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食人种
    “药不离:力量28,精神22,反应16。”

    沈浪默默地看了一眼这个道袍老者的基本属性。

    实力在27点或以上,就满足筑基后期的门槛了,而一般武者的其他属性都只会在十点以上,而这个老者的精神却已经突破了20点了。

    确实,如果是炼药者的话,对精神的要求也是比较高的。

    皇甫琪的属性词更偏向于力量与反应,要正面对抗的话对着老者还在五五开。

    所以沈浪直接悍然出手。

    沈浪往前踏了一步,顿时,整艘游轮都似乎有一阵晃动。

    面对白色道袍,老者所打出来的那一道青色气旋,沈浪只是伸出自己的十指,在空中轻轻一抚。

    沈浪的动作十分轻柔,就像情人的抚摸一般,他十指如拨琴弦一般,轻轻一拨弄,竟然是轻易地将那飞射而来的那一只青色的气旋,拨成了一道道、一条条的细线。

    在众人的眼里,沈浪就像是在变戏法的一般,将那本来暴虐地旋转着的气旋,只是用他自己温白若玉的双手拨开,随心所欲,如在拨弄自己的一个小玩具般。

    沈浪的动作不快,众人甚至只看到他随手一缠一绕再一拉,顿时自他的手中就已经编制好了一只青色的网,约有巴掌大小,如果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在网中还有一抹寒气在弥漫。

    “出。”

    沈浪淡淡地低喝了一句,一覆手,那一张青色的小网就再度向着那个道袍老者飞了回去。

    只是这次,小网之中之上的寒气在越来越盛,而这只小网一脱离了沈浪的手,就如同脱疆的野马一般,体形飞快地变大,而小网之上,那寒气也愈发地浓郁,甚至整个青色的网上,都开始攀上了一层冰霜的白色。

    若是一些修为稍微高深些的魔法师见到这一幕,一定会惊讶得合不拢嘴来。

    沈浪先前,所编织的那一张青色的网,正是借用了道袍老者的所释放出来的气旋,已经算是借力打力,手段强大。

    而最后这一抹冰霜,那才是点睛之笔。

    本来沈浪所编织的那一张青色之网,就已经是全部使用的乙木灵气所编制的,属于驭气手段,乃是筑基期修士才能使用的,而且沈浪的手法,更已经算是高深,而那青网并非实物,乃是纯粹的乙木灵气。但是沈浪竟还在这并非实物的乙木灵气上添加上了另外的冰系灵力,难度系数就非常地高了。

    要是外行,控制不少的话,稍不注意就会闹出大事情来。

    这就是那些对灵气法力十分敏感的魔法师们,也不敢贸然地将敌人的法力,和自己的法力融合在一起。

    沈浪轻轻松松所释放出的这一张网,向着道袍老者反扑了过去,而那道袍老者,此刻亦是脸色大变。

    他看着沈浪所打出的那一道冰木两气纵横的大网,眼中充满着浓浓的不可置信。

    “这怎么可能!他怎么能把我的青木气旋直接拿过来用,他不是冰系的修士吗?为什么能够驾驭我的乙木之气?”

    尽管他的眼中,再不可置信,他仍旧还不服气地再度开始凝结气旋。

    他这次,直接取出了一个黑不溜秋的丹药,在这个黑黢黢的丹药上却有浓郁的青色气体在缭绕着,药力已经不住地外泄,显然此丹已经凡品。

    服下这枚黑黢黢的丹药,道袍老者身体之中有一刹那,青光漫体,在黑夜中,竟亮过了游之上的灯光,虽然只是这一刹那,但老者的气势却是在急剧地攀升,而老者摊开的一双手上,有着莹光点点。

    这一次,他双手一合,很快,他便双手打出了一道青色的种子,随着种子打出来的这一刹那,他仿佛将自己身体之中的全部力量都抽了出来一般,整个人一下像是苍老了二十岁,顿时脸上皱纹横生。

    打出来之后,老者连站立都有些不稳了,不过他的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先前是我大意了,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这次你来试试我的六食花种子如何?”

    六食花种子,同样是老者温养许久的一颗种子,是他偶得的一颗上古种子,用灵药激活后,他便常年温养在自己的身周,不断给这颗种子喂食。

    他曾用这种子一次,当时面对是一只王级的巨角凶象,种子一出,那一只高达数丈的庞然大物,竟是活生生地被吸生了肉干。

    只是这颗种子的催动,当时直接吸走了他自己二十年的元寿,让得他元气大伤,即使后来修养半年身体勉强恢复了,也还是无法弥补那次所消耗的元寿。

    所以这以经成了他最大的底牌,威力虽大,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得使用。

    老者见到了沈浪这种神奇的手段,说是迟,那时快,他早已经没了选择,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再有丝毫犹豫了,便一狠心,用出了自己的底牌。

    “轰隆!”

    那一颗种子一出,顿时天地之间,仿佛都有雷声轰动,大海都跟着波涛汹涌了起来,像是天地异象都被骤然引动。

    “小心!”

    就连唐雨舞几人,都吓得惊呼出来。

    只见那一粒种子,在向着沈浪猛地袭来之上,在它的身上竟然浮现出了一只巨大的黑色食人花虚影,这一朵食人花的虚影,长相凶恶,如同滔天的魔兽,仿佛可以吞天噬地,也许就是这朵花真正长成之后的模样。

    而此刻,这一只虚影,已然张开了血盆大口,比沈浪先前所打出来的那一张网还要大许多,它以比沈浪所释放出来的网更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随着这一颗青色种子的极速飞行,在种子的身周都已经有了一阵阵的气流飞溅,这些气流打在了周围的那些建筑之上,瞬间便可让周围的桌椅板凳都绞成粉尘。

    而这,却只是种子的虚影所绽放出来的气势所造成的而已。

    所有人都色变:这还只是一颗种子,若是以后长成了,那还得了。

    就是在旁围观的那些人,都不由连连倒退,生怕一个不小心被那可怕种子的虚影波及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