以肉身凡胎,主动冲到那些恶鬼进前,那不是羊入虎口,那是什么?

    若是普通炼气修士,七八只恶鬼同时涌上来,只怕不到十个呼吸的功夫,无论是**还是灵魂,都会被噬咬得干干净净!

    毒仙子亦是大惊,面前的那些恶鬼,个个都是不俗,而这时数量如此之多,就连她符箓全开,恐怕也都防不住。

    符箓乃是金丹雏形,具有一些金丹的威能,虽能抗一会儿,但终究定还是只能沦为众鬼的食饵。

    没办法,也许她对上那少主,尚且还能不落下风,但那一枚神秘的笛子,却厉害非常,她开启符箓威能,更似乎能在那笛中感应到一抹深邃辽远的恐惧。

    但,此时,沈浪却是一个箭步,便就冲了上去!

    只有与沈浪正面对上的少主,脸色这才是愈发地郑重了起来。

    他并不觉得,以沈浪的力量,能与自己宗中的圣物对抗。

    不过,他也能感觉到沈浪的胸中,似是有浓浓的自信。

    那种完全不将他手中的一切放在眼的自信,让他都不由敬觉起来。

    那种感觉,他只有在真正的强者的身上,感受到过。

    “来的好!让我杀了你,拿出去炼尸!”

    少主的目光之中,全是战意。

    他先前,就在一刻不停地召唤恶鬼。

    到了现在,真已经有了近两百条的鬼奴,受他鬼笛驱使。

    “我要让你尝尝万鬼噬心之苦!”

    少主的脸上,越发地狰狞起来,他吹奏笛子,笛声一变,那些鬼魂不再重重的防守,而是齐唰唰地攻向沈浪!

    转眼之间,沈浪就又已经陷入百鬼丛中!

    但,沈浪却依旧面不改色,如同闲庭信步一般,面对着一只扑腾而来的恶魂,他直接提起拳头——

    嘶嘶嘶!!!

    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沈浪竟是一拳,直直地砸到那恶鬼的脸上,将那恶鬼砸得悲鸣连连,直接狠狠地砸到了地上!

    接着,又有三只恶鬼袭至。

    但是沈浪却是丝毫不惧,反而是淡淡地走上去,一拳一个。

    每一拳,都必将打得鬼魂嘶鸣,抽飞一个!

    沈浪身上雷光闪烁,于鬼魂群中,却一步一鬼,一群噬心的恶鬼,在沈浪的手中却是变得如此的不堪,就像是无力的小孩,在被沈浪殴打一般。

    极度野蛮。

    极端狂野!

    少主彻底惊呆了。

    他看着沈浪的模样,本以我沈浪应该是掌握雷点的术法高手,但没想到近战力量却是如此强大,竟是连他的鬼魂,也都是丝毫不惧!

    看着沈浪打得自己的鬼魂们,惨叫连连,少主的眼中尽明显浮起慌张,他不断地控制着恶鬼噬咬沈浪。

    但沈浪,却是一拳一个。

    来多少,在他的手里,都是一拳,直接被揍得变形,甚至直接被揍得灰飞烟灭!

    少主不断地往后退。

    通!

    少主正在往后退,突然被后背撞到了什么东西,让他心中一惊,背后吓出了一身冷汗,往后一摸,这才是反应过来,自己并不是撞到了什么,只不过是撞到了塔壁而已……

    但,他已经退无可退了!

    当他反应过来时,一个身影,却是从漫天的鬼雾从杀出!

    这是一道全身缠绕着银白色闪电的身影,身影之上,正气凛然,让人心惊。

    雷电,本就煌煌赫赫,乃是鬼魂的克星!

    再加之,这个少宗主,本就算错了一步。

    他以为沈浪最强的是术法,但其实,沈浪此刻精神力,并没有得到强化,打出风雷,自不过是借用了物品的特效罢了。

    他所提升的属性,乃是纯粹的力量属性!

    比一般金丹强者,都还要高出一大截的力量,让他即使是面对虚无的鬼魂,也能统统一拳打爆!

    沈浪的大拳之下,众生皆为平等!

    皆是一拳!

    亦如此时。

    沈浪只如同探囊取物的一般,便将少主一下提了起来。

    而少主,力量远远低于沈浪,这下不仅被提了起来,更是断了法术。

    他一停止吹奏,那些鬼魂们本就已经被吓破了胆儿,这下更是疯狂地逃回了玉骨笛中。

    方才还是鬼影扑天,而沈浪一动起来,仅仅只是刹那间,便让一切尘埃落定!

    他如同提着小鸡的一般,将少主提了起来。

    而少主,尽管是在不断地挣扎,但不可能在力量远超他的沈浪手中挣脱。

    沈浪这时,将他提起来,似笑非笑地道:

    “你这几只小鬼,又算得了什么?我曾于那驾驭数万鬼魂的赤鬼王交手,将其与其主场中击杀,与那比起来,不过雕虫小技。”

    沈浪见过那些真正的大场面,这与那涛天魔威的赤鬼王比起来,不过小巫见大巫。

    “你,你不能杀我!”

    少主这时,眼中也是露出了浓浓的恐惧,拼命地挣扎道:

    “我爹是金丹强者!你若是杀了我,他比将震怒,要追杀你到天涯海角!到时候你也必定难逃一死!”

    少主几近发狂地道。

    但是,他惊惧地发现,沈浪的面色,依旧淡然。

    他这才心中一凉,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到现在,都远远地低估了沈浪的真正实力。

    越是身居高位,轻易执掌别人生死之人,自己就越是怕死。

    显然,这少主更是如此。

    他连忙道:

    “大人,大人,先前是小的错了!求您原谅小人,无论做什么都行!”

    沈浪只是摇了摇头,道:“我先前说过,你若是赶紧跪下自废气海,我且饶你不死……”

    他忽地想到先前说的话,心中大惊,连忙道:

    “我跪,我这就跪!我也自废武功!”

    但,他满怀期待地看向沈浪时,却发现沈浪的脸上,皆是玩味之意:

    “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