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长驱一拳
    “这神药宗难怪最近越来越嚣张来,隐隐都有不将东方家放在眼里的感觉,原来他们竟然手中握着这样的恐怖的力量……而且这还只是大长老的身上的厉害之物,恐怕真正的宗主,身上还有更加恐怖的东西。”

    有人摇了摇头,他们也看得出来,神药宗似乎有些仗势欺人的感觉,甚至不少人也对沈浪抱以同情的态度,可是他们顶多也就在一旁看着,连一句对神药宗不利的言语都不敢有。

    这一颗恐怖种子的威能,恐怕他们若是对上,那绝不会撑过一击!

    而沈浪,则身置于其中,刹那间,他身周的衣物被这颗种子袭来所卷起的巨大疾风卷得猎猎飞舞,如风雨欲倾于沈浪一人之上。

    “死吧!”

    神药宗的那位白色道袍老者,神情淡漠,但是眼中却流露出一丝快意。

    众人也都于心不忍,仿佛已经见到了沈浪的那一张大网被破,然后沈浪被这种子活活地给吞下去的场面。

    有些心境比较柔弱的女修士,已经别过了头去了。

    “哼哼,敢和我神药宗作对,我让你尸骨无存……”

    道袍老者冷笑着,但他的话正说到一半,他脸上的笑容却是突然凝结了下来。

    “这、这怎么可能!?”

    他本以为,沈浪会在他的这个一张底牌下,吓得瑟瑟发抖,或者是吓得跪地求饶,但却没想到……

    沈浪非但没有露出害怕的神色,竟是不退反进!

    只见沈浪上前一步,整个人却一下瞬间移动了好几米,如同那些魔法师的闪现术一般,不过大家却知道,沈浪不可能使用魔法,因为沈浪的身上没有任何一点的魔法波动。

    这是一种类似于古老门派,缩地成寸的法术!

    难道沈浪是那些传说中的古老门派的人?

    有些人疑惑不已,但有些目光锐利者,却是看了出来,沈浪所使的不是什么缩地成寸,更不是什么魔法。

    他就是凭着自己竟强的力量、极快的速度,每一步踏出,却早已经一步跃出,就有几米远!

    沈浪仅仅只往又踏一步,就一拳轰出!

    他的手和普通修士的人手并不一样,修士一道,除了如神药宗这些人,专注于炼药一路可以免去许多**之苦外,许多都注重基本功,是需要苦修的。尤其是大多数的男性修士,无论是深山历练,还是与猛兽博杀,最终双手都会非常地粗糙。甚至有些转炼手上功夫的门排,将自己的一双手炼得比钢铁还坚硬。

    这个情况,只有等到了金丹期,肉身发生了进一步的蜕变,这才是能有所改变。

    但是沈浪的双手却不一样,他的手平日里最多也就是敲敲键盘,点点鼠标,甚至连一块茧都没有,乍一看上去就像是大家闺秀的手般。

    但,正是这一双手,所打出的一拳,明明是平平无奇,没有任何的色彩,却有如大道至简般——

    沈浪这一拳,先是打在了种子的虚影之上,这颗虚影直接发出一道低沉的呜鸣,便被沈浪一拳轰得塌陷下来!

    沈浪直接一拳破去了这一颗种子的虚影,接着沈浪一拳去势不减,长驱直入,竟然是直接与那种子相撞。

    所有人的思维都运转得无比地缓慢。

    因为他们看到,沈浪的这一拳下去,直接将那种子也砸得凹陷下去,在这种子的身上都砸窗一个大大的拳印。

    轰啪!

    那六食人花的种子,本来冲势无比之猛,但是在沈浪的这一拳之威下,直接被打得轰然撞在金属的甲板上。

    这甲板也不知道是合种材质,收了这巨大的冲击,却仍旧还能坚守得住,只是这个种子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它尽管已经在空中尽力地企图减少阻力,但还是被打得在地上发出了一声类似于动物的惨叫声,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最后竟是不再动弹。

    沈浪这才是收回了拳头。

    “噗!”

    灌输了二十年寿元的种子,被沈浪一拳击破,他竟是再也承受不住重击,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倒地不醒!

    “竖子休得猖狂!”

    就在沈浪与这个白袍老者交战时,其余的四个老者,也都没有闲着,他们竟是各自取出了一颗种子。

    这种子和先前那颗种子,看似非常地相似,只是身上,没有了先前那那为首白袍老者所释放出的那颗种子身上的威势。

    但是四颗聚集起来,加上四个长老的血祭,同样不容忽视。

    “你们还是不懂真正力量上的差距。”

    见到四个长老的行动,沈浪不禁暗暗摇了摇头,他甚至自己都不动了,而只是动了动意念,不便操纵着自己所编制出的那一张巨网,突然飞向了天空,于十米空中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化为了四只青色之网,分别飞向了四个长老所在的方向。

    几个长老见阵还未结,一个个都无比默契地直接先逃遁,速度奇快。

    而沈浪这网已经分散,形态并不是很大了,但是三那几个长老,却无论想要如何躲避,都避无可避,这网像是比他们的速度还快几分,很快就分别笼罩在了每一个老者的头顶,接着青网降下,直接将他们压在了地上,再团团的地包裹起来。

    他们几个长老,尽皆惊骇地发现,一旦被沈浪的这一张青色的小网碰触到,就会瞬间被束缚,无论他们如何挣扎,都没有任何的用处。

    而且,他们十分绝望地发现,这一道束缚着他们的青色的网,竟然越来越紧,到了最后,连他们都挣扎不得。

    身为筑基期的修士,他们被禁锢在这里,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如同普通人一般。

    沈浪淡淡地看了这些倒地的人一眼,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我早说了,不要试图挑战我,怎么你们就都不信呢?”

    他独步于天下,在这几个人的身周绕了一圈,举目四望,先前那些看热闹的人,无比是赶紧低下了头,不敢直面沈浪的锋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