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未走之人
    沈浪又登上了那艘修士盛会的浩大游轮。

    沈浪正准备又回到昨天的地方,再把地摊摆上,但是刚一登上船,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

    沈浪现在的属性听力何其发达,即使是百米之外的细微声响,仍然可以听见。

    他眉头微微一皱,道:“走,我们去看看!”

    在游艇的中央,正有一团人大打出手。

    而周围人早已围了一圈,远远的隔着,一个个隔岸观火还指指点点。

    “那些居然敢惹神药宗,真的是活腻了,且不说神药宗那广大的人脉,单单只是他们中门之中的那些长老,哪个不是筑基期的老怪物?”

    有人窃窃私语。

    旁边同样有人应道:“确实,神药宗底蕴雄厚,盘踞南海之滨众多城池许久,有谁敢惹这样的宗门,那确实是自寻死路了。”

    那人说话间又顿了一顿道:“只是可惜了那个女孩了,看上去倒是格外标致,没想到就要在此刻香消玉殒。”

    周围人隔岸观火议论纷纷,在他们的中心,有两股势力正在对垒,但明显一方要强过一方。

    无论是人数,还是力量。

    人数多的那一方,个个都是仙风道骨的老者,却都又神采奕奕,随手之间便释放出极强的法术,他们一共有五个人,隐隐之间,构成一个颇为玄奥的阵法,他们手中所释放出来的青色木系灵力,来回缠绕,像是硬生生的,要将对方那些人全部镇杀。

    这五个老者正是神药宗的人。

    他们年纪最长者足有200岁,他们所修炼的木系灵气,悠长辽远,同样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养生的作用,增加他们的寿命上限,再加上神药宗的人,接触那些灵药的机会也更多,自然会给自己炼制一些长寿丹药。

    如此以来,虽然他们是筑基期的人,就算没有突破到金丹,但是长年累月所积累起来的那些战斗经验,修炼经验和作战等手段,联手起来,足以碾压其他人。

    而在他们身前,则有三个人在苦苦的支撑。

    三个人,分别是一个中年男子,一个垂暮老妪和年纪十七八岁的少女。

    若是沈浪在这里,一定会非常的惊讶,因为这个人就是他才送走不久的那个女孩。

    唐雨舞!

    “雨舞,你赶紧逃!”

    那个白发老妪,一脸的凝重,显然已经开始打算使用拼命的底牌了。

    “奶奶,我不能走!我们要在一起!”

    唐雨舞的面上,尽是痛苦的神色。

    “阿武,你带她走!”

    白发老妪厉声喝道。

    “是!”

    那个中年孔武男人,躬身领命,不由分说,便扛起了唐雨舞往船边上奔去,跳海而逃。

    自由唐雨舞如何挣扎,而我都是不管不顾,扛起唐雨舞,一路狂奔而去。

    “小姐得罪了!”

    阿武低声的道歉道。

    “呵呵,你以为逃得过我们的手掌心吗!”

    那个为首的道袍老者,大手一挥,于空中浮现一个淡青色屏障,将阿武的去路深深拦住。

    中年男人使出浑身解数,连打带撞的屏障,只是微微震动,将他拦在这里。

    老妪见此,白发飞扬,状若疯狂,她怒喝道:“你们神药宗欺人太甚,难道不怕我们东方家的报复吗?”

    “哼,东方家?你们也配!”

    猥为首的那个道袍老者,面上浮出讥笑的神色:“你们只不过是东方家的一个棋子而已,到了合适的时候,该沦为弃子就沦为弃子,你以为东方家真会为了你们和我神药宗决裂吗?”

    众人见神药宗老者如此明目张胆的说这些话,一个个也是不禁汗颜,同样也对神药宗更加畏惧几分。

    确实,神药宗乃是百年炼药世家,他们的炼药手段传承久远,炼药方法也是在南海之滨,当属第一。

    这些年来,但凡是那些达官显贵者,家人得了重病,无法医治,都要求到神药宗的门上来,故而这些年来,神药宗积累起来的人脉不知几何,确实算是一个盘踞南海之滨多年的一个庞然大物。

    周围的这些人都是面面相觑,神药宗这回是要当众杀人啊,但是修真派的首领并没有出现,显然是默许了他们的行动。

    “没想到,我本以为这南海之滨是东方家一家说了算,没想到这竟有如此为威势。”许许多人都是摇了摇头。

    白发老妪的眼中也是闪过一丝绝望的神色,现在的他们,简直就是插翅难逃。

    五位长老同时出手,就是为了狙击他们唐家。

    “就因为我们唐家在那一年拍卖会上抢了你们一棵千年古木。你们竟然就已经记恨了这么久,现在还要灭我们唐家之门,以后谁还敢和你们神药宗结交?”

    白发老妪大声的质问,让周围许多人都是脸色一变。

    “不不不,你恐怕是没有理解我为什么要置唐家于死地。”

    为首的那个老者轻笑道:“只要没有人和我们神药宗作对,那他就不会受到神药宗的攻击。”

    闻言,所有人都为之脸色一变,神药宗那些人没有反驳,显然是已经承认了这件事情。

    原来他们真的只是为了一株灵药项的争夺之事,

    这些神药宗的人,就不顾宗门道义,拔剑相向,伏击他们。

    不过他们虽然是无耻之尤,但众人还是将神药宗摆在了一个不可招惹的地位。

    毕竟说不定宗门以后还需要炼制一些丹药,还会有求于他们。

    “你们这些凶恶之徒,休想得逞!”

    就在此时那位,白发老妪一声大喝,身上气势骤然攀升,在他身上,竟然出现了一条白蛇的虚影。

    这一条白蛇的虚影,盘地直立而起之时,身高数丈,吐出来的红杏颇为吓人。

    这正是白发老妪的底牌了。

    “哼,你的功力比起十年前来,好像不但没有增进,反而还有倒退的迹象!”

    为首的道袍老者,仙风道骨,长袖一挥,顿时自他的袖口之中打出一片青色之气,这气体迎风暴涨,转眼间就比那白蛇还要大几分,很快气体呼啸而去,将那所召唤出来的白蛇猛的覆盖。

    “嗤!”

    那青色的气体一接触到白蛇,就发出了一道腐蚀般的声音,这是硫酸泼洒在物体之上一般的声音。

    紧接着,这白蛇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消失着,先是蛇头,紧接着是蛇尾,先前还威势骇人的一只白蛇,竟然在这青色的气体之中就逐渐的消失,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的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