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修炼派盛宴
    最后黄玲玲和唐雨舞这两个小女孩,叫嚣着要把沈浪灌醉,但最后沈浪不但没有丝毫的醉意,反而恰恰还是沈浪把她们扛回去的。

    就连唐雨舞,也差点自己跌到水里去了。

    “我还要喝,别拦我~”

    沈浪刚把唐雨舞背到了岸边,唐雨舞就在沈浪的背上好一阵挣扎,要不是沈浪的下盘很稳,估计就两个人都得掉到水里去了。

    沈浪驼一个,皇甫琪驼一个,把她们两个人都丢回了房间里去,两个女孩竟然醉成了一滩烂泥般,呼呼地睡了过去。

    把她们都安顿好,沈浪这才是又和皇甫琪走了出来。

    “刚刚的那螋船上,有点意思。”

    沈浪现在,心中都还念念不忘。

    皇甫琪也点了点头,显然她也早已经注意到了那个地方,她道:“那艘船上的人,至少都是炼气级别的,甚至我还感应到了好几道筑基期者。”

    “你还能感应到那么远的地方的人的修为?”对于这个,沈浪倒是有些惊奇,就连他现在都不能将探测到那些人的属性,只能有一种模糊的感觉,知道那一艘船实属不凡。

    皇甫琪的语气,似乎有一丝轻微的笑,她道:“那是自然,我对气息是非常地敏感的。”

    沈浪点了点头,但是他眼中的一点点金币闪闪的光芒,却是挥之不去。

    “既然来都来了,怎么可能不搞一波?”

    沈浪舔了舔嘴唇,出了门就向着先前的那个方向而去了。

    走到岸边上,皇甫琪就又发现了一个筑基期的修士,沈浪便让皇甫琪跟了上去。

    那筑基修士,虽然曾混在了人海之中,但是皇甫琪却总是能准确地找到其人所在的位置。

    沈浪和皇甫琪没跟多久,那个人就停在了一处临海的边上,却看向沈浪的这边。

    “你发现我们了?”

    皇甫琪有些讶异,没想到自己一行人跟踪别人,还被别人发现了。

    “你们跟踪我,所意为何?”

    这个筑基修士,是一个身着长袍,面容梏稿的中年男人,他的面色如土灰的一般,但是他的双目却非常地有神,似还有着时不时的精光闪爆而出。

    他的目光,一直游离在皇甫琪的身上,如临大敌一般,神经一直在死死地紧蹦着。

    确实,皇甫琪已经是筑基后期的人了,而这个修士,不过是力量属性21点,堪堪过了20大关,皇甫琪的身上随便一点威压释放,就足够彻底震慑住他。

    “我们只是想知道,那艘游轮上到底是在干什么。”沈浪没有任何的遮掩。

    “你们不知道?”

    这回,换中年男人诧异了,但他见沈浪目光中,似不是冲自己来的,稍微安下心来,道:“看两位不是我们南海之濒人吧,我们南濒,每隔三年就会举行一次年会,到时候各方大佬都会汇聚于此,共议这几年的得失,共谋发展……而且,还会有一场擂台赛,就是各方大佬解决私人恩怨的地方了,一入擂台,生死难料。”

    中年男人说着摇了摇头,他顿了顿,又道:“当然,这对我们修士一流来说,也将是一次空前的盛宴,我们几乎全南濒的修士、魔法师依旧各强族,都会聚集起来。”

    “就如同前方的那艘游轮,就是我们修炼一脉所包下来的,只有我们修炼派的才能进入其中,里面是一个修炼派的自由交易市场,大多数人会选择在这一次机会中以物换物,当然,如果你有足够多的金币的话,有些修炼者也还是会心动的。这个会一直举行七天七夜,直到年会真正到来的那天才停息。”

    “两位看上去,也是修炼者,是要来这里的吗?”中年男人偷偷打量了一下皇甫琪,但是不敢有大动。

    “不错。”沈浪淡淡地道:“对这场盛宴,我们也听闻许久了,正好,我们刚好还赶上了,走吧。”

    “嗯……原来如此。”

    中年男人即便是点了点头,但还是狐疑地看了沈浪一眼。

    在他看来,沈浪就是一身科技派打扮的人,哪里像一个修炼者?

    不过,他也不敢多言。

    毕竟他也看得出来,就以皇甫琪的稳压他不止一头的实力,都还是完全听命于那个年轻男子的。

    沈浪也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便让皇甫琪开船,架着一艘小船,顺带把那个中年男人也梢了上,向着前方的一艘特大的游轮而去。

    这艘游轮比沈浪生前所见过的,还要大许多,横在沈浪的面前,就像是一个来自星际的飞船一般,造型迥异,呈现出一个大鸡蛋般的椭圆型,外面似是用有些奇异的材质打造,即有钢铁的质感,又似对水有一种天然的排斥力。

    “这么高?没有梯子?”

    沈浪看着这艘巨船,有七八米高,他四处张望了一番,却并没有发现有入口。

    中年男人尴尬地笑了笑,挠头道:“这就是第一道门槛了,没有并直接的入口,只得直接跃上去,只也是第一道经验来者的关卡。”

    沈浪这才细看了一下,船面高离水平面七米多,其实一般的炼气境界,只要不算太差的人,辅以一些气劲,应该也是能跳上去的。

    而且如果跳的话,因为是在船面上,还会有受力不稳的情况,像沈浪做踩的这样的一个小船,说不定一个用力就直接给蹬翻了。

    所以,还是开一辆稍大一点的船来比较好,一个人比较稳,另一就是大船也能有一些更高一点的地方,可以节省跳跃的力气,像沈浪这种小船,别说节省力气了,说不定前面的人一跳,后面的人就全部滚落水中了。

    不过总的来说,这个限制,确实拉高了门槛,其中所能进去的,至少都是炼气期的人。

    “没事。”

    沈浪淡然地摆了摆手,道:“我们走吧。”

    说罢,沈浪脚尖轻轻地点了点,接着,他的身子就忽地腾跃而上,沈浪像是插上了翅膀一般,一跃而起。

    下一刻,就见沈浪已经轻轻地落在桅杆之上。

    就在中年男人微微冷神之时,他身边的皇甫琪,也是轻轻一跃,仿佛身轻如雁,亦是轻松地跳入巨轮之中。

    “这两人,这么强悍?”

    男人这才是难以置信地砸巴着嘴,喃喃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