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 犹怜草木青
    ,精彩小说免费!

    直到沈浪离开会场,直到年会继续展开,台下仍旧有几人,还迟迟未能回过神来。

    张雨欣和李攀他们,一直都是处于半呆滞的状态,迟迟不敢相信他们先前所见到的那一切。

    “这不可能。”李攀双目无神,神情呆滞,依旧还在喃喃着。

    他身边的女朋友,却不似李攀一般,她的眼中此刻充满了各种复杂的神色:惊诧、疑惑、懊悔、恐惧……

    而琴法师的眼中也是露出了深深的懊悔,本来沈浪这种级别的人出现,应该是对他的一种机会的,但是他却非但没有抓住机会,反而还惹到了沈浪。

    一想到先前他自己对沈浪那样的态度,他就感觉一阵心悸。

    他这一生,连零那样的存在,几乎这是他最高的目标了。再往上,简直想都不敢想。

    “你们三个,沈大人有事情要找你们,赶快跟我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衣人走到了琴法师的跟前,冷声对他们道。

    几个人根本都不用想,就知道,这八成是沈浪,要找他们算账。

    张雨欣的嘴角流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她真的非常想要逃避,但没有任何的办法,别说她现在有没有逃出去的机会了,就算是再给她一万个胆子,张雨欣也不敢逃跑。

    琴法师、李攀和张雨欣三人,跟着面前的这个黑衣壮汉,经过了曲折的过道,很快就来到了“流丹阁”的内阁之中。

    “流丹阁”的内阁属于阁中阁,像是开辟了另外的一处幽境,如直接身临小桥流水人家的般,可是这美景并不能让三人的心情跟着明朗起来。

    反而随着一步步的深入,他们也越发地心悸,因为他们能深深地知道,要能身居这样的位置,一般人是肯定不行的,这也更说明了沈浪在他们中的地位之高。

    内阁并不大,很快,他们就走到了终点。

    入眼处,就见长荣城城主刑山河,立于此处,在沈浪的身旁。

    只不过,这时的他,却并不是主人,而只是立于一人的身侧——

    沈浪正悠悠然地坐在太师椅上,好整以暇地看着来者,此刻,在沈浪的身后,还有一位女子婷婷而立,正是玉泉城的那位女城主楚盈君。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是雁归城的城主郝麟。

    几个人一看到沈浪,就立马紧张了起来——

    这时的沈浪,依旧还是平日里的沈浪,甚至就连穿着或者是气度,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但是三个人就是紧张得难以呼吸。

    任谁知道,面前的这位,就是能徒手拍东方旭的强者,怕都无法淡定下来。

    这是要算旧帐了啊。

    三个人的心中再次叹息道。

    就连琴法师,看沈浪的目光,都是充满了敬畏,先前的那些轻蔑的目光都是通通地消失不见,无论在哪个派别,都是力量为尊。

    面对沈浪,几遍沈浪还一句话、一个字都没有说,但琴法师已经“通”地一声跪在了地上。

    沈浪眼皮微动,对此并没有表态,只是淡淡地道:

    “你们这两天做的事情,难道以为我不知道吗?”

    沈浪说着,抬起眼来,直直地看着张雨欣,沈浪并没有催动什么强大的功法,但是张雨欣却已经羞愧地低下了头。

    虽然这事情,属于潜规则的那一类,大家也都是知道,也就下意识地习以为常了,但是要真说起来,她也就是为了讨好一位九星初级魔法师,就像着将自己妹妹的好友套给人家。

    “沈,沈大人,我错了!”

    纵然沈浪并没有释放任何一点的功法、力量,但是张雨欣被沈浪的神色一扫,立马就萎了下来,跟着琴法师一起,也都“噗嗵”的一下跪在地上,就算是白色的礼服沾上了明显的尘灰,都没有任何的在意。

    现在根本就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了。

    李攀一看琴法师和张雨欣都跪了,哪里还敢一个人站着?他也赶紧也给沈浪跪了下去,头低得非常低,似是态度极为诚恳。

    沈浪神情却没有任何的波动,他只是淡淡地道:

    “我没有说让你们跪。”

    “是是是。”

    琴法师算是连声应是,但这时起也不是,继续跪着也不是。

    周围其余两人,也是进退两难。

    沈浪的眸子,似洞若观火般,直直地刺入三人的心脏。

    与此同时,沈浪身周的一抹极强的气势,再度绽放。

    修罗大罗天!

    就连沈浪身旁所站着的刑山河与楚盈君两人,都忍不住地感觉到了一阵的心悸,强大的力量,让他们都忍不住地双腿一软,就想要给沈浪跪下了,还是最后城主的尊严在死死地支撑着他们。

    “今日你们所见到的,所知道的,不能对任何人讲起,知道吗?”

    “知道,知道!”

    几人顿时连连点头,如同小鸡啄米的一般,频率极快。

    “好了,下去吧。”

    沈浪轻轻地拂了拂手,就如同在打发叫花子一般。

    但是琴法师几人,却都是如蒙大赦一般,纷纷对沈浪行礼,更是以比来时快上百倍的速度,快苏地逃离了这里。

    看着三个人离去的背影,身在沈浪身后的郝麟不由沉吟道:

    “沈大人,难道我们就这样就放过了他们了吗?”

    沈浪随意地点了点头,道:

    “我若是真的想要给他们惩罚,直接一巴掌拍死就是了。”

    琴法师几人,有好几次都是不知天高地厚地在沈浪的面前,如同小丑一般地耀武扬威,但是沈浪并不放在心上。

    归根结底,只是唐雨舞不是他的意中人,沈浪对于唐雨舞的感情,只是普通朋友的感情罢了。

    否则的话,他们早就死了不下一万遍了。

    听了沈浪的话,周围的几位南海之濒的大佬,都是纷纷暗叹:这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啊!

    手掌整个南濒,能倾刻间断人生死,却又具有难以想象的博大胸怀,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此等境界,简直难以岂及。

    一时间,就算是长年身居高位的他们,看着沈浪站起身来的背影,也不由涌上一股倾慕之情,只恨不得自己也有沈浪般洒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