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我知道你在这里!
    雁归城的子民,都不是很懂,这些凶寇在干啥。

    难道是被东方旭的心火,烧昏了头脑?

    只有东方旭,在看到来者时,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凝重之色。

    众人见催产,更加地疑惑,但伴随着那个一头黑发,相貌平平无奇的男子走近,雁归城的每一个人,心中无不是在翻起惊涛骇浪。

    一阵恶魂历鬼的凄历惨叫,伴随着男子的一步步走近,而逐渐地放大。

    哗啦哗啦。

    空中的绵绵细雨,仿佛都混杂着历鬼的魂魄,打在人的身上,渗透进了每一个人的声音。

    直到那个中年男人,真的走近了时,众人的耳畔这才是全然被恶鬼的惨叫充斥,不是人甚至都头晕脑涨,开始出现幻觉了。

    看着男人,直直地向着自己走来,东方旭的脸色又沉重了几分。

    刚刚还是烈日当空,他不相信凭空就会下起雨来,只可能,是面前这男人所搞得。

    “金丹强者?”

    东方旭眉头一挑,即使男人的身上无甚灵力波动,但还是看出了来者的身份。

    “怪不得,凶寇已经如此地猖狂了,原来是出一个金丹者。”

    东方旭摇了摇头,同样是迎了上去。

    “你,就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吧!”

    东方旭看向男人的眼眸中,仿佛有一团火焰在跳动,他神色自若,又恢复了往日的自信。

    “束手就擒吧,你体内真元数量并不多,应该才凝聚金丹不久,而我已经凝聚金丹五年,即将进阶金丹中期。”

    东方旭侃侃而谈,一股习惯性的高傲油然而生。

    他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有绝对的信心可以击败一个刚刚晋升金丹者,但是要击杀的话,恐怕他也要付出重伤的代价。

    “呵呵。”

    男人一笑,顿时有如千万历鬼嘶鸣,无数隔他稍近的人,都抱头痛呼,恍然若万鬼缠身,惊惧无比。

    他道:

    “你杀了我的部下,同样还阻拦我复子仇的帮凶,你以为我会轻饶你么?”

    东方旭不由好笑道:“子仇、部下,这些在修仙大道上算得了什么?无数人在修炼一路上,瓶颈诸多,无非是困扰于凡尘俗世罢了。我辈修炼者,当一心求道,方可勇猛精进。”

    面对年长的男人,东方旭却是大手挥动,指点江山,显示出他做为百年世年的第一天才气魄。

    但东方旭还欲继续点评几句,这边,中年男人已经冲了上来,整个人犹如炮弹一般,五指成爪,一爪掏心!

    东方旭心中恼怒,但依旧由不得他再做动作,连忙迎击。

    这下,那些雁归城之人,才是知道,原来这是两位金丹级别的强者开战!

    雁归城的众人,哪里见过这种级别的战斗?

    当下所有人的目光都举焦于此,这绝对是空前璀璨的一战!

    两个人,如同人形暴龙一般,所到之处,房屋尽皆被拆毁,打得尘烟四起,大地也震得轰鸣。

    两个人从地上斗到了天上,简直一幅神仙打架的模样。

    “元参谋啊,你看东方大人,能打得过吗?”

    城主慑于天空之上的神威,战战兢兢的,看都不敢看了。

    元参谋不禁摇头,一双睿智的双眼中出现了浓浓的浑浊之意,他长叹道:“我等的生死、雁归城的命运,就掌握在那两位的手中了。”

    城主闻言,浑身一颤,心中连忙祈祷:“东方大人可一定要赢啊!”

    两人激斗于空中,打得人眼花缭乱,东方旭每一次的出手,都是煌煌赫赫,大气恢弘;而那一个平平无奇中年男人,此刻却是驾驭着千万历鬼,令人胆惧。

    战到激处,东方旭更是引出自己的玄金剑气,玄金剑气一出,纵横十余米,足以斩断那些怨魂历鬼。

    “要分出胜负了!”

    黑色紧身衣女子凝声道。

    众人连忙死死看去。

    只见此刻,两人终于降落,分对而立。

    “没想到阁下深藏不露,终究是我大意了!”

    东方旭的嘴角,溢出血丝来,喉咙沙哑,肌肤枯黄,他手中的一柄玄金大剑亦只有不到一米,剑身之上处处残缺,已经非常地虚幻,似是下一刻就要消散于空中。

    反观那男人,只是然地负手而立,虽然依旧平凡,但是目射精光,气息悠长,别说受伤了,连一点消耗都没有。

    只见他淡淡道:

    “你就如同温室中的花朵,而我则是在大荒之中,于无数凶兽搏杀所锤炼出来的武艺,不说以我现在金丹中期的实力,就算半年前刚入金丹的我,也可拼个轻伤,将你击杀!”

    东方旭嘴角全然是苦涩,他纵使心中无比诧异于这男人明明身体是刚入金丹,却不知为何已经到了金丹中期。

    但这些疑问,全都没有意义,技不如人,生死都系于对方一念之间了。

    众皆骇然。

    他们猜想过无数种结局,最不济的,也是东方旭受些小伤,将这男人镇压,但是这个结束,却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东方旭败了。

    而且还是完败!

    在众人惊惧万分的目光中,男人抬步,缓缓地来到了城主的身边。

    肥头大耳的城主,被男人身周所弥漫的历鬼惨叫给吓坏了,直接一下跪伏在了男人的面前,哪里还顾得了什么雨天的泥泞,还不住地磕头道:

    “饶命啊!大人饶命!我会将雁归城的所有权力拱手送上,还有我府中所有的美人妻妾,大人饶命!”

    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手轻轻一抬。

    只见一只没有脑袋的白色鬼魂,自男人的手中飞出,鬼魂比城主还要大两倍,直接将城主提到了空中。

    城主四肢下意识地挣扎,但只是做无用功。

    见到男人的驭鬼之术,城主身周即便还有几个筑基修士,也是脸色惨白,一动不敢动。

    男人冷声问道:“你们城中,有两个金丹修士,在哪儿!”

    “金丹!?每一个金丹者都是人中之龙,我们雁归城是小城,不可能有金丹者啊!”

    城主吓得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

    男人直视了城主一眼,眸子仿佛要刺入城主的心脏一般,他摆了摆手,鬼魂旋即消失不见。

    而城主,从一米多高的地方一屁股摔在地上,却不觉疼痛,脑海中是被历鬼的恐惧所充斥。

    而那男人,则是登上了雁归城最高大的城主城堡。

    他后脚一踏,旋即猛地一脚,蹬在地上——

    轰隆!

    城堡,直接被男人蹬踏了一角,巨石飞溅,大地摇晃!

    男人凝气出声,有如山谷之中的洪钟,字字句句所含的威力,都让人头晕眼花:

    “沈浪!我知道你在这里!”

    “我来替我儿复仇,你怎的有胆做,没胆承担!?”

    “你若是不出来,我便血洗雁归城,一个不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