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开车吧!
    黄玲玲和唐雨舞两人,都是轻纯风的大美女,这青年骤一见到,自然是目光都放不开了,尤其是他的一双色眯眯的眼睛,不住的在雨舞被黑色连腿袜包裹着的修长双腿上扫视着。

    面对青年**的目光,唐雨舞的脸上都闪过一丝不悦,别过头去,似有些在躲避。

    “小子,你起来!”

    青年刁着跟烟走来,用命令的语气对沈浪道。

    但沈浪却丝毫不为所动。

    “装聋子?滚后面去!”

    棕发青年不耐烦地呵斥道,吓得司机都是浑身一抖。

    “后面那么多座位,你自己不知道后面去?难不成这车是你们家的?”黄玲玲不服气地道。

    那青年顿时笑道:“被你说对了,这车还真归我管,是吧?”

    青年说着,将目光转向了司机。

    司机连忙从座位中下来,连忙道:“是是,东哥说得是。”

    说着,司机对沈浪一阵挤眉弄眼,那意识是在让沈浪“好汉不吃眼前亏”。

    “东哥!这是东山坪东山帮的东哥?”

    后面有的乘客,终于认出了青年的身份。

    这一个月,东山开发出来,给当地居民都陪付了不少的钱,有一个政府子弟,将这些开发了的,有钱无事做的子弟都聚拢起来,组成了一个东山帮,气势倒是挺旺,在这一片没人敢惹。

    而这个东哥,就是其中的一员,而且地位还挺高。

    沈浪微微摇头,以前蝴蝶巷中就有什么煞虎帮,欺压百姓,与吸血虫无异

    这里,又因为自己的开发,出了一个什么东山帮。

    “得加强管理了,不能一味地只图开发。”沈浪心中暗道。

    而这时,听到了对方似乎是很有来头的样子,黄玲玲只得将目光看向唐雨舞,似乎唐雨舞有能救场的能力。

    唐雨舞秀眉微蹙,对沈浪道:“你先离开吧,他不能把我怎么样的。”

    “嘿嘿,你不用担心,舞姐很厉害的。”黄玲玲抱着唐雨舞的手臂道。

    “哼,识相的赶紧让开,不然影响到了我的心情,分分钟废了你。”

    被叫做东哥的那个男人,神情跋扈,态度嚣张,他拿下手中的烟头,似乎下一刻就要往沈浪的身上拄。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沈浪一个人的身上时,只见沈浪的脸上却浮现了一抹莫名的笑脸,站起了身来,让开了位置。

    “呼——”

    看到这一幕,司机这才是长出了一口气。

    还好,这个小子不是死脑筋,要不然今天这事情可就大发了,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多一个条人命。

    而黄玲玲见此也心下稍安,她倚仗着室友,倒也不怕什么东山坪西山坪的,只是沈浪一个看上去单薄的少年,可能就要遭殃了。

    而唐雨舞目光闪烁了下,当她见到沈浪起身让位的时候,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留痕迹的遗憾。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她心中很快安慰自己。

    “小子,上道。”东少裂开嘴笑了,就要上来,但却见沈浪还是拦在了黄玲玲与唐雨舞两人的面前,他脸色刚要浮现怒色,就见沈浪笑道:

    “我起身来,不是让你,而我要给我的朋友让开空间。”

    “什么鬼?死开!”

    东少没了耐心,直接就伸出手来,要强行将沈浪拉下去。

    这东少,虽然没有系统的炼过气、学过功法,但也有些粗糙的淬体经验,属性比常人要高出一倍,都是五六点。

    仗着这一点,和东山坪的势头,这些天他不知道教训了多少人。

    “不是鬼,是我。”

    就在这时,一直坐在最边上,没有吭声,似是被大家遗忘的,已经融近黑暗中的皇甫琪,突然站起身来。

    众人恍然只若见到了一道刀光,猛地闪过,这一寒芒,快若闪电,却平平无声,仅仅只是一刹那动人心魄,便就消失不见。

    下一刻,众人就看到先前的那个不可一世的东哥,在空中划过了一个漂亮的抛物线,飞跃了十几米,这才是重重地砸到地上,激起一片尘土。

    而这时,皇甫琪只是漠然地收起了自己的一记手刀,淡然地坐在最角落,似乎又要于黑暗融为一体。

    但没有一个人敢忽视她!

    这一记手刀的威力,以手成刀,真的在空中凝成了寒芒一般,着实强悍。

    在座的都是出行还得搭车的人,哪儿见过这般的武术,一个个顿时不敢吭声。

    东哥也被打懵了,好半天他才是灰头土脸地爬了起来。

    “你们完了,你们……”

    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丢出了车,他简直气得一跳三尺高,正当他想要再上来把面子找回来的时候,却听见嗤啦一声……

    他循着声音发出的地方,低下头看去,却发现自己的衣衫上,已经布满了细细密密的裂痕。

    本来衣衫还能苦苦支撑,但是随着他一怒而跳,如同牵动了倒火索一般,瞬间便嗤啦嗤啦的全部裂开。

    他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衣冠楚楚,变成一丝不挂的。

    衣衫全然破碎!

    转眼间,他就如同被绝世神厨削去了果皮一般,衣衫规整地裂开。

    好在,皇甫琪还给他留了条内裤。

    “你们给我等着!”

    他憋红了脸,最后才是憋出了这句话,再也没有脸面留在这里了,狼狈地逃离了此处。

    “噗嗤。”

    黄玲玲实在是忍不住,笑出来声来,先前那个家伙太嚣张了,而现在则是如同老鼠一般逃窜而去,巨大的反差让她忍不住地想笑。

    而车上的那些人,都看得呆了。

    只有唐雨舞还保持着一如即往的镇定,她不着痕迹地看了皇甫琪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高冷校花。

    只有沈浪,淡淡地对司机道:

    “开车吧!”

    “哦!是是!”

    司机这才如大梦初醒的一般,连忙点头,也不管有没有坐齐,就发动了汽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