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少年强者
    雁归城纵然还是白天,但是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

    而雁归城的天际,不仅被阴云遮蔽,而且在雁归城上方,还有可怖的鬼魂,呈现出各种形态,但共同点都是恐怖吓人。

    此刻,在雁归城的天空之中,鬼魂已经多到了重重叠叠的地步。

    整个雁归城,瞬间就成了血腥的地狱,天空之上本还有鸟在飞腾,都早被这些鬼魂给吞没,只留下点点的血渍自空中徐徐地飘落而下,证明着它们所存在过的痕迹。

    天地俱都惨淡无光。

    就在此时,所有人心都已经沉到谷底,一道巨大的轰鸣声,忽的从天空传来——

    轰隆!

    那一刹那,天好像塌下来的一块大窟窿,耀目的光芒垂天而下,照亮了雁归城。

    这一道光线,像是上天赐予这大地的赠礼,在漆黑的世界中,是那般耀目。

    乌云被震散,阳光终于再度光顾了这片土地,虽然雨一直下,阳光似乎无甚温度,但却能给人以生的希望。

    就在众人还不明情况之时,天空之中传来了一道辽远、浩大的声音,就如同清晨的山谷中敲响的钟鸣之声:

    “我说了,你逃不掉的。”

    “这声音好熟悉。”几乎所有人的心中都同时升起了这个念头。

    接着,一道惊呼声却突然响彻了雁归城:“大家快看,那天上的大窟窿那里,竟然有人!”

    众人这这定睛看去,只见视线中有一个比豆子还要小上几分的少年,立于雁归城的第一缕阳光之上,仿佛全雁归城的人都沐浴在他所洒落下来的阳光一般。

    这个少年,正是先前自神网咖中,淡然走出的那个人。

    沈浪!

    只见他轻轻地提起了拳头,手中仿佛已经畜积了千均之力般,猛地往前一轰!

    他的拳激震出了一道气浪,顿时空中就浮现出了一个大大的拳印,在鬼魂群中显现激荡,还飞快地变大。

    沈浪一拳,竟是以力破法,将那些鬼魂、烟雾直接打得粉碎,长驱直如,视万鬼如无物。

    轰轰轰!

    沈浪连出三拳,在空中打出一片拳印,最后拳印几乎是连成了一片,那些恶鬼们胆敢上来,倾刻间就会被打得灰飞烟灭。

    沈浪硬是单纯用自己手中的拳,硬生生地清开了一条无人可挡的道路!

    沈浪一拳打破虚空,砸出一个光亮的巨洞,接着又一口气打出了四记拳印,每一拳皆威势滔天,让下方雁归城居民呼吸都困难,他四拳灭掉了成千上万的鬼魂,接着他便纵身而来,往空中一探,便抓住了什么一般。

    “这不可能!”

    伴随着一阵哀鸣,一位男人如同小鸡一般被沈浪提了起来。

    正是先前那站在雁归城城堡的顶端,将燕归尘众生都视为蝼蚁一般的驭鬼强者!

    然后现在他却凄惨无比,披头散发,更是金丹破碎,一身功力去得七七八八。

    “我要将你深深炼制成血丹!就算是千百次投胎转世,我也定不饶你!”

    男人死命的挣扎着,发现没有任何用处,发出了无比怨恨狠毒的诅咒。

    沈浪下手,绝不留情!

    他的第六拳轰出,作为金丹中期的大强者,瞬间便生机涣散。

    “再任你这般下去,恐怕雁归城所有百姓都满足不了你的胃口。”

    沈浪将那满满都是血丹的方形盒子收了起来,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感慨。

    这男人分明是没有将别人性命当作人命啊。

    “也是,他已经拥有肉身千年不腐朽的力量,近乎神明一般,而那些寻常百姓,在他看来,不过只是蚂蚁。人杀了人会害怕,会后悔,但若是人杀了蚂蚁……”

    沈浪轻轻喃喃,摇了摇头。

    这种思维方式,其实他并不能够苟同。

    他收起这些念头,看向那些入侵城中的凶寇们,淡然道:“你们还有谁不服的吗?”

    面对沈浪,目光扫视,凶寇们就像面对一尊恶魔般,更有一些胆子比较小的,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见到了沈浪六拳轰爆宗主的情形,他们哪敢还有半点不服呀!

    甚至有些害怕的,不仅仅在跪,还在不住的磕头,嘭嘭嘭的响声不绝于耳。

    “既然没有谁不服。”

    沈浪点了点头,道:“那你们就自己把自己绑了前去领罪。”

    沈浪的声音虽然不大,看上去有几分与他们商量的感觉,但真的把沈浪的话当成与他们商量,一个个立即照办,真的自己把自己五花大绑,或滚或跳,向着城中心的城堡而去。

    沈浪这才提着男人的尸体,缓缓从天空降下。

    这时,天空之中的鬼魂,似乎也受不了烈日的长时间灼烧,消散殆尽,而天而天空之中原本的绵绵细雨,更似乎是被沈浪的威势镇住,乌云退散,细雨不再。

    雨过天晴,在雁归城的城南方向,更似乎还升起了一道七彩霓虹。

    在宴会城中,空气质量远比沈浪原本所在的现代都市要好太多,天气骤然转晴,出现的彩虹更是凝实巨大。

    沈浪仿佛是在霓虹桥上,一步一步走下。

    众人这才是看清了少年,无一不震惊。

    看沈浪的模样,最多不超过二十岁,二十岁便有如此修为,要是继续发展下去,那还了得?

    先前那些埋怨沈浪,觉得是沈浪牵连雁归城的人,这时都缄口不言,深深埋下了头,像是做错了事一般。

    “袁参谋,这世间怎会有如此年少的强者!”

    肥头大耳,这时,恐惧得浑身颤抖。

    虽然沈浪并没有表现出一丝要针对他的意思,但是先前确实有一个自称是代表神网咖所前来的女子。

    而自己当时非常不屑,甚至还开罪了那女子。

    一想到沈浪但足以开天辟地的一拳,他就不由浑身战栗。他摸了摸自己的大肚子,估摸着恐怕一拳下来,自己连渣都不会剩下。

    他虽然没有说自己心中的担忧,但袁参谋显然也想到了这一个点上去。

    元参谋也是苦笑道:“城主大人,那位大人手段通天,几乎神明,岁数年纪只是一个表象而已,说不定那位大人已经是长存千万年的存在。”

    “没想到城之中有这般存在,但我却浑然不知。”

    城主眼中出现无尽的复杂之意,悔恨,痛苦,害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