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我有一剑!
    那男人,看着这无数道向着自己狂猛袭来的飞剑,都惊呆了。

    一百只,两百只,三百只……

    他头上冷汗直冒,他能感觉到,飞剑的数量,在不断地增加。

    面对如此声势浩大的一剑,就是他也不敢硬接,只得连忙掉头躲避。

    飞剑哗啦哗啦,划破一切迷障,直取他而来,在空中连成了一道长长的白虹,慑人心魄,就连下面的雁归城居民见了,也都是吓得呆滞。

    男人更是不敢再有丝毫的犹豫,全速地逃遁起来,他似是动用了什么秘法,身上像是有着血色的阴火在熊熊燃烧,竟是结成了一对血色的翅膀。

    这翅膀,长达两米,扇动起来便是阴风大做,硬是生生地超越了飞剑流的速度,将一众飞剑落在了后面。

    他如同一只受惊了的大鸟一般,飞快地逃离,转眼间就已经冲到了血色雾气的边缘。

    “哪里逃?”

    就在他死命地逃窜,将飞剑流躲开时,忽的一道身影突然出现,横在了他的面前。

    正是沈浪!

    此刻的沈浪,并没有动用一点灵力、法力、魔法,身上连法器都没有携带,但就是这样,他却是站在天空之上。

    就好像整个天地,将他托住了一般。

    就连他的面容,也都因为赫赫神威,而让人禁仰望。

    此刻的沈浪,身上并没有驾驭飞剑,手无寸兵,负手于背,信步于空中,淡然地走了过来。

    男人这时如临大敌,眉目之中再也没有了轻视之意。

    当日他听护法说,自己的爱子被人一拳破去万鬼笛,第二拳便被其杀死,他只当是护法在胡说,虽然心中已经足够地重视对手了,但是还是不相信有如此强者。

    毕竟这只是小小雁归城而已,多少年没有出过金丹强者了?

    就算是以他现在的实力,如果不祭出金丹的话,想要击败拥有万鬼笛的儿子,也只少需要十招去了,而彻底杀死,可能需要二十招。

    两拳便打死自己的儿子,他是打心底里的不相信的!

    可是这时,他却后悔了。

    面前的这个家伙,太恐怖了啊!

    那一手掌御千万飞剑,那是需要多大的能耐?

    若只是驾驭飞剑,普通的筑基强者就能做到,但是要心分两用,每一剑还能做到相同的威势的话,那就太困难了。

    而若是要心分三用甚至是心分十用的话,那么至少得是金丹修为才行了。

    但就算是他,现在也最多同时驾驭近二十只,也就已经是极限了,再往上涨的话,飞剑的威力定然还会大大地下降,还不如不控制那么多。

    而这身后的那上千只飞剑,只只都是杀伤力无匹,不输与他全力催动一只法剑。

    如此声势,岂是他能直面的!?

    所以他此刻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从另一条路拔腿而逃!

    沈浪正欲抽身追上,却见男人忽地掉转过头来。

    他身上的翅膀大扇,竟是扑腾而来,杀气腾腾,向着沈浪的本体攻来!

    “你所驾驭的千只飞剑,必定无比地消耗精神,没想到,我会突然取你的本体吧!”

    男人的眸中,闪过了一丝狠意,他立下绝断,全力地催动,使出了自己现阶段最强的的一击。

    在他的身上,有一只巨蝎的虚影,高达三米,刹那间便已经凝成了实质,其凝实程度,比起先前他宗门中的十个血丹强者所联手凝聚的,都不知道要更加地强盛了多少。

    接着,他便向一只长了血翅膀的巨蝎,从天俯冲而下,张牙舞爪,向着沈浪杀至。

    在巨蝎的变异得如长矛一般的尾巴上,已经有了浓浓的血光在凝聚,仿佛在冲向沈浪的那一刻,就要将沈浪以迅雷之势给刺穿一般。

    这家伙不愧也是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实战经验比沈浪强得不知几何,一瞬间就把握住了机会,果断弃了逃跑,就要来反袭杀沈浪!

    这龙蝎宗的宗主,还真如一只隐忍的毒蝎一般,无论是你多么强的强者,若是一个不小心,也难保不会不被他蛰一下。

    要是换做别的御剑高手,恐怕也会被他这般搞得措手不及。

    “可惜,你所遇见的是我。”

    沈浪摇了摇头。

    龙蝎宗总主,也就是这个男人,以为沈浪已经将剑在已经释放出了去,这时候正好是本体空虚的时候,便抓住了这个机会,全力攻击。

    “我御的剑,并不是实剑,乃是剑意。”

    沈浪淡淡道。

    面对龙蝎宗宗主的突袭,沈浪仍旧只是站在原地,只见他食指中指并拢,便往一斩——

    我有一剑,当斩天下人!

    嗤啦!

    剑光未出,一道凌然剑气已从沈浪的两指之间迸发而出,光是这一道剑气,便足以形成实质地一般的杀伤力,将男人身上巨蝎虚影所喷发出来的血珠,尽皆震散!

    而沈浪,一剑出!

    轰隆!

    一道凌然剑光,凝光成形,化为一道十数米的长剑。

    沈浪以指为引,轻轻一动,那巨剑便横斩虚空,瞬间斩到了男人的身上。

    “啊!!”

    男人如同受到了泰山压顶般的巨大压力一般,以双手撑着天空,愤怒地吼叫着,将自己的法术都倾注到巨蝎之中,死死抵抗

    “再斩!”

    沈浪随手一挥,如同是在打发一个乞丐一般,只见他所驾驭着的那一柄巨剑,抬了起来,准备着下一击——

    然后,那巨剑,竟是突然四散而开,剑气纵横天地间,又化为了一只只的小剑,如普通侠士所佩的剑般大小,一共凝成了上百只。

    每一只,都在向着不同的方向,向着男人刺过去!

    每一次剑的冲击力,都是丝毫不弱,一只只如同扑火的飞蛾一般,不要命地撞击在巨蝎之上,但竟然这样分散攻击,还起到了奇效。

    不是分散反应力量变强了,而是后方的那一道剑河已然奔涌而来,轰然撞击在巨蝎之上。

    密密麻麻的飞剑,璀璨如银河一般,凌厉到了极点的剑势,终是将男人的最后防御,也都击得虚幻震荡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