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一拳分开生死路
    被上百个强者锁定的感觉是怎样的?

    唐雨舞知道自己不是他们的目标,但即便这样,她也感觉天地像是骤然之间缩小了一般,仅仅只能容纳下自己,将自己禁锢在原地动弹不得。

    “沈大哥,你小心!”

    唐雨舞不由轻呼。

    他身为修真家族出身的人自然也明白,面对这么多近距离的修真强者联手进攻,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她所能感应到的绝顶大高手,所聚集起来的能量就太恐怖了。

    即便是见过那天在游轮之中,沈浪力敌神药宗的那些长老的那一幕,唐雨舞还是不禁为什沈浪捏了一把汗。

    向着沈浪袭来的这上百白衣人中,人数最为众多的是神药宗的人他们超过六十人,将沈浪的四面八方全部包围。

    神药宗的人,一旦打起架来,就显示出了他们极度奢靡的生活习惯,各种一次性投掷的法器,不要钱的向沈浪砸了过来,他们人还没有攻至,漫天的法器就如同下起雨来,许多蕴藏者,乙木灵气这法器之中,有巨大的藤蔓钻出来,如同一只只可怖的巨鳗。

    这些长着粗叶的青色藤蔓,全部舒展开来时,足以遮天蔽日。

    但见到沈浪,还只是在原地,寸步不动,神药宗的人眼中俱都闪过一丝不屑。

    就连万剑宗这些冲杀过来的人,也都是先停在了外面,啧啧称叹。

    “神药宗可真是大手笔啊,这么多的一次性法器,二话不说就直接砸过去了,都不带皱一下眉头的。”

    “那可当然,听说上次神药宗的人被那个药师教训的那叫一个惨,在长荣城几乎整个修炼派的面前都丢了脸,你没看到这次的阵仗,基本上长荣城神药宗能耐的人都来了,长老、客卿数不胜数,就连平时那些不出山的老古董,都隐藏在人群中,啧啧。”

    他们所说的“药师”,指的就是沈浪,他们把沈浪所拿出来的薯片薯条,当做了稀世神药,自然也就冠以沈浪“药师”之名。

    “咱们也别光在这里看着了,一起上,那药师一看就灵顽不灵,既然如此,我们就直接去把他的功法夺过来,等我们也有了那样的御剑之术,就是我们万剑宗崛起之日了。”有个白色道袍老者目光阴鸷地看着沈浪的方向,低声地说道:

    “就算是杀了他,也无所谓!我新炼制了一手以气逼剑之法,足以强行抹去将死之人的身上法器的灵魂烙印,将法器剥夺过来,到时候对那药师一用,自然也就明白了他是如何同时驾驭万千法剑的了”

    这个老者说着,颇为自傲,能强行抹去他人的灵魂烙印,确实非常地了不起,就算对方是将死之人。

    不过他却有些想当然了,沈浪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飞剑法器,沈浪所驾驭的漫天剑雨,乃是货真价实的意剑,刚可凝意成剑斩龙断山,柔可聚意为刃破邪除祟,高出他们的飞剑何止几个档次,哪里是他们的通常思维可以想象的。

    听了这个老者的话,周围的也都是纷纷来了精神,他们也都听说过沈浪的那一记驾驭万剑的剑决,一个人就可以操控漫天的飞剑,每一剑都可斩妖断魔,简直是太可怕了。

    当然,在畏惧之余,他们也纷纷渴望无比,倘若能得到沈浪的那一剑决,与他们万剑宗的飞剑结合起来,倒时候,他们万剑宗才是真的能称为万剑宗。

    试想,到时候万剑宗的人,人人驾驭千万飞剑,一旦打起来,威力重重叠加,还怕别人来挑衅万剑宗?

    到时候,恐怕就算是再强大的强者,也得倒在漫天剑雨之下。

    更别说他们剑宗内部的那些剑阵,倘若有了沈浪的这一个驾驭飞剑的剑决,那简直威力增长何止十倍百倍。

    可以说,自沈浪使用过那一次的驾驭漫天飞剑的万剑决后,这些天天和飞剑打交道的家伙们就已经垂涎三尺了,就算是那被沈浪威慑过的长老,回去之后反复思索,很快畏惧就转变为了狂热。

    在场的哪一个万剑宗者,不都是冲着这一驭剑法决来的位?这样传奇级别的剑决,对他们来说,不亚于赤.裸绝色美人对老色鬼的诱惑。

    当然,双霞派同样的人,同样也是打的这些心思,沈浪身上的万剑决法决,她们也想要一份,当然她们更想要的还是沈浪的炼药药方,有了药方,就能寻找薯片薯条的制造之法,极大地提升宗门中弟子们的实力。

    只是她们还没有展现出两宗那般的赶尽杀绝的气势,只是静静地候在外围,但是却有将沈浪的退路都封锁的感觉,只要沈浪敢突围出来,她们必定会猛然发动绝杀一击。

    沈浪面对的,是三个大势力,几乎倾尽了他们的势力之中的力量发动的一场阳谋。

    在绝对的实力伏杀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显得无比地苍白,有实力,你就抗得住他们的,没实力,等待你的就是死路一条。

    而且,判定的时刻,就在下一刻。

    整个天空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沈浪即使不用看,也能感觉到他们所形成的阵势。

    “死吧!”

    神药宗的那个中年男人,似在神药宗有着绝对的地位,他双手对着身前的天空像是在抓捏、控制着什么一般,随着他的一声断喝,他所控制的那几只藤蔓如同几头飞蛟般冲天而起,身形暴涨,在耀耀白日下黑影投得老大老大,显得格外地狰狞。

    而外面的那些万剑宗的长老、内门弟子门,也都是纷纷祭出了自己的飞剑,刹那间剑气凌然,袭贯天地。

    锋利的剑气卷而周围的空气都在猎猎做响,仿佛空气都在被撕裂了一般。

    他们在畜势,一旦神药宗的攻势停歇,他们的凌厉飞剑就会紧随其上,将沈浪直接撕成碎片。

    此刻,三方势力都已经放下了心来。

    在他们看来,以他们三方势所联手发出的伏击,就算沈浪已经进窥了金丹秘境,都无法承受他们这样强度的攻击。

    甚至他们有自信,就算是长荣城的最强者,东方家的东方旭来了,若是不郑重对待,也得被重伤。

    无论是神药宗致命的藤蔓缠绕,还是万剑宗的杀气凛然的飞剑,都是极具杀伤力的。

    现在的沈浪,摆在他面前的,已然是一条分岔口。

    一头生,一头死!

    而沈浪,默默举起了拳——

    一拳分开生死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