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是谁?
    “嗯!”

    抬头看着一脸坚定的皇甫琪,唐雨舞重重地点了点头,便又将目光投向沈浪的方向,她的心中除去那一份担忧外,更充满了几分期待。

    药不若“借”到了他人的生命力量,自己也都是瞬间又年轻了几岁,黑发飞扬间,岁月自他的指尖滑走,他手一扬,断喝一声:

    “出!”

    他这个字说出,有如天地在涛涛咆哮,紧接着,一只青色长蛟,竟然自他手中的乙木之心中飞跃而出,这长蛟开始长只有两米,细如手指,但是他在空中将那些生命元力液珠一揽,接着全部就吞进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吞了这精淬的生命元液,它的身体就在飞速地变大,转眼之就没就长了好几倍,而它的直尽也是跟着骤然涨大,最后有如水桶般粗细。

    巨蛟于天空之中舞动,刹那间有几分苍龙的英姿。

    这青色的巨蛟,在药不若的指挥之下,扑腾着向着沈浪飞袭而来,可以看得出,这大蛟的肉身非常地强大,这已经不是什么实质不实质的问题了,若是被巨蛟缠住,情况肯定会非常不容乐观。

    当这凝聚了数十人生命精淬的青色巨蛟,冲至了沈浪的身前时,在场所有人的心都已经悬吊了起来,但接下来,这些人见到了他们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幕。

    只见沈浪面对这一条来势汹汹的巨蛟,却依旧如同平时一样,连脚步都为曾因此之而挪动半步。

    沈浪依旧在原地静静的打量着这一条绿色的长蛟。

    这一只蛟龙,不仅非常的凝实,而且有一种灵动的感觉,令人印象非常深刻。

    器而有灵!

    沈浪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一支蛟,具有一种非常强的战斗本能,这种灵动的感觉能够将有限的力量发挥到最大化。

    拥有灵动力量的这条蛟龙,其杀伤力要远远强于普通的攻击手段。

    这就相当于一小块精铁和一大块棉花的区别,精铁再小,但只要运用得当,其杀伤力比棉花不知强了多少倍。

    现在的沈浪,有三个大杀招。

    最基础的就是使用万剑诀,以意御剑,万剑诀一出,普通修士根本无法抵挡。

    再进一层的,就是沈浪的三种罗天,金刚、玲珑、修罗罗天。

    这三种罗天身为金色技能附带,皆会造成沈浪的主场优势,每一种都有极强的力量。

    在往上就是沈浪的小罗天世界,真把沈浪惹急了,直接搬出一个小世界砸过去,到时候直接炸的寸草不生。

    当然,这一个属于沈荡的底牌,他可不会轻易动用,不然要是伤害了他,小罗天世界中的那些东西,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面对这一个极强的攻势,沈浪眼神坚定,他并没有立刻使用自己的小罗天世界碾压过去,而是反复打量着这一只青色长蛟。

    直到那一只长蛟,已经伸开了长长的獠牙,都已经冲到了那面门口来,要将沈浪一口吞下去的时候,沈浪的目光之中,这才是出现了一丝明悟。

    “龙眼,也是心脏之眼!”

    沈浪的眼中爆射出一抹璀璨的光芒,他意念一动,瞬息之间,就已经切换了自己的罗天。

    由切换到了!

    切换到玲珑罗天,沈浪再加持上自己的专属技能,整个人的身法暴涨了一大截,再加上沈浪的力量和反应属性本来就高,这时候突然动起来,整个人就如同一只龙卷风一般,甚至在空中都留下了残影。

    他们看不见沈浪是如何出手的,只知道当沈浪的身子停下来的时候,他已经双拳齐出,正面硬撼那一只来势汹汹的蛟龙。

    沈浪的双拳,一左一右,正好打在了青色蛟龙的双目之上。

    仅仅只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那青色蛟龙身子不断的颤抖,旋即发出了一道凄厉无比的惨叫,它的身子开始急剧的颤抖收缩起来。

    接着大家就看到,这一只青色的蛟龙身上,竟然开始出现了一些裂痕,开始这些裂痕还非常的浅,仅仅只停留在表面。

    但在沈浪淡然的抽回了自己的双手之后,伴随着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这一只青色的蛟龙,如同石块雕塑,受到大力打击一般,竟然裂缝越来越深,很快,整个青蛟就层层破碎,如同一块块石头一般散落在地上。

    直到最后,蛟龙脸上恐惧的神情,还停留在石块砖上。

    “噗!”

    操控着蛟龙的药不若,此刻直接一口黑血喷了出来,眼中生机,竟然焕然消散。

    其他人都诧异的看着药不若,但那些见识广博者,从药不若所表现出来的神态便知道知道……

    神药宗掌门关门弟子,筑基后期修士药不若,亡!

    其实也不能说是沈浪杀了药不若,药不若是他自己受到自己的功法反噬,不进则退,唯有一死!

    但即便是这样,药不若的倒下,同样让周围的人都都为之心神震颤。

    他们一直以为,药不若就是宗门之中几百年不出的天才,但就是这位天才,在沈浪面前使出浑身解数,仍旧不堪一击,难逃死路!

    沈浪再踏一步,更加地靠近了那几个使用乙木之心的修士,他笑道:“不知几位,是想自行了断呢,还是想要我帮诸位解决呢?”

    五个长老都是牙关打颤,连汗珠滚落,都不敢去擦拭。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尖锐的声音,却突然传来:

    “小子,我劝你赶紧放手,不然的话,你的女人就小命不保了!大不了我们一起鱼死网破!”

    沈浪刚刚,脸上都还带着笑意,可是听到这声音,他的笑意也突然凝固。

    “是谁要和我鱼死网破的?”

    沈浪笑意收拢,四望而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