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等你
    看着来人和梅少谈笑风生的样子,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一般,一众人都愣了。

    那个中年人不是唐雨舞叫来的吗,怎么现在一上来反而和梅少聊嗨了?

    众人心中不解。

    “雨舞,你过来。”

    中年男人冷着个脸道。

    唐雨舞秀眉微蹙,要放在以前,一个司机算什么,敢对她这样态度?

    可是这个司机是东方家的司机,唐雨舞也只有咬了咬牙,走上去。

    “雨舞,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你得罪梅少吗?”

    中年男人说话间,有一种长辈对晚辈的呵斥。

    这令唐雨舞心中更加厌烦,但是为了救沈浪他们一次,唐宇我也只有低头道:“我的朋友和他们起了争执,所以希望东方假能帮我摆平这件事。”

    “何止是一点争执呀!”

    梅少夸张的道:“你的朋友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打人,打伤了我的兄弟不说,我们只是想来好好商量,妥善解决,他却仗着自己有几分拳脚功夫,打伤我们这么多人,你说这事情怎么解决吧!”

    “雨舞,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男人板着个脸道:“你快去让你的朋友过来,给他们好好道个歉,赔个礼,梅少,为人宽广,就应该不会再深究的。”

    “不行不行。”

    这时,刚才还一脸慈善的梅少脸上的笑容逐渐淡了下来,满脸认真的道:“唐小姐,我既然可以不计较,但是那两个人打伤了我这么多的兄弟,不可能,道个歉就算了,如果道歉有用的话,那么这个世界还要拳头干什么。”

    中年男人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他其实也知道上面的意思,根本就没有真的要下死功夫要保护唐雨舞的朋友,不然的话也不会仅仅叫他一个司机过来了。

    当时上面就说的很模糊,他哪里不知道上头的意思。

    所以他这才是不紧不慢的吃完了酒席,慢慢过来。

    唐雨舞见中年男人不说话了,连忙道:“叔叔,九爷曾经说过,如果我需要帮忙的话,会帮我一次忙。”

    “唔……”中年男人略微思索道,“可是他们当时只说了,让我保证你的安全,至于其他人安全,我就不能保障了。”

    见中年男人这般说话,唐勇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确实,如果自己不是和九爷有一面之情的话,估计人家连自己的电话都不会接吧。

    一想到自己最后的底牌、靠山,竟然只是这幅样子,唐雨舞的眼前就一片暗淡。

    “呵呵……”

    梅少的脸上终于浮现一丝笑意,中年男人既然这么说了,那他就不会再干预自己的事情,更说明自己的面子,他们东方家也是要卖一个的。

    虽然对方只是东方家的一个司机,但这也足够他拿出去炫耀好一阵子了。

    “抱歉。”

    唐雨舞有些歉意地看着沈浪。

    毕竟沈浪和皇甫琪,说起来实际上还是因为她才会起这些争执的。

    “没事。”

    令唐雨舞有些意想不到的是,这时候的沈浪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仿佛一切都不入他的眼一般。

    唐雨舞的心中,不紧有些心疼,很快她就要看到沈浪这个倔强的少年,受到现实的催产了。

    “唉,你怎么就不能稍微低下一点点的头来,给他们倒个歉,也总比这样好啊。”唐雨舞的心中惋惜,但她并没有说出来。

    因为在心中,她似乎有一种期盼,期盼沈浪能有逆天的能力,反转目前的局势。

    “跪下吧,给我每一个兄弟,都磕三个响头,然后再按照我们所说的,将钱尽数奉上,不然我就要你的命。”

    梅少淡然的声音中,却仿佛有一股不容抗拒的力量。

    他这时候,确实是春风得意,连东方家来人都得卖他面子,那他还怕什么?

    只是,他扫向唐雨舞的目光,带了几分贪婪,他的心中,也不知道在谋划着什么。

    “难道你就凭着你的这些烂枪,就想让我给你磕头道歉?因为自己手里有实力,就不把别人的尊严放在眼里了吗?”

    “尊严?”

    梅少冷笑道:“蝼蚁能有什么尊严?你说对了,就是因为我手里掌着你所不能及的武力、权势,所以就能掌着你的一切,弱者只能灭亡,这个道理难道你现在才明白吗?”

    沈浪的眼皮微抬,轻轻地道:“我明白了,你等我一下,我打个电话。”

    “呵呵,难道你还想叫人,垂死挣扎?”

    梅少眼中寒光更盛,他冷眼看着沈浪,道:“行,我给你时间叫人,我倒要看看,你能叫来什么人!”

    他倒是不怕,在雁归城,在这东山坪,他就是这一块的土霸王,就连强龙来了也得在这里低头,而沈浪一个靠女人关系的人,能有多大的权势?

    沈浪好笑道:“我不是要叫人,我只是给元参谋打个电话,让他来清理你们父子俩。”

    “噗嗤!”

    梅少听了沈浪的这话,如同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不可抑止地大笑出声,他斜眼看着沈浪,言语之中尽是嘲讽的意味:

    “元参谋?自从雁归城现在开始改革后,元参谋现在可是城主之下第一人,你算个什么东西,也能认识元参谋?”

    周围的人,也都是嗤之以鼻,他们可不相信,看上去一身地摊货,完全不像什么权贵的沈浪,可以结识到雁归城的最上层。

    他们可都还在这东山坪爬摸滚打呢!

    在众人鄙夷的神色中,沈浪丝毫不为所动,打了一个电话,便将手机又放在了兜里。

    “小子,我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等着你把时间拖延到最后,我最多给你三分钟时间,三分钟后,你的生死是就由不得你了。”梅少伸出三根手指,做了一个“三”的数字,看上去非常地有逼格。

    周围人也都是抱手于胸前,一个个的都等着来看沈浪的好戏了。

    就连和沈浪开始一个面包车里的人,也都纷纷探出头来,但是又被面前的阵仗给吓到了,一个个不敢多看,连忙缩回头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