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神药宗的轻狂
    “小兄弟,你倒是让我们先走啊!”

    中年男人眼中闪过一抹痛苦之色,他发现自己说了情况之后,面前这个沈浪,却是更加地不让路了,硬是要让他的女仆人将唐雨舞抓着。

    “小兄弟,我们的家老,为了保留下唐家的希望,那可是付出了无比惨重的代价的!”

    中年还试图着说服沈浪。

    但是沈浪却丝毫不为所动,他语气依旧平淡,但若是和他的双目对上,就会发现在他的双眸之中有着一股愤怒的火焰在跳动。

    “带我到你们的仇家所在的地方去。”

    沈浪的声音,有一丝不容抗拒的意味。

    中年男人顿时脸色大变,他好不容易这才是带着小姐逃出了来,现在可能又再回去,那岂不是是前功尽弃,自投罗网?

    中年男人不由苦笑着道:“小兄弟,我知道这位女前辈,非常地厉害,但是我们的那几个仇家,至少都是筑基中期的人物,而且还有一个老牌的筑基后期强者,他们的合击还非常地熟练,就算是筑期巅峰强者,也能分庭抗拒!”

    在他看来,皇甫琪虽然强,很强,若是平常时候,确实靠着皇甫琪一个人就可以在城中横着走了,但是这里是三年一次的修士年会上,几乎整个南海的强者都来到了这里,而这里只有皇甫琪她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啊。

    若是沈浪,也能那皇甫琪的这般修为的话,那自然是不惧,但无论他怎么看,都没有在沈浪的身上,看到能有一分能耐的样子。

    他最多最多,在沈浪的身上感应到了一抹淡淡的冰霜之气,但是那也太弱了,还不如南海海面之上的冰冻之息。

    而这时,唐雨舞也渐渐地恢复了过来,她也知道,自己就算是再冲回去,也只能让自己奶奶为自己所做的那些东西,全部都沦为泡影,无疑是辜负了奶奶。

    而沈浪所说的话,她是不相信的。

    她也怕沈浪意气用事,毕竟她刚刚是深深地体会过那几个白袍的老者的强大,要是沈浪真的一怒之下为自己去找那几个老者,那恐怕会将沈浪也牵连进来,到时候沈浪也是凶多吉少了吧。

    她也强行收住了自己失去奶奶的心痛,抬起头来,对沈浪道:“沈大哥,你就听二叔的话吧,我们先走,不要意气用事。”

    “不用。”

    沈浪道:“在这个南海之濒,还没有我的一合之将。”

    沈浪这话,可不是在吹嘘。在他还没有出手之前,东方旭仅仅是凭借着他的金丹修为,他就可以碾压整个南海之濒的一众修士甚至于那些魔法师。

    而他,在一个月前,就可以三拳打爆更胜东方旭不止一筹的龙蝎宗宗主,到了现在,沈浪连吃了不少的年份久远的灵药,属性又有了直接的增加,比起以前来说又强了不少。

    只要没有那些外来的强者,现在的沈浪,说是独步南濒也不为过。

    但是很显然,唐雨舞可是不知道沈浪真正的实力的,毕竟以前沈浪都已经说过了,但是唐雨舞就是不信,就连现在,唐雨舞也是眉头紧皱,忧心忡忡,非常焦急地道:

    “沈大哥,我们的时间非常地紧迫。我知道你的心中肯定还有疑惑,等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好不好?”

    没办法,皇甫琪挡在他们的身前,他们根本没法走。

    就在沈浪想要再解释一下的时候,这时候突然一个老妪从背后冲了过来。

    “雨舞,你赶紧跑啊,怎么还在这里!”

    “阿武,我不是让你带着小姐先跑吗!”

    老妪二话不说,抓起唐雨舞的肩膀就要往前奔去。

    但是皇甫琪将,将她们挡了下来。

    “沈大人说了,要救你们,就是要救你们。”

    皇甫琪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

    在他看来,沈浪是何许人物,这些蝼蚁一般的人也胆敢质疑他的能力?

    “你们!”

    白发老妪顿时怒目圆睁,就要发作,而这时,突然几道白色的身影刷刷他的降临于此将几人团团围住。

    “还想跑?”

    为首一个白色道袍老者,声音冷冽:“我们神药宗,武功第三,轻功第二,第一是炼药。”

    “你以为就你们这些三脚猫的轻功就能逃过去吗?”

    白色道袍老者手中却抓着两只色彩斑斓的小细蛇,而此时,这两只小细蛇尽皆颤抖不已,显然活不成了。

    “我还以为这两只蛇最后要释放什么绝技呢?原来不过只是一种烟雾弹!”

    “现在你总该无计可使了吧!”

    这个道袍老者,每说一句话,白发老妪的脸色就越发的沉重一分,到最后她的脸色已经惨白无比。

    “我糖价并没有,真的惹过你神药宗,老身这条命给你,求你留下唐家的火种吧!”

    白发老妪的神色之中,竟然出现了数十年未曾见过的恳求之色。

    她这份坚决复始的气过,恐怕是那些标榜英雄好汉的男人都无法做到吧。

    “哼!现在才知道求饶?早已经晚了!你们得罪我神药中不是一次两次的了,当时与我神药宗抢药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会有今天?”

    为首的白袍老者,嗤然冷笑。

    周围几个人眼中也是浮现出嘲讽的笑意。

    白发老妪和中年男人面色都阴晴不定,他们也没有想到,这神药宗竟然如此小肚鸡肠,一点小争端就足够让他们大动干戈。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有些略微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你们就是那些妄想要追杀雨舞的人?”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惊诧不已,在看向声音主人之时却发现原来只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