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风云际会
    ,!

    “呦,这不是雁归城城主嘛,今年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我还以为你又要和往年一样当缩头乌龟呢?”

    一个高大的刀疤脸汉子,直接拦在了雁归城城主郝麟的身前,一脸的叽讽意味。

    这个刀疤脸汉子,名叫史配,是东河城城主,历年来都和郝麟不对付。

    东河城就在雁归城的东北方,两方因为地域、治理问题,也经常起一些摩擦,每次年会,史配都会狠狠地针对郝麟一番。

    郝麟涨红了脸,大大的肚子起付不的,显然是被揭了老底了。

    确实,在南海之濒的五座城池之中,就数雁归城经济倒数第一,其中修炼者、魔法师一类实力也在各城之中垫底,以至于每一次的年会都是雁归城的受难之日。

    所以每次郝麟,都会或多或少地迟到一点点,能尽量避过一些的就避过一些。

    “这次是转了性子么?尽然敢这么早的就到场了?”史配看郝麟的目光中,都充满了侵略性,仿佛在打量一头肥羊般。

    要是换做以前的郝麟,估计早就被气得脸色红一阵青一阵的,不敢说话了,但是这次的雁归城城主却竟是不理踩郝麟,而是径直地向着一旁走去,路过史配时,他冷哼一声道:

    “哼,这次我可不怕你们。”

    郝麟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同样强硬,显示出了极强的信心,他说罢,便也不管史配。

    郝麟这次是有绝对的信心的,他在来的时候,就邀请了沈大人来,到时候有沈大人来撑场子,就算这些人再有能耐,又能怎么样?你再有能耐,能强过三拳打爆金丹强者的沈大人?

    这才是郝麟真正有恃无恐的原因,如果仅仅只是今年的经济发展不错的话,那也无法让他如此地自信。

    但是郝麟的这个态度,就让史配大大的不满了,他皱着眉头道:“郝麟,这可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又怎样?”郝麟转过头来,目光直视史配,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几乎快要碰撞出火焰来了。

    两方,都是执掌一方的大佬,这时候一碰撞起来,立马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两位,要解决恩怨,等到待会儿的擂台上,到时候有什么私人恩怨,都拿到台面上来。”

    就在气氛已经明显剑拔弩张起来之际,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出声道。

    这是一个年月四十的中年男人,除了高大一点,和一身的名贵西服以外,几乎没有什么特点,他负手而来,淡淡地道。

    但是他的话,却让在史配和郝麟都闭上了嘴,不敢再针锋相对。

    见此,众人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愧是长荣城的城主刑山河,一句话就镇住了两方大佬,果然是当之无愧的南濒之首。

    刑山河当仁不让地落于高太之上的主位,其余人都随意坐于高台之上,不过真正能入座的,往往只有一些真正的大佬,如各城的城主,还有一些各大门派的掌门人。

    一般的小门派,能进飞丹阁,都是极大的殊荣了,想要登上高台那是想都别想,也只有一些传承百年的这些大门派,才能有资格让掌门入座最上层,而且就算是大门派随行的长老们,也都只能候在他们的身后。

    沈浪又看到的两个熟人:万剑宗的宗主华剑羽,双霞派的女修士红白二重唱,他们显然都有登上高台的资格,只是红白二重唱并没有登上高台,而只是在下方的席位随便坐了下,似乎是并不想引起多大的风波。

    沈浪又将目光投向了高台之上。

    这时有一个女子,和一个老者走了上来。

    女子竟看不什么年纪来,肌肤雪嫩,身姿婀娜,气质温婉大方,穿着一身古典的拖地裙,一头乌黑长发垂于红裙之上,更有几分点缀的美感,她的每一步,身上的衣裙也都会跟着一起舞动起来,有一种独特的韵律美,摇曳而来,不知道这一回又惊艳了多少在场的男子。

    第一次来年会的一些人,无论男男女女都看得呆了,不知道的就赶紧问了,这才知道:

    这是玉泉城的女城主!楚盈君!

    “没想到,这个传闻中的女城主,不仅仅威势无二,善于治城,而且还是一个绝世的大美人啊。”

    在场的不少人都是心中暗叹道。

    而在女子身后,还有一个老者走了上来,这是一面目和蔼的老者,有一种邻居老爷爷的感觉,但是他的双目之中偶尔射出来的一两道精光,却是让人不敢轻易地忽视。

    大家都知道,这位老者,不仅是阳鸣城的城主,而且自己就是一名筑基期的强者。

    “楚小姐身旁的这位,实力不俗啊。”

    旁人只注意到了楚盈君的美貌,但是这位阳鸣城的城主,却是一眼就看出了这楚盈君身旁的那位跟随着的一位男子,有异常人。

    这个男子,身材并不高大,相貌平平,属于那中扔到人堆里面都找不出来的那种,但是有一个特点:他的左臂衣袖空空荡荡的,竟然是一位断臂者。

    “呵呵,这是我在玉泉深处找到的一名隐居的魔法师,魔力非比寻常。”

    “在下,零,见过大人。”

    这位断臂了的魔法师,对着老者微微低头以示行礼。

    “零?从零开始么?不错,零即是一,零也是亿,这与我辈修炼之道也有异曲同工之妙。”老者慈祥地笑着,走了上台去。

    长荣、阳鸣、玉泉、东河、雁归五城的城主,及其各城之中的强大势力,都齐聚于此,可谓是风云际会。

    “唔……只是东方家的代表还没有来。”长荣城的城主,刑山河看着自己身旁那个空缺的位置,微微皱眉。

    其余人也都是面露一丝不悦:这可是三年一次的重大盛会,其余远隔百多里路的城主、门派掌门都来了这里,而你东方家就在长荣城里,却独你一家迟到——无论怎么样,都有点说不过去吧?

    “东方家也太不给面子了吧?就算真的有事来不了,也得给个话啊?那么大个家族,一个人都没派来,这不是不把咱们南海之濒群雄放在眼里?”

    人群开始有了些骚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