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唐雨舞的底牌
    走了一段路,刚开始,中年司机还震怖于皇甫琪的手段,毕竟那一记手刀,真如一把明晃晃的钢刀,他丝毫不怀疑,刚刚那一记手刀要是砍在了东哥的脖子上,那必定是手起头落。

    但终究还是惹了东山坪的人,现在又是在东山坪的地盘上,越往前面开,司机的心中就越发地后怕,他放慢了车速,对沈浪道:

    “刚刚那个东哥,来头很大啊,小兄弟,我劝还是下车,给人家去倒个歉,兴许还能大化小,小化了。”

    司机忧心忡忡的说着,他载着沈浪走了,估计以后也脱不了干系。”

    “无妨。”

    沈浪轻笑,现在连城主都得看他的脸色行事,一个东山坪出来的东哥,根本就不是他所着眼的。

    闻言,司机叹息了一口,道:“小兄弟,你是不知道呀,那东哥自己家里,也就是有点钱罢了,躲远一点也都没事。”

    “可是他背靠的东山帮,那是惹不得的,东山帮的帮主,梅少,据说他的父亲,可是在当今城主手下元参谋大人手底下做事,像那种存在,一般人,哪里敢惹呀。”

    说着,司机的眼中都流露出了深深的忌惮。

    “哦?梅少他爹也姓梅?”沈浪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诧异,在高层里,要找出这个人并而不难。

    “姓梅当然是姓梅了。”

    司机的神色颓然,现在他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我知道了,没事,你继续开吧。”沈浪轻轻笑道,心中却是将这个名字记在了心上,等他有时间了,再去找他们的麻烦。

    “我除了继续开,还能怎么样,难不成还一直留在东山坪?”

    司机翻了个白眼。

    可刚刚继续开了十分钟,迎面就有三四辆车飞驰而来,堵在了前方,而后面也有几辆车将退路堵死。

    “糟了,说曹操曹操到,这下肯定是东哥找人过来了。”

    司机一见这阵仗,立马吓得脸色苍白,牙关打颤。

    车上的乘客,也个躲温疫的一般,很不得能离沈浪有多远,就离开多远。

    而沈浪身边的那个清冷的女子,看着来的这些人,一直都咬着嘴唇,犹豫了很久,这才是道:

    “你待会儿要是遇到危险了,你就报上我我唐家的名号,可以保你一命。”

    “嘿嘿,那我报了你唐家的名号,是不是就是你唐家人了?”

    沈浪打趣道。

    “都什么时候了。”

    唐雨舞的眸中流露一丝遗憾,摇了摇头道:“你不要像刚才那样了,这世界上很多事情,都不是单单只是武力可以解决的,你待会儿放下你的傲骨,好好地倒个歉,他们应该会卖我一个面子的。

    沈浪同样摇头道:“没事,量他们还不敢把我怎么样。”

    两人说话间,从最前方的那个车上,跳出来了一个红棕头发的男子,他这个时候已经换上了一套新的衣服,但是依旧难以掩饰脸上高高的肿起。

    从其他车里面都走出几个染着头发的少年,还有一群黑衣大汉,似乎是他们的保镖,看上去极不好惹。

    看到这一幕,车上许多人心都凉成了一片。

    这个时候,他们看向沈浪的眼神又不一样了,一个人恨不得沈浪赶紧下雪,自己做事自己当,不要连累到他们。

    “舞姐,你快想想办法呀!”

    黄玲玲小脸蛋都是煞白的一片。

    这些人看上去来势汹汹的模样,不仅一来就把沈浪等人的前后路都给堵死了,而且下来的人,很快就围成了一个小圈,将沈浪的这一个面包车给堵的个水泄不通。

    而这时候的那个红棕色头发的青年,神色无比的得意,冲着车里面的人大喊着道:“刚刚那个小子给我出来!”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的心中都凉到了谷底,他们知道东哥找的是沈浪。

    “唔……虽然是些小虾小鱼他,不过既然叫我了,我就出去看看。”

    说着沈浪也不管别人的阻拦带着皇甫琪,便淡然的走了下去。

    “舞姐……”

    黄玲玲无力地道。

    “唉。”

    唐雨舞将自己的手机,拿起又放下,最终她还是点亮了屏幕,重重地出了口气,心中叹息道:

    “没想到,这个时候就要用一次那人情,本来我还准备在关键的时候用的。”

    人情这种东西,用一点就少一点,如果不是非常必要的话,能省下来的,就省下来了。

    但这个阵仗,唐雨舞也没有了办法,只得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这次的电话,打了许久,都没有人能回应。

    终于号码拨通,唐雨舞正想开口,那边却没有传来老头子的声音,接电话的,却是他的秘书。

    “哦,是唐小姐啊,有什么事吗?”

    那边,是秘书接的电话,虽然称呼唐雨舞为唐小姐,但是对方的态度说话间,却似乎并没有将唐雨舞放在眼里。

    唐雨舞的嘴角不禁泛起丝丝苦涩,如果不是靠着那层关系的话,人家恐怖都未必会接自己的电话吧。

    不过这电话都已经打了,唐雨舞也只有咬着牙道:“是这样的,我的一个朋友,在雁归城东山坪这边出了点事情,希望您们能帮忙解决一下,如果家主能够出一下面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哦……原来是闯祸了呀?”

    那边的中年秘书的声音,带着些讽刺,但他并没有明说,只是淡淡地应下,道:“我知道了,你把坐标发给我,我会派人来解决这的。”

    挂断电话,唐雨舞竭力地想掩饰自己嘴角的苦意,但还是被黄玲玲发现了些蛛丝马迹。

    “舞姐,你哪里不舒服吗?”

    黄玲玲关切道。

    “没。我已经打电话给东方家的人了,应该没有问题了。”唐雨舞勉强地笑了笑。

    “舞姐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最爱你了。”黄玲玲的脸凑近来。

    “死开。”唐雨舞轻啐一口,轻轻将少女推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