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琴法师
    ,!

    最后,在黄玲玲的邀请下,沈浪等人还是借用了张雨欣男朋友,也就是那个叫做李攀的男子的特权,就在这间客栈开到了三间房。

    确实,这个时候再出去找客栈的话,还是比较麻烦的,时间托的越久,就越不好找。

    况且,沈浪看出了点什么,出于对黄玲玲安全的考虑,他还是留了下来。

    虽然李攀,一直对沈浪几人都表现得非常地温和,一服极有修养的魔法师风范,但是沈浪从他复杂的眼眸之中就看得出,这个家伙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的。

    一夜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临近长荣城的年会,长荣城越发地热闹起来,光是在客栈里面吃早饭,都能听到外面各种零食的叫卖声。

    似乎是因为父母亲嘱付的缘故,黄玲玲不能离开张雨欣身边,所以几人也就结伴同行了,不过今天多来了一个人。

    就是昨天李攀口中所说的琴法师。

    琴法师是一个看上去贵族打扮的男子,他的年龄要稍大一些,约摸三十,不过岁月几乎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

    众人这才知道,原来琴法师是一位九星级的初级法师,九九归一,已经无限地接近中级魔法师的门坎了。

    虽然许多人一声都卡在这个境界,但琴法师还如此地年轻,以后入中级魔法师应该不是什么大事,毕竟魔法师一般只要天赋不算太差,修行之路都是比较顺畅的,慢慢地学会沟通天地灵气然后再增加自己体内魔力源泉的力量,就可以渐渐地往上升了。

    只是琴法师是上来,目光就有意无意地往唐雨舞的身上飘,他露出了罕见的笑容,似是对李攀赞赏有加。

    “唐妹妹是吧,你在哪里读书?”

    虽然唐雨舞没有穿校服,但是她身上那清雅的气质,还是让人能一眼看出来她是一名学生。

    “在天辅学院。”唐雨舞不动声色地,和这个琴法师拉开了些距离,往沈浪的身侧靠了靠。

    见到唐雨舞的这个细节动作,琴法师的眉头略微皱起,不过他很快就又舒展开来道:“雁归城的天辅学院,一直还挺有名的,我有一个师弟,曾经也都那里读过书,后来我发现他有修习魔法的天赋,就被我纳入魔法师协会了。”

    琴法师漫不经心地说着,神色有意无意地往唐雨舞的身上瞟,他说话的声音轻轻的淡淡的,却有意无意地透露出自己在魔法师协会中的权势。

    唐雨舞只是礼貌性地点点头,并没有回话了,只是身子靠得沈浪更近了几分。

    琴法师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怒火,但他也不发作,反而是脸上的笑意更加地灿烂,他道:“明天就是年会的正式开始了,不过好戏从今天开始就慢慢地展开了,走,我带你们去主场看看。”

    “那就多谢琴法师了!”李攀面露喜意,真正的会场大都是不会轻易对外人开放的,主会场连他六星初级魔法师都进不去。

    几人出了门,琴法师有一辆自己的南瓜车。

    南瓜车的外形像是一个大大的南瓜,其实在大南瓜之下同样也有四个轮子,不过南瓜车的内部空间比想象中的要大得多,别说是现在的六个人了,就是要容纳十六个人,也是没有问题的。

    登临南瓜车,琴法师随意地招了招手,四周的车壁就变得朦胧透明起来,仿佛是一层毛玻璃的视感般,能大致地看到车外的景象,而琴法师拿出法杖对着中心的一个圆柱形的控制台点了一点,那控制台发出光亮,南瓜车便前进起来。

    “琴法师的这辆车真不错啊。”张雨欣满眼憧憬地看着车内的各处装潢,具显雍容华贵,她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确实非常好,令我等都羡慕不已。”李攀也不曾吝惜自己的赞美,反正琴法师是个粗壮的大腿,好好抱紧就是。

    沈浪淡淡地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这一辆车,确实不错,但是一个普通的初级魔法师,要做一辆的话,怕是要话不少的功夫,但除了好看外,并没有什么实际效用,其耐扛能力,还不如普通的汽车。

    沈浪只需要一根指头,就能把它的控制器戳爆。

    不过沈浪也懒得这么做。

    南瓜车在琴法师的法力催动,全速加速状态下,速度也不差,很快就抵达了目的地。

    对寻常百姓而言,年会时刻,亦是长荣城的丰收时刻,举城同欢这三年来的辛劳与丰收。

    但是对稍有些法力,或是稍上层一些的人而言,三年一次的年会,却含有特殊意义。

    届时,各方的大佬都会聚集起来,共俱高台,笑谈南海之濒未来之事,这里面发生的交易那可是动辄惊天,说不定就在两个大佬的三言两句笑语之中,数十万的金币交易就已经谈成了。

    “到了,我们下去吧。”

    琴法师挥动了一下法阵,率先走到了南瓜门的门口,对唐雨舞对了一个“请”的手式。

    面对琴法师如此绅士礼貌的动作,唐雨舞也不好拒绝,微微颔首下了车,不过她始终在和琴法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张雨欣和她的男朋友,都落在了最后才下车的两个。

    “琴法师是看上玲玲的那个学生朋友了?”张雨欣若有所思地道。

    “那是当然,昨天我一眼看到那个小女娃的时候,就知道那是琴法师喜欢的类型了。”“

    “昨天我本来准备叫几个女伴来的,结果找了半天,姿色都一般,想来琴法师都看不上,我还真愁怎么笼络琴法师。没想到那个女娃送上门来,我们只用帮琴法师搞定那个小女娃,事情就好办了……如果必要的话,还得请你的那个表妹帮帮忙。”

    张雨欣自然也知道,如果能够抱住琴法师大腿的话,那好处简直不要太多,但她想了想,还是有些挣扎地蹙着眉低声道:

    “可是,在唐雨舞身边的那个姓沈的男孩儿,好像是唐雨舞是那种关系……

    “哼!”

    一说到这个,男子就冷笑起来:“要不是让他来锁住唐雨舞这一方面,还有点用,我特么早一脚把他踹开了。他算个什么东西?一个狗屁学生,还一直在我面前,一幅拽得不行的逼样。”

    “你别多想,看我怎么治他。像这种,顶多算个背景人物,不用多考虑,我们只要把那个小丫头钓到就可以了。”他猛地站起身,也不管张雨欣怎么想,直接走下了车。

    张雨欣略微咬了咬嘴唇,也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