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再遇
    白发老妪神色大惊,这一条白蛇,使它在体内温养数个月之后,才一口气释放出来的,威力极其之大,就算是筑基后期的修士,老妪也有自信能够将其击伤。

    但在这个道袍老者的手里,却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仅仅只是随手打出的一道气体,便将她的白蛇给彻底腐蚀。

    到了这里,老妪已经知道,自己和对方的实力千差万别,甚至连逃跑,都无路可逃。

    “必须保留我唐家的火种!”

    老妪脸色一沉,右手打这一串晦涩的结,她的双袖急剧鼓动起来,确实分别飞出了两道七彩的小蛇,每条蛇都有三尺长,却只如小指头一般粗细,在飞射而出之时,竟然还飞快地拉长,最终仅有丝线一般的粗细。

    “霓虹蛇!”

    这下,就算是那几个仙风道骨、云淡风清的老者,此刻都是神色大变。

    “老身炼这两条宝蛇,费尽十六年苦功,再有两年就能成型,现在只能拿出来对付你们了……”

    老妪的脸色阴冷,显然已经打算破釜沉舟了。

    放出了两只斑斓细蛇,她还不算,又是拿出了一个龟壳型的护符,这个龟壳似是已经有了许久的年份,不仅已经是灰土的色彩,而且其上裂纹密布,像是随时都有可能会崩裂似的。

    在拿出这一个龟壳的时候,老妪的脸上明显浮现了肉痛之色。

    她这个法器,乃是偶然得之的,其中含着极大的冲击力量,算得上是不错的法器了,而且就算是法力低微者,也可以动用其中的力量,低门槛让它的身价更加地攀升。

    她本来是用来在这次的船会上,想以物易物,换到一些好东西,给家族的后辈提升体质,增长修行,却没想到就要在这里用了。

    但是老妪不敢有丝毫的犹豫,她立马咬破了自己的食指,滴上精血于这龟甲之上,龟甲受了这个一滴精血,立马“嗡嗡嗡”地振动了起来,就连龟甲自身也是飞快地镀上了一层金色,而龟甲之上的裂缝也是越来越大了。

    “开!”

    自龟甲之上,直射而出一道金色的光线,轰地一声撞到了那堵无形的墙壁之上,刹那间金色的光芒四溅,而空中也是传来一阵的细微波动,似都激起了一阵微风。

    “快带雨舞走!”

    老妪高喝道。

    那中年男子,目光坚毅,狠狠地点了点头,前方再也没有了阻拦,他便飞快像船尾奔去,那里有他们的来时候所放的快艇,足以逃离这里。

    “死老太婆,你们唐家处处与我们作对,我们早就容不下你们了,以为逃得掉?”

    那五个仙风道骨的老者,在不断地躲避着两条细蛇的攻击,虽然霓虹蛇是剧毒,但是几人的身法,却是连这两条七彩斑斓的灵活小蛇,都是追之不上。

    而这几个白袍的老者,显然是打了赶尽杀绝的主意,只留了两个人在这里对付老妪,而其他三个人则是飞快地向着唐雨舞被带走的方向赶去,个个脚底踏着一阵白色的清光,速度极快。

    而这时,中年男人携着唐雨舞一路狂奔,但还没有到快艇所在的地方。

    虽然中年男人若是在平时,真正全力地奔跑起来,快若奔马,可是这时候他还扛了一个唐雨舞,速度也就比一些普通人要快一些。

    正在中年男人一路狂奔的时候,一道年轻身影,却是突然挡在了他的面前。

    “咦,雨舞,你怎么在这里?”

    正是沈浪。

    他乍一听到唐雨舞的声音,还以为是自己看错呢,毕竟这才刚刚把唐雨舞送到车站去,亲眼看着唐雨舞上了回雁归城的车,怎么会又是唐雨舞呢?

    可确实上前,沈浪发现自己没有看错。

    不过当他隔得老远的,就看到唐雨舞在不断地挣扎,直到后面,唐雨舞似乎是没力气了,这才是停止了挣扎,而那个中年男人则是抗着唐雨舞一路狂奔。

    沈浪立刻就警惕了起来。

    “难道是拐卖人口的!?”

    沈浪顿时眉头大皱,直接拦在了中年男人的面前。

    “别挡道啊!”

    中年男人大急,他正扛着唐雨舞,可没有空余的手去将沈浪给推开,可是沈浪和皇甫琪正好挡在了他的一路所行之道上。

    “滚开啊!”

    这时候,中年男人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身上的气势骤然爆发,如同一头蛮牛冲了过来一般,似是生生地将沈浪给撞开。

    “哼!”

    皇甫琪冷哼一声,直接挡在了中年男人所奔跑的路径之上,她伸出一只白皙若玉的手掌来,却如同一堵厚重的墙壁突然横在了中年男人的身前,他顿时撞得一个踉跄,而皇甫琪则是轻轻一抬手,就将唐雨舞抱了过来。

    确实,现在的皇甫琪,已经是筑基后期的修士,而沈浪一扫,这个中年男人的属性值,也只是刚刚在力量上破了20点,其他的属性都很低,10点出头,不过只是筑基前期的修为罢了,自然不可能是皇甫琪的对手。

    “你们是什么人!?”

    那个中年男人,虽然一下被皇甫琪震得摔倒在了地上,但是他还是时刻想要将唐雨舞给抢回来。

    他的双目血红,看沈浪的与皇甫琪的目光,像是在看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仇人一般。

    “我倒是要问你,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强抢民女?有亏于修炼者的身份!”

    沈浪历喝道。

    “什么强抢民女?”中年男人一下被说的懵了。

    沈浪懒得回答她,而是将目光转向了唐雨舞,道:“雨舞,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回雁归城了吗?和你一起的玲玲呢?”

    “沈大哥,我……”

    唐雨舞一看到沈浪,平时高冷的她,此刻却是突然哽咽了起来,语无伦次。

    而那个中年男人,似也看出了沈浪和唐雨舞认识,他连忙道:“小兄弟,我是雨舞的二叔,我和雨舞现在正在被仇家追杀,如果你是雨舞的朋友的话,你就快让我们走,不然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的!”

    沈浪一脸狐疑地看了中年男人一脸,对他的话保持了一个将信将疑的态度,他又将目光转向了唐雨舞,却见唐雨舞在颔首点头。

    “二叔说的都是真的。”唐雨舞一脸悲戚的道。

    “哦?”

    沈浪闻眼,非但没有放他们两个人走,反而在他眼中闪过了一丝怒火。

    “我倒要看看,什么人还敢伤害我的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