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剑来
    写罢之后,沈浪就如同老僧入定一般,任由周围人质疑,惊诧,他也只是淡淡地坐在那里。

    皇甫琪也在她的身旁,静静地立着,一言不发。

    沈浪这一对神奇的组合,自然吸引了这艘船中更多的人。

    几分钟后,沈浪的面前就围满了一大群人,但大家也都只是过来凑热闹,并没有一个有真正要买的意思。

    “兄弟,千年灵药,我们倒是没有,不过我们宗门之中盛产飞剑,你可以看看有没有兴趣。”

    就在此时一个身穿白色道袍,胡子花白的苍劲老者,走上前来。

    “飞剑?”

    沈浪心中暗自琢磨着,这玩意儿价格可不比千年灵草低。

    在这个世界,可不是什么剑都能叫做飞剑的,那必须赋予见以灵性,而且剑之上,往往含有各种繁复的法阵,但只需要用简单的争取催动就可以了。

    正常情况下,要隔空杀人,单单只是炼气境界的人,还是远远做不到的,他们的气还不够凝练。

    所以,以气杀人,这是步入筑基期的一个标志。

    但若是有一口飞剑,就可以打破这个局限,只要你身体里有一丝法力,就可以操纵飞剑,意念一动,晋级飞射而出,杀人于数百米数千米之外。

    这和蜀山派御剑之术有些相像,只不过蜀山仙剑派所遇的是无形剑意,意念一动,意剑剑可随之飞舞,亦可除魔天地间,显然意境更胜一筹。

    不过,御剑之术,那可不是人人都可以修炼的。

    相较之下,飞剑就更加的容易被大家接受了,哪怕你并不懂得御剑之术,但只要你有一口飞剑在手,那么稍微超控一点炼气之术,便能斩钢断铁,大大提升自己的力量。

    当然,飞剑也不是人人都可以炼制的。

    其材质就非常苛刻,要能够注入灵性进去,材质必须得上上之选。

    而锻造时长,如果走正常流程的话,最短的也得七七四十九天,这其间每一天都非常珍贵,要不断的给飞剑灌注灵器,篆刻法阵。

    其难度自然不言而喻。

    一方有需求一方难制造,这就形成了飞剑供不应求的情况,自然飞剑的价值也就水涨船高,市面上随随便便一个最次的飞剑,也得在两千金币起步。

    “唔,如果是飞剑的话,倒是可以看上一看。”

    沈浪语气依旧平淡。

    那个穿着白色道服的老者,眉头微皱,但还是从自己的袖口中取出了一只长约三寸的剑,剑身之上,寒气凛然,反射着森冷的月光,惨白的剑锋上,却有一抹血红,如同画龙点睛一般,整只鸡瞬间便充满了诡异色彩。

    老者意念一动,这一柄剑便真的在空中飞舞,停在了沈浪的身前。

    “果真是一把飞剑啊!竟然真的有人把这个拿来交易!”

    有人低声的惊叹道。

    但很快,又有一阵惊呼声传来:“那个老者,不正是万剑宗的大长老吗!”

    “果真是万剑宗的大长老,没想到能够在这里遇上!”

    “万剑宗号称南海之滨第一飞剑大宗,啧啧,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在众人看来,沈浪拿出这些包装绚丽的东西确实有几分故弄玄虚的感觉。

    但他们又不敢轻易上去做小白鼠,先前那个儒雅男子的教训已经摆在他们面前,那个科技派穿着打扮的青年男子,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不过你在不好惹,能有万剑宗恐怖吗?

    不少人的眼中都浮现出一抹幸灾乐祸的神色。

    万剑宗在几年前,东方家还没有出东方旭的时候,威势极大,甚至有霸占修真一脉顶端的趋势。

    毕竟他们祖上所传承下来的炼制的飞剑之术,非常强悍,其质量远远超出市面上所能见到的那些。

    所以他们的修士,那些高层基本上都有一口飞剑,虽然在筑基期之中,飞剑并没有那么恐怖的力量,但有一口飞剑,总比绝大部分武器更加趁手,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人敢惹万剑宗。

    而且万剑宗在圈内,隐隐有一股除魔卫道的正派风范。

    这下沈浪要是敢在这里,故弄玄虚,怕是没法糊弄过去,到时候恐怕下场会非常地难堪。

    在周围嘈杂的声音中,沈浪依旧还是淡然的将这一柄飞剑拿在手中。

    “大伯,您这件不行呀!太脆了,太弱了。”

    沈浪看了之后不住的摇头。

    “你怎敢口出狂言?”

    道袍老者闻言旋即大怒,说他的件不行,那不直接是在说他的宗门不行吗?

    他一怒身上的衣襟无风自动,像是装着鼓风机一般。

    “我这一口飞剑,可斩断精铁,无坚不摧,剑身最为坚韧,乃是以至刚至柔之火锤炼九九八十一天而成,而剑锋更是以头猛兽凶禽的血液所祭,杀气浓厚,一剑下去,所沾之人只会留下一滴血。”

    “因为其他的血都会被瞬间抽干。”

    这是他亲自所炼制成的飞剑才刚刚练成,想带着来长荣城让其大放异彩,刚刚也是想炫耀一波,才将自己的飞剑拿出来,却没想到沈浪如此不识相,竟然还质疑他的飞剑?

    道袍老者说着,但见沈浪还是一副不以为异的模样,就准备要给沈浪一些教训,这时,他的瞳孔却骤然一缩。

    他只看着沈浪在那里摇头,拿着他心爱的飞剑,翻来覆去,但吞下一颗沈浪稍一用力,两手一扳,只听“咔嚓”的一声,你那一柄可斩钢断铁的飞剑,却在他的面前,深深的被折成了两段!

    “我的飞剑啊!”

    道袍老者不由高声疾呼,顿时目眦欲裂。

    “我都已经说了呀,你这件太弱,太脆了!根本就经不起折腾。”

    沈浪连连摇头道:“我也不是有意要折断你的剑,只是刚才轻轻一扳你这脆弱的剑就没了。”

    “你!”

    道袍老者一双手都在颤抖,愤怒之意,让他忘记了沈浪徒手折断飞剑的力量,他纵身而上,一来就是全力出击,整个人如同化为一只利剑,直直的向着沈浪爆射而来。

    沈浪不禁摇头,轻叹道:“看来你还是不懂,什么才叫真正的御剑之术。”

    只听沈浪轻轻的咬了两个字,紧接着天空之中,骤然出现数十把飞剑从不同的方位锁定老者,每一把飞剑,身上都蕴藏着难以控制的巨大力量,剑身在嗡嗡的颤抖着。

    “剑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