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救人
    雁归城市医院,重诊病房门口。

    “邓小姐现在的情况,非常地不容乐观,她在到这里来的那之前,肉身就已经被障气腐蚀了。”

    “神大人,病人就在房间里面了,但是主治医生还在做最后的检查,还请您稍稍地等待一下。”

    “无妨。”沈浪随意地点了点头。

    在他身后的那一众强者、大佬,一个个都是默不吭声地候在他的身后。

    而女院长则是悄悄地打量着沈浪的侧脸。

    她的身姿高佻,穿上高跟鞋,竟是隐隐还高了沈浪一头,看着沈浪平平无奇的侧脸,她的心中甚是疑惑。

    她本以为,沈浪是某个上面来的大人物、大领导,是下来视察的。

    但没想到,沈浪却说他是来治病的。

    先前沈浪对她说,他有救邓梦婷的方法。

    女院长的心中,自然是好奇无比。

    关于邓梦婷的情况,她肯定是知道的,毕竟那可是城中科技派大佬邓罗翼的掌上明珠,她哪敢怠慢,第一次都是自己上阵,亲自给邓梦婷看了病情。

    但是邓梦婷已经是障气攻心,如果不是有一股同样强大的真气留在了她的体内,与邓梦婷体内的障气对抗的话,恐怕邓梦婷已经命丧黄泉了。

    她们更是不敢随便乱动,怕打破了邓梦婷体内的这种平衡,而导致严重的后果。

    就连他们,都是束手无策的时候,而面前这个看似平平无奇的少年,却突然说他能救人?

    尽管他看上来历巨大,像是上层官宦世家的公子哥,也许权势极大,但要是论治病救人的能力,女院长的心中那是不相信的。

    沈浪看上去太年轻了!

    医学这一行,行医的经验那是得慢慢地积累的。

    假设沈浪是个天才,十三四岁就能修完所有的必修课程,再转到医学类进修,至少也得三年,刚刚毕业,也就是现在的这个岁月。

    但刚刚从校中出来的,哪怕你有再大的学问,没有临床经验,那还不得靠边乖乖实习?

    就连她十余年的从医经验,也没有一成把握能治好邓梦婷,但沈浪先前所表现的,却是无比地自信。

    就在这时,门开了,一群身穿白大褂的男人走了出来。

    “怎么样了?”女院长向那个戴着口罩,中年的主治医生问道。

    主治医生无奈地摇了摇头,眼中黯淡,众人见状,也都知道了事情的结果了。

    “走吧。”

    等到医生都全部出来后,沈浪迈步,便走入了房间中。

    在沈浪的身后还跟着几个女子和城主参谋等人,都纷纷地戴上了口罩,进入房间中。

    女院长,也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沈浪走了进去,只见在一张白色床上,静静地倘着一位女孩,一动不动。

    沈浪上前一看,却发现这时的邓梦婷,早已经没有了先前的美丽容颜,像是枯萎了一般,脸上肌肉枯萎,皱纹横生,而她整个人,更是暴瘦了三分之一,头发都花白了。

    要是往日班里面的同学见到了,非得目瞪口呆——这还是他们班中班花级别的美女吗!

    邓罗翼看了,更是心中一阵猛痛,面上的眉头紧锁,但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跟在沈浪的身后,如同一个小跟班一般。

    “院长,他们这是要干什么?病人需要休养,不能这么多人一起进去的啊!”

    先前那个主治医生,还没有缓过来,就发现沈浪等人就已经走了进去,连忙大急倒转了回来。

    “我要救人,请你出去。”

    沈浪看也不看那个主治医生。

    “什么?救人!?”

    主治医生立马急瞪眼了,道:“院长,现在邓小姐那可是不能动的啊,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陈医生,你不要多说了,神大人自有办法的。”女院长轻轻地叹息了一口,道。

    主治医生身躯一震,道:“什么办法?我冒昧问一句,您是医生吗,有医师证吗?毕业于哪所院校?有什么医学成果?”

    “我没有医师证。”沈浪一口回道。

    陈医生是出了名的老教条医生,有着自己的底线,他顿时跳出来,怒道:“就算你有天大的权势,这里是医院,是救病治命的地方!不是你随心所欲的地方……”

    “陈医生!”

    不等城主等人出声,女院长顿时怒目,低喝道:“住口!快给神大人道歉!”

    说着,一边猛地给主治医生使眼色。

    主治医生顿时气急,看着院长不断给自己使眼色,他有如一桶冷水于头顶泼下,他反应过来,也注意到了这些人阵仗极大,恐怕就是自己的医院,也绝不能得罪的那种存在。

    他地下了头,张了张嘴,喉咙干涸。

    但女院长虽是在喝斥陈医生,但心中却也是对沈浪质疑到了极点。

    她也是一名炼气修炼者,虽然只是炼气前期,但也是能感觉到沈浪的体内没有丝毫的灵力波动,而沈浪又是没有学过医,这怎么能救人,不是来害人的吧!

    看到邓罗翼一声不吭地跟在后面,她的心中更是悲切。

    “你不用和我道歉。”

    就在此时,沈浪淡然道:“有些事情是不能理解的,我不怪你,我的行事,不是你用你的思维所能揣测的。不过,你可以就留在这里。”

    说罢,沈浪这才是缓缓地来到了邓梦婷的面前,轻轻坐在病床旁边。

    “沈,沈大人?”

    邓梦婷艰难地睁开了眼,她先前听到了什么熟悉的声音。

    虽然她眼前已经花了,但是也能模糊地感应到在自己身前的这个男子的身份。

    她本是无神的眼眸中,却是闪动着难受,她不禁道:

    “沈大人,你怎么来了……不要看我,我这时很丑的!”

    她说着,还在尽力地缩着脖子,似乎是想要将自己的面容躲进被褥里。

    看着邓梦婷的这一幕,一旁的人心中皆是感慨,而那院长更是不住摇头。

    小年轻就是小年轻,你都已经是性命堪忧了,怎么还在念着这个?

    她的心中不由叹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