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1章 意斩飞剑
    轰!

    所有人的耳朵,被一道爆炸之声充斥。

    犹如平地惊雷一般。

    所有人都只感觉,自己的耳朵力量都是嗡嗡嗡的,一阵头晕眼涨的感觉旋即霸占了他们的头颅。

    发生了什么?

    在场的人,感觉思绪都快要停下来了一般,他们几乎是下意识地看向那一道巨响所发出的方向——

    只见一道巨大的蘑菇云,竟然在天空之之中炸起,无数藤蔓的残骸四溅而开。

    刹那间,天地变色。

    所有人头顶的天空,都被尘埃、渣滓覆盖,似乎只有沈浪的一拳之下,所有的烟尘都被轰了开,只有他那处没有烟尘遮蔽,金色的阳光洒在他的拳头上,将他衬得几如下凡之天神。

    一拳,破开漫天致命藤蔓!

    神药宗的人,个个都是目瞪口呆。

    外人可能大概能知道,他们所放出的这些藤蔓法器,是一种大消耗,但是只在他们自己炼制的,才知道这才些铜钱藤蔓,是多么地昂贵。

    每一枚铜钱藤蔓,至少都需要一位筑基期强者淬炼三年,但一位筑基期者也不可能三年不吃不喝不睡,一刻不停地淬炼这一枚法剑,所以真正的炼制时间,往往在五年左右。如果是炼气境界者淬炼的话,这个时间还会成倍地增长。

    而炼制出来的,都还只是一次性的法器,属于底牌类型,如果不是沈浪在游轮上彻底地惹毛了这尊庞然大物,即便是神药宗也不会就这么直接就把底牌之一祭了出来。

    这样的底牌,往往一枚,在同境界间的战斗之中,就可以瞬间分出胜负,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沈浪的面前竟是如此的不堪。

    他们这么多人,接近两百枚的铜钱藤蔓投掷出来,却、却被沈浪一拳打爆!?

    “这不可能!”神药宗眼看着自己数十年苦心炼制的心血,在沈浪那白皙的拳头之下,像是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他瞪得眼珠子都要出来了。

    神药宗的人,大都是这个神情,甚至有的更为的不堪。

    神药宗的人陷入了无比巨大的打击之中,而外面早已经蓄势待发的那些万剑宗的飞剑,已然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放!”

    随着为首那为瘦骨嶙峋的老者,一声刺耳的大喝,他身周的剑修们的真气再度凝炼,整整二十口飞剑凝聚起来,骤然向着沈浪飞杀了过去,一时间,白虹连成了一片,甚至盖过了耀日的光芒,反倒是这二十口飞剑所构成的白芒显得更加地刺目。

    万剑宗的飞剑,闻名于长荣城,乃至整个南海之濒。

    万剑宗的人,往往一生就凝练一口飞剑,甚至炼到筑基期后,还会炼成一口自己的本命飞剑,平日里无论做什么,只要不是绝对严峻的战斗,都会将这口本命飞剑纳入自己的体内,利用自己体内的灵力给飞剑创造环境,不断地温养飞剑。

    在真正需要对敌之时,飞剑释放而去,可飞行数里斩杀敌人,无物不斩,无坚不摧,是真的杀伐利器,而飞剑的凌厉也深入了每一个人修士的心脏。

    沈浪淡淡地摇了摇头。

    这些人驾驭飞剑的方式,也未免太古老了一点吧。

    别的不说,就是平时把飞剑蕴藏在体内,这一点就非常地原始,他们又没有像沈浪一样的小罗天世界,估计只得硬生生地开辟一块适合飞剑淬炼之地,这对他们的身体损伤不知道有多大。

    他们的这种方式,说起来,其实也和蜀山仙剑派的御剑方式有点类同了,只是同样都是养剑,万剑宗的是以人养剑,而蜀山仙剑派则是以剑养人,他们也会将一口剑养在在的体中,但养的是意剑。

    心意一动,仙剑自成,犹如仙法一般,使蜀山仙剑派千年屹立于武林之巅,拥有着王朝也难以动摇的绝高地位。

    故而,这些剑术,在修习过蜀山剑法的沈浪面前,就显得太小儿科了。

    “这就是你们的依仗吗?凭借这些就胆敢来挑战我?”

    沈浪的眼中浮现出一抹轻蔑的笑意,但既然都已经欺到头上来,他也绝不留情,他的手轻轻一拂,如同在虚空之中弹奏起琴弦来,每次手指一动,在天空之中便有一抹光华浮现。

    这一抹光华之中,包含着一支飞剑的影子,飞剑一化作十,十化作了百,伴随着沈浪,手指轻轻弹动,瞬间遍布整个苍穹。

    最后,沈浪轻轻一拂手,天空之中漫天飞剑便齐齐调转方向,转而对向冲着沈浪飞射而来的那二十口口飞剑。

    在沈浪指挥者的成千上万的意剑面前,那二十口飞剑并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显得极其渺小。

    “斩!”

    沈浪立掌于胸前,做了一个手刀的模样,轻轻往虚空中一划。

    我有一剑,当斩天下人!

    伴随着沈浪的这一记手刀落下,苍穹之中,千百意剑近视如同有千百虚空手掌在指控着它们一般,齐齐地斩落而下。

    轰隆隆。

    平地惊雷的声音再次于在场之人的耳朵旁边炸开。

    他们感觉伴随者千百只剑于虚空之中,斩落而下,似乎大地都在震颤,虚空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这一道无形的口子将二十只飞剑,直接包裹在其中。

    二十口飞剑,本是凌厉无比,气贯长虹,但是在沈浪动辄今天骇地的万剑决之下,竟然如烟波浩渺大海之中的一叶孤舟,一个大浪打过来瞬间被吞噬殆尽。

    连一点波纹都没有泛起。

    “噗!”

    “噗!”

    “噗!”

    二十位万剑宗的核心人物,突然都捂住了自己的心口,每个人都是倒喷出了一口黑血,一个个瞳孔爆涨,像是要猝死了一般。

    “这,这,不可能。”

    有一个嘴角溢着黑血的长老,面如死灰,绝望的看着沈浪的方向。

    “飞剑,竟然与我断了联系!这可是我辛苦传养的一百二十年年的飞剑!怎么可能就这样失去了踪迹!”

    飞剑上的灵魂烙印直接抹去,他的精神也受到了重创,昏昏欲坠,但是他的心中仍旧如同翻江倒海一般的惊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