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无人炼丹
    “永道长,不知道能不能请到贵派宗主或者是长老,为我们炼制一枚救命丹药?”

    杜元小心翼翼地问着,他知道自己父亲的病非常地严重,所以尽量还是找资历比较深的人炼制出来,也要保险一点。

    但是听了杜元的话,这位年轻的修士不由冷声嗤笑不已:

    “小杜啊,你这玩笑就开大了,我们宗门之中的长老,个个都是神通广大的人物,更别说我们的宗主,那更是被称为小神药,药王的存在,神龙见首不见尾,岂会为你给出的条件所动,为凡人炼制丹药?”

    确实,到了他们那个层次,对于这些大贾贵族子弟,基本上都瞧不上了,金币对他们的作用也不是那么地巨大了,相比起来,如果来者是修炼者或者是魔法师此类有地位者的话,也许为之出手也不是不可能。

    年轻修士冷哼一声道:

    “你若是能请到一位药师,助你炼药,那就不错了,至于往上面层次的,那简直是不可能的,这一点你必须要清楚。”

    年轻修士说话间,有一种俯视苍生的感觉,他站在至高点上,若不是拿了杜元的金币,那对杜元根本就是不屑一顾。

    不过金币这东西,虽然他是修士,但若是要到俗世中走到的话,多一点准没错。

    “杜某必定铭记于心。”杜元连忙郑重道。

    他虽然看上五大三粗,大大咧咧的,但是也很能看清形式,当下连忙低头诺诺,不敢有一句不恭。

    毕竟形势比人强。

    “嗯,记住就好”年轻修士稍微满意了一点,点了点头,道:

    “现在宗门之中大多数的长老、药师,在召开一个紧急的会议,你们不用担心,可以先在这里等几天,应该在年会之前,药师们就会有空闲了。”

    “啊……年会之前,那岂不是有可能会等四五天?”

    听了这话,杜元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绝望的神色,不由猛地摇头道:“再等那么久的话,等真正的求到药,再带回去的话,说不定我都已经见不到自己的父亲了……道长,你还有没有什么稍快一点求到药的方法?我,我们实在是等不了那么久啊。”

    年轻道士几乎已经下意识地摇头了,他道:“规矩就是规矩,你说再多也没有用。”

    即使人命当前,规矩还是规矩。

    “什么规矩?就是我们雁归城的法规也要考虑情理吧!”

    唐雨舞声音非常低的,在沈浪的耳边嘟哝着,但是他没有想到的事,以她这么细若蚊声的声音,竟然都被那年轻修士听了见。

    “呵呵!雁归城算个什么东西?也敢与我们神药宗相提并论?”

    年轻修士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狂妄之意,他嗤笑道:“小姑娘,我劝你最好话不要多说,不然我可保不准,会不会怜香惜玉。”

    这年轻修士说话之间,话语之中的威胁意味已经非常的浓了,即便唐雨舞有着天府校花的姿色,这年轻修士也一点儿都不买账。

    身为神药宗一员的他,虽然还只是最底层,但是宰相门口七品官,他也早已经养成了眼高于顶的习惯,上门求药那些皇家贵族的公主们多了去了,他仗着神药宗弟子的身份,不知道占过多少女孩的便宜。

    这下,杜元才真的是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他来这里,本以为找到了一处希望之地,但却没想到这里的仙人一个个视人命比野草还不如,见死不救根本都算不得什么。

    “这位道长……”

    杜洁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在清冷之中带着一抹妖治,明明是婉约型的美女,却有如美酒一般地醉人妩媚。

    “如果你能给我们一个机会的话,我与我们杜家一定会万分地感激您的。”杜洁上前来,再度对这个年轻修士欠身行了一礼。

    “好吧。”

    修士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痴迷的神色,虽然他很快就恢复了,但是他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只是目光不由多放在了杜洁的身上,这时他只感觉杜洁虽然像是一朵盛开的洁白莲花,但是那洁白的花朵之上却又盛开了鲜艳的花朵,令人不由瞩目。

    先前他竟然没有发现。

    修士又是思索了一下,这才是微微扬起头,言语中带着一丝玩味道:“确实还有一个办法……”

    “是什么办法!?”杜元顿时双眼放光。

    修士指了指了指前很的一调条阶梯长路,没有说话,但是嘴角的玩味之意,已经在逐渐地扩大。

    …………

    此时,神药宗最深处,内室之中,许多人盘腿而坐。

    五十年了,还没有一次,神药宗这么多的人聚集了起来。

    在场的人,有神药宗的十八位长老,六十多位预备长老,还有三百多名药师,这时候本应该是为了年会做一个空前的准备,像全南海之濒宣布神药宗的崛起的,但是是这时,室中的所有人,一个个面容都有着深深的凝重之色。

    “诸位,相比大家都已经有感应,知道我们把大家聚集起来,是为另做什么吧?”

    坐在最上位,一位白色长须飘飘的太上长老发话了。

    下面的人都是低下了头,虽然他们都知道事情的情况,但是没有一个人敢直面这一次宗门中的怒火。

    “我们派出去的人,竟然在今天上午,全部失去了生命感应。”

    太上长老一字一顿地说这位,在说话之间,有一股沉重的气势自他的身上绽放,压得有些药师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我本以为他们是不是到了什么奇特的地方,但是我接到了宗门中所发出的死亡信号……六十八人,宗主大弟子、十位长老、八位客卿,尽皆死于他手!”

    太上长老的话,在整个大堂之中不断地回荡,虽然话语平淡,但是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太上长老话语之中暗藏着的怒火。

    所有人都是心中大感疑惑,虽然他们也都是接到了微弱的感应消息,确切无比,许多人都接到了这消息,但是他们如何也不相信,在这个南海之濒,竟然还有人敢挑衅神药宗的威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