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玲玲没错
    ,!

    黄玲玲本来说着,却一下意识到自己不该说这个话的,连忙捂住自己的嘴,但是话音已出,这么做肯定是没用的。

    琴法师一直都认认真真地听着的,他很少这么专心地听一个小辈说话,前面的话还让他比较满意,却没想到到了最后,黄玲玲竟然开了这么个冷玩笑出来,这让他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李攀和张雨欣两人,双双都憋红了脸,要不是现在的局面相当地严肃,他们早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笑意直接笑出来了。

    琴法师不仅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好笑,反而还略微皱眉。

    神网咖的店主?人家那是什么身份的人?

    他留下的那些传说,现在已经无法证实是真是假了,但是他确实凭着自己一家店,就带动了整个雁归城的经济,雁归城的经济大发展,和神网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以说没有神网咖,就没有现在的雁归城。

    这样的人物,神秘莫测,威势大可滔天,怎么可能是一个学生样的小子?

    琴法师摇了摇头,不再看黄玲玲。

    “玲玲,在琴大人的面前,怎么可能乱说话呢。”张雨欣见琴法师这只大腿,神色之间厌恶神情满满,她也有些慌张,连忙对黄玲玲道:

    “你给琴法师大人倒个歉,认个错,快。”

    而张雨欣一旁的李攀已经深深地皱起了眉头,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一双眼睛里的斥责之意已经非常地浓烈了。

    黄玲玲面对他们的怒火,显得相当地委屈,她语气弱弱地道:“我,我又没说错,我为什么要倒歉?”

    “小玲!”张雨欣随之喝止道:

    “不能在琴法师大人面前出言不逊!你快……”

    张雨欣说着,一只手就往黄玲玲的胳膊上抓了过来,想把黄玲玲带到琴法师的身前,而黄玲玲一时也被吓住了,不知道该不该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姐姐的手往自己的细小手臂抓过来。

    “等下。”

    就在张雨欣一手要抓到黄玲玲的手臂上的时候,一道身影,忽地挡在了黄玲玲的身前。

    “玲玲没有错,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她?”沈浪站在黄玲玲的面前,神情坦然,道:

    “她说的没错,我就是雁归城,神网咖之主。你们若是有什么不服的,可以问过我的拳头再说。”

    沈浪声音淡淡的,但却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让得黄玲玲心中不由一荡。

    沈浪站在这里,俯视着张雨欣,同样,他的目光也放在了琴法师的身上。

    李攀瞬间就怒了,他没想到黄玲玲乱说话,竟然面前的这个小子还敢直言冒犯琴大人,这不是在作死吗?

    他抬手就想释放法术,但是手中的魔力波动刚刚释放,就有一种澎湃的法力,硬生生地将他手中的法力之源给浇灭了。

    “李攀,大会期间,不可轻举妄动,扰坏了大会秩序。”

    琴法师看都不看这边,但他的声音淡淡地传了过来。

    李攀这才是猛地回过神来,发现周围有好几人,俱实力强大的侍卫,他们的目光,都已经紧紧地锁定了自己。他赶紧作罢,心中庆幸之余,更是暗叹琴法师的实力强大。

    他刚刚都还准备释放法术,但是法术都未凝成,琴法师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直接给他的法术给扼杀在了摇蓝中。

    细思极恐,这可是碾压级别的啊:要是两方对战起来,对方完全可以将你的法术都给消磨掉,那岂不是直接就分了胜负了?他这才深深地感觉到,虽然自己和琴法师只差了三星,但其中的差距,却简直是有如云泥之别。

    “哼,出去有的你好受。”李攀最后看了沈浪一眼,眼神如同毒蛇一般阴鸷。

    “请便。”沈浪似笑非笑地看着李攀,就像在看一只四处团团转着表演的猴子。

    李攀心中更是怒气暴涨,但是却无地撒,只得对张雨欣冷冷地道:“管好你的妹妹。”

    说罢,他便不理会张雨欣,只是站在琴法师的身旁,如同一只哈巴狗般。

    张雨欣的眼神闪烁了下,还是放下了黄玲玲,走到了男友的身边。

    “沈大哥,对不起……我等他们稍微气消一点了,我就给他们去道歉好了。”

    这下,就算是黄玲玲再没有心眼,她也知道,自己给沈浪闯祸了。

    “没事。”

    沈浪优哉游哉地剥好了一颗橙色的葡萄,用小勺呈着,递给了黄玲玲,一边漫不经心地道:

    “你沈大哥是什么人?还怕他们。这种人不会理会才是最好的,不然影响了心情。”

    黄玲玲这时没有了平时的没心没肺的样子了,她的脸竟是有些微红,接过了小勺。

    这对沈浪来说,仅仅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而先前仅有的几个侍卫,也没有再将目光放的这里了,毕竟这里大佬云集,有些小摩擦,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会场的热点已经开始了。

    这时的大会,已经进入了第二阶段。

    第一阶段,那自然是五座城的城主,来总结三年来的自己所管辖城市的情况,而第二阶段就要直接的多了。

    也是最有看点的一个阶段——

    在这时,各方大佬们会重新划分地域,以及各种资源的份额,其形式,就是通过擂台比武的形势来的,当然,如果有这些大佬们有什么私人恩怨的话,也可以在擂台上解决了。

    毕竟一上擂台,生死由天,这是真正的生死擂台。

    一阵喝彩声传来,虽然不外面那些擂台压注的人们喝彩声那么疯狂,但是其中所含着的赌注,都可不是外面的那些压点钱能比的。

    台中比试的两个人,都是修炼者,而且还都是炼气后期,他们一个擅长剑技,一个则是野蛮地拳脚打法,两相碰撞起来,看点满满。

    每一次打斗,都是一赤手空拳者发起进攻为主,他虽然没有用武器,但是他的肉身就是最适合他自己的武器,他每一次进攻都如同猎豹一般着向着对方扑过去,拳脚凌厉,让得后方的剑士只能招架。

    两方打斗,都是实打实的,看得旁人也一阵的惊心动魄。

    最后还是以剑士险胜告终,而输的那位,则被剑士砍断了一只腿,血流硬生生地被一位水系魔法师止了住,被抬出了会场去。

    赢的那位,自然是满心欢喜,而输的那位,只得愁眉苦脸地奉上一万金币。

    一万金币,这还是最基础的,还有一些势力、地域上的划分,这才是出血最大的。

    擂台还在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