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殿下
    ,精彩小说免费!

    南海从未结冰,即便是鹅毛大雪。

    但今年的南海海面,竟是蒙上了一层薄冰,令它像一面镜子,将南濒诸城市倒映出来。

    最高的玉龙山是最山覆盖上积雪的,而其顶端的“流丹阁”也不复了红漆模样,飞雪覆盖,使这里曾经的一场赫赫有名之战,也都消匿了踪迹。

    绵延千里的青山绿水,在此刻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而雁归、长荣、阳鸣、玉泉、东河几城,同样银装素裹,白雪皑皑。

    瑞雪兆丰年,几座城中,都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而长荣城今日,有一位贵客到了。

    这位坐着八抬官轿所至之人,前方有锣鼓敲大,左右有王朝军开道,同行数百人,气派非凡。

    在轿周围,还有六名身着红衣丝绸的男人,只是静静地跟随在轿子周围,但是他们身上所展露出来的极强气势却是暴强,没有一个人能看出这几人的实力。

    八抬官轿一路抬至城主府。

    一直到的恢弘的堡垒式的城主府,大轿这才是停了下来,从轿中走下了一个少女,年纪虽然只有十七八岁,的是身材曼妙,曲线起伏,更颈项雪白,小蛮腰堪盈盈一握,双腿在红色的丝裙中若隐若现,隐约可见,笔直修长,莲步生姿。

    少女秀发乌黑,额头莹白饱满,下巴微尖,皓齿明眸,似有灵性。她的肌肤如同羊脂玉,通体有一层莹光流转,她步入城主堡中,早有长荣城的城主刑山河候在门口,静静等待。

    “长荣城城主,刑山河,恭迎殿下!”

    刑山河躬身道。

    女子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对人们的尊敬似是早已经见怪不怪,反而一双大眼还在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长荣城不愧是南濒的第一城市,足以比拟本国暴风城这等城市了,实在是令我意想不到。”

    女子的声音空灵,有如天外传来之弦音。

    得女子的夸奖,刑山河立马诚惶诚恐地迎了上来,恭恭敬敬地道:

    “殿下过奖,过奖!”

    女子并不在意,他莲步轻移,每一步都是如此地飘逸,令刑山河都有些难以捕捉女子的身形,每每只感觉眼前一花,女子就已经走出几米之外。

    明明是在刑山河的城堡中,但是女子却像在自己的家里一般,轻车熟路般地就来到了在形山河的大庭的高位之上,当仁不让地坐于主位。

    而刑山河及他的参谋、护卫前来,都只能站在一旁。

    “唔,你的城堡好小。”

    女子的瞳孔仿佛有一抹火红,那是一种漂亮的形状,像是在她的双眼都有一朵红色的莲花在盛开一般。

    “是,是……”

    刑山河悻悻然,他这个城堡已经算是长荣城中数一数二的了,就算是东方家动府宅,真要算上二层三层这样的面积,还不如他的城堡。

    但是在女子的面前,刑山河也只有连连点头应是。

    “给我一份你们长荣城的地图。”

    女子一发话,声音空灵犹如仙女,又几如神明。几乎不及刑山河发话,他身旁的陆老就已经递上了地图。

    但是女子借过了地图之后,却乏味地扔到了一边,说着与她空灵声音有些不符的话:

    “我要的不是军事地图,我要一份旅游地图……嗯,好吃的好玩的,都给我标注上,本公主要自己制定行军路线。”

    “是,是是。”

    刑山河一路都低着头,在这种级别的人物面前,他几乎连头都不敢抬,其余的人亦是如此。

    十分钟后,八抬大轿再度启程,来到了长荣城的各街道之上。

    不一会儿,大轿的一个小窗,金色华贵的窗帘被掀开,露出了半个绝美的容颜。

    街上人声鼎沸,但是少女看着街道的景像,却是在微微皱眉,她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少了些什么呢?

    她美眸忽地一凝,对着轿外招了招手,立马就有人上来了,不过很快,刑山河就取代了这个人。

    “殿下,有,有什么事吗?”刑山河虽然没有抬头,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了一丝气氛上的不对劲,连话语中,都有些轻微的发颤。

    果然,一道带着些怒气的声音从上方而来,虽然这含杂着的怒气很少,但是多年在官场上爬摸滚打的刑山河,还是一下就感觉了出了。

    “我问你,为什么这条街上,没有来迎接我的人?”少女掀开了正面前的轿子,言语之间,威势赫赫。

    而在轿子旁边的几个黑衣男人,亦是瞬间就将目光锁定了形山河给所锁定,刑山河此刻只感觉像是有一阵透心的凉意一下就传了过来,这种感觉比一百只激光强锁定还要让人心悸。

    刑山河瞬间就满头大汉,要是有人看到,这叱咤风云的长荣城城主,竟然就在一个十七八岁女孩的面前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怕是得惊讶得下巴掉到地上。

    不过,这时,所有人都因为少女带着丝丝怒意的质问之声,没有一个人敢抬起头,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少女的身份,只是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威压,这几乎覆盖了周围的九条街区。

    刑山河不留痕迹地擦去了手心中的汗,道:“殿下,这里,都是迎接您的人呀,怎么可能没有呢。”

    “是么?”

    少女摇摇头,秀眉微微皱起,一股炽热的波动自她的身上,如同波浪一般煌煌四卷,他最后看着刑山河,道:

    “我都看出来了,这些人一直都跟随着我们的,他们都是你府中的人。这一路上,我是一个普通百姓都没有看到!”

    少女淡淡地吐出几个字,道:

    “这是欺君之罪。”

    这声音是那么空灵,像是从天边传来,在这周围回荡,但众人却仿佛从隆东一下坠到了炎炎夏日,正午的阳光直直炽烤。

    “不敢!”

    刑山河“通”地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哗啦!

    周围一众数千人,也都是吓得跪在了地上。

    但是身在轿上的少女,却只是视而不见,她的声音依旧如水般宁静,但水中却蕴含着跳动的炽热烈焰,让人难以捉摸:

    “长荣城的人呢?不是号称千万人之城吗?”

    “这个……这个……”

    刑山河颤颤巍巍地道:“万人空巷,是今天的神网咖,有新游戏的开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