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东方来人
    “原来是个练家子啊!”难怪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梅少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屑,他开始还以为沈浪有什么底牌呢,还小心翼翼地对待,却没想到原来沈浪的依仗不过是一个能打些的保镖,和一家五百米的小店。

    一想到那小店,梅少的眼中就有怒火闪过:尼玛的五百平米的店算个屁啊,他在场的哪个人不是身上的零花钱都可以把那店面砸翻?

    又有两个人悍不畏死地冲了上去,但是很显然,在皇甫奇的面前,他们来多少都不够看的。

    果然,那冲上来的两人,又是被皇甫琪抽飞出去,情况非常地凄惨。

    这下,剩下的人才是被看似娇柔的皇甫琪给深深地震慑了住。

    “兄弟们,点子扎手,操家伙!”

    有一个壮汉顿时大喊道。

    一行黑衣的壮汉,竟是齐刷刷地掏出了一把把枪,从他们熟练的手势就可以看出,他们很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一支亮橙橙的钢枪,从七八个大汉手中抽出枪口对着皇甫琪。

    “呵呵,两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好。”

    梅少如闲庭信步般走上前来,仰着头俯视沈浪与皇甫琪两人,眼中难免有些轻蔑之意。

    “你两位的功夫再高,能够挡得下这穿甲弹吗?”

    在梅少眼里,皇甫琪可能已经到了炼气的层次,这个层次能够御气伤人,力量会急剧放大,所以自己手下的几人才不是皇甫琪的对手。

    至于炼气之上的层次,那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雁归城有名的几个筑基期修士,他可以扳着指头数出来,所以他心中笃定,皇甫琪最多也就是炼气层次的人,不可能以肉身扛下穿甲弹。

    “怎么样?”

    梅少略微得意的看着沈浪与皇甫琪道:“现在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你打伤了我多少兄弟,五千金币一个人!不然,就等着被打成塞子吧!”

    梅少自觉已经搞清楚了沈浪等人,态度也越发地傲慢,若是在他一怒之下,就算真的杀掉了沈浪和皇甫琪两人,那也不算什么事。

    反正都已经行至这深山之中,到时候把尸体往山谷中一抛,谁还找得上来?

    皇甫琪的目光越发冷冽,若是这些人还是执迷不悟的话,她不介意给他们一个血的教训。

    就在双方争斗一触即发之时,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打断了两方。

    “住手,放下枪!”

    众人循声而去,只见一个高挑巧丽的女孩,快步走上前来,在他的身射,还跟着一个可爱女孩,都是姿色不凡。

    看着这两个女孩,在场的人的眼中都是浮现出一抹了然的神色,怪不得今天这红棕毛这么拼命,原来是看上了两个美人。

    梅少的眼中也是露出些许惊艳,他砸吧着嘴道:“小东啊,原来搞了半天,是为了女人起了争端,你小子眼光不错。”

    梅少的注意力放在了唐雨舞的身上,她的目光来回扫射着,眼中的暧昧之意不言而喻。

    唐雨舞的目光中闪过一丝不悦,她还是走上前来道:“他们两个是我的朋友,希望你能卖我一个面子。”

    “哦,卖你个面子?”

    梅少好笑道:“在这东山坪,就是我的地盘,你又是什么人?能让我卖你个面子?”

    这次他学聪明了,要先问清人的来头再说。

    “我是唐家的人。”

    女子淡淡的道,但说话间有着一股傲然之气。

    “唐家?”

    梅少思索片刻,旋即脸色大变。

    “梅少,跟他们废话那么多干嘛,先揍那小子一顿!”

    东哥在一旁鼓吹道。

    其他人也都是根本没有听过唐家,他们虽然不是真的想开枪,但见到同伴被打,一个个血性激发起来,也早想揍沈浪他们一顿。

    只有梅少一个人梅少的神色凝重,他紧皱着眉头道:“唐家?就是东方家所属的唐家?”

    “不错。”

    唐雨舞傲然点了点头,继续道:“我已经打电话,让东方家的人出面了,应该很快就能到这里。”

    听到这话,那些持枪之人,尽皆冷汗直冒。

    唐佳他们没听说过,但是东方家的赫赫威名,他们岂会不知道?

    现在的东方家,因为出了金丹境界的东方旭,在南海之滨可谓是如日中天,而他们这些混迹在雁归城边,接邻长荣城的人,更是深深知道东方家族的庞大势力。

    的梅少的眼中浮现出深深的忌惮,但经历了先前沈浪的那档子事,他并没有表现太怂。

    毕竟如果是东方家的人的话,那他自然是要小心对待,但如果只是唐家人,只要不是真正的高层,以他的背景,并不是需要卑躬屈膝的。

    众人见梅少按兵不动,一个个也都不敢轻举妄动。

    就在两方陷入一阵僵持,一直等了接近快二十分钟,才有一辆车一路驶来,停在了梅少等人的面前。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一个身着黑色西服的中年男人下了车,他脸上有些醉酒后的微红,一路跌跌撞撞地过来,走路都有些不稳。

    “江叔叔,九叔没有来吗?”唐雨舞看到来者,微微一怔。

    这个江叔叔,还只是九叔手下办事的,而九叔,则是自己所求者的秘书。

    “九哥让我来保你。”男人醉脸微红,道。

    “哦,这不是江哥吗?”

    看着来人,梅少眉头一挑,迎了过去,一副很熟络的样子。

    而那个被叫做“江哥”的中年男子,看清了来人,立马神情一振,惊讶道:“梅公子?巧了,你怎么也在这里?”

    “这不是我的兄弟被人欺负了吗,我这个做大哥的,肯定要为兄弟出头,这不,没想到正好遇上了贵人。”梅少笑眯眯地道。

    “梅公子,你说这话折煞我了,我也就帮东方家开开车而已,哪儿比得上您那父亲,地处雁归城权利中心。”

    确实,这个被叫做“江哥”的男人,不过只是东方家排行第九的那位的司机而已。

    不过,宰相门口七品官,他即便是给东方家开,那也是地位显赫,就这耽搁了时间过来,其实还是他还有一个酒席,他把酒席慢悠悠地喝完这才过来的,要不然的话早就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