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8章 猪人王国
    ,精彩小说免费!

    卵石路有一条,自然有两个方向,当时唐雨舞选择了一条向北的路,这样也更正好能一路向上与黄玲玲会合。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她一路向上,但是路却是曲曲折折的,最后变成了向东而行,由两个人想向而行的会合变成了黄玲玲从后面来找唐雨舞。

    不过黄玲玲一般是走的直线,肯定还是比唐雨舞走弯弯折折的路更快。

    在她们进入游戏第四天的时候,唐雨舞找到了猪王国。

    眼前的景象,令人震惊。

    如果说一头猪人,是非常宝贵的资源的话,那么猪舍就要宝贵好几倍,因为一个如果该猪舍的猪人死亡,只要猪舍在,大概三天就能再刷一只猪人出来。

    这时,摆在唐雨舞面前的,是一片一片的猪舍,不下二十个,在这一片桦树林中,到处都能看到散步的猪人。

    “砸了,把猪舍砸一半!”

    黄玲玲在团队语音中叫喊。

    “砸掉猪舍,可以回收一半的材料,也就是如果解锁了第二级的科技的话,砸两个猪舍就以在我们需要的地方建一猪舍!”

    黄玲玲这次算是看透了,猪王国再好,也是别的猪的王国,不是适合他们玩家生活的地方,要生活还是该另寻合适之处。

    “砸了猪人的家,猪人不会攻击我吗?”唐雨舞也有些怕猪人,她记得一次不小心误伤到了一只猪人,好几只猪人就群起而攻,追了她好半天才放弃。

    “唔,反正上次我是偷偷砸的,猪人也不知道。”

    唐雨舞想了想,道:“我还是黄昏或者晚上的时候砸比较好,我看猪人比较怕黑,那个时间段砸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虽然说是这样说的,但是唐雨舞还是感觉自己拿锤子砸人家猪的家,太不厚道了。

    唐雨舞真正见到了猪国王——

    猪王体积非常非常地大,比普通的猪舍还要大几倍,不过猪王似是在悠闲地睡觉,根本就不搭理玩家,而猪王身周的一圈,是一种魔法方尖碑。

    那种黑漆漆的方尖碑十分地神奇,高达五米,从地上伸出,将猪王围了一圈,似是在起着一种保护作用,不过如果玩家要过去的话,那方尖碑就会自动地融进地底之中,像是有什么独特的魔法一般,让玩家过去。

    可是这种恐怖的猪王,自然没有玩家敢去招惹它,实事上,在单机游戏设定中,玩家们普遍发现,猪王是不可攻击的存在。

    唐雨舞当然不敢立即下手敲猪舍,于是在周围转了一圈。

    她发现了一些浆果丛,但是上面没有讲过,再接着也没找到别的什么东西了,倒是发现了一个奇特的雕像,说不出来像什么,只有一个雕像伫立在荒野,在雕像的旁边还捡到了一个乐器,应该是一种消耗品,显示为100%,唐雨舞暂时把它丢到了切斯特的身上去。

    趁着天亮的时间,唐雨舞带着斧头在附近准备砍树。

    桦树可以说是饥荒世界中性价比最高的树了,如果在秋天砍伐的话,一颗完全成长起来的桦树可以提供两到三组木头,两组桦树果,桦树果烤来吃,可以恢复9点饱食度,还能恢复生命值。

    虽然恢复的饱食度略微低于浆果,但是胜在保质期长,而且可以稳定量产,毕竟浆果还要等浆果丛成熟,但是桦树果却只要带着斧头去砍树就可以稳定得到。

    砍最大的树,每一次挥砍都会消耗伐木斧头1%的耐久度,一般以唐雨舞的力气,砍12~15下就能砍到一颗完全长成了的桦树。

    一个伐木斧头,只需要两个小树枝和一个燧石就可以制作,所以前期没东西吃砍桦树还是不错的,许多处期在这里生存的玩家就是靠山吃山就基本可以过活。

    到了黄昏,唐雨舞一共砍掉了六颗大树,收获了十二颗的桦树果,而这时,一到黄昏,猪人们就都害怕地跑回了家。

    唐雨舞选了一个离猪王远的地方,找了一个相对比较孤立的猪舍,抡起大锤就开砸。

    唐雨舞轻手轻脚,尽量不让自己吵醒还在睡觉的猪王,但猪舍不大,唐雨舞很快就将猪舍砸了破。

    “太黑了!”

    “猪人怕黑!”

    猪舍一砸破,立马有一只猪人窜出了来,把唐雨舞吓了一跳。

    不过,猪人并没有攻击她,甚至对唐雨舞连一点仇恨值都没有建立一般,即便天还没有完全入夜,猪人也都吓得四处乱窜。

    唐雨舞长长地舒了口气,这才将砸猪舍掉落的东西捡了起来:

    x2,x2,x1。

    和,都是后期的合成材料,这个唐雨舞也是知道的,她连忙将这些收了起来。

    这下,就体现出切斯特的巨大作用了。

    玩家自带的空间水晶储物栏,只有15格,前期如果只放一些基础物资的话还好,但是随着地图探索,发现的奇特东西不少,空间水晶就非常地不够了。

    比如一个排萧要单独占一格。

    一个斧头要单独占一格。

    一个石转块也要单独占一格,等等。

    而有一个切斯特,虽然其眼骨会单独占一格,但就算是除去那一个格子,也提供了一个8格的储物空间,相当于直接比初始时多了一半多。

    唐雨舞小心翼翼地敲着猪舍,不过很快她发现,自己就算是响声再大,也不会把其他猪舍里面的猪人吵出来的,因为它们虽然强大,但是太怕黑了,根本就不可能主动出来。

    就算唐雨舞把家给它们敲了,也根本不会管唐雨舞。

    就这样,趁着薄暮时分,唐雨舞又强行拆了五头猪的家,到了天黑,她这才是烤了一点胡萝卜来吃,把保鲜期长的桦树果留了起来。

    唐雨舞就在这里不走了,等着黄玲玲来找到,天一亮,她又提着斧头去砍桦树了。

    砍树到黄昏,她又准备再继续砸猪人房,这时远方出现了一个人影,正是黄玲玲。

    “终于来了,来陪我砸猪房。”唐雨舞道。

    黄玲玲几乎是一路小跑上来的,她没有见到故友的兴奋激动,反而神情凝重,道:

    “雨舞姐,你没有什么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