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顾迁延(3)
    露天的烧烤摊有些简陋,两张长桌拼在一起刚好够坐十二个人,上官猗坐在程晓萍和谢盈中间,应该说是她们主动坐在他旁边的。男生吸引女生的特质有很多,帅气、高个、有肌肉,潇洒、幽默,会乐器、唱歌好听,这些上官猗通通都没有。程晓萍并不会喜欢他,一直把他当作弟弟一般的朋友,虽然她的确有一个五岁的弟弟,上官猗告诉她,其实他也有个妹妹,是邻居家的,比自己小了十二岁。班上的女生谈论起上官猗和朱长生这两个“国宝”的时候,谢盈说过,看到上官猗会有种想保护他的冲动,可她自己就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小弟,你不能扫我们的兴啊,你这不吃不喝的,”程晓萍说。

    “我晚上很少吃东西的。”

    “减肥,养生?年纪轻轻的学这些老人家的东西干嘛,来,吃了,”说着程晓萍塞了个烤鸡翅给上官猗,班上女生都看着他,他不好意思拒绝,就吃了下去。

    这一桌已经吃喝开了,女生们都很爽朗,可上官猗却很矜持。为什么要克制自己呢,上官猗也不想,他想放纵,可他从小就不会放纵,他从来没有叛逆的时候,他比较平静柔和。见同学酒都喝开了,他自己还是在那抿一口,又抿一口,瞬间,好像爆发出了能量。

    他碰了碰程晓萍肩膀,看着她,举起了杯子,程晓萍还在诧异,“萍姐,来,干了。”说完一饮而尽,这一杯啤酒快有一斤,酒下肚之后就上头了,上官猗头晕晕的,心里却感觉还好。

    “好!”程晓萍应他,也将杯中的酒喝光。

    “哇,好,好好好!”一阵欢呼,气氛顿时上来了。

    “厉害!”朱长生向他竖起了拇指。

    “谁还要和我喝的。”上官猗说。

    “我来。”谢盈已经喝了大半杯了,这玻璃杯装满一杯是六百毫升。

    “在我们那里,给客人倒酒,酒一定是要倒满的。”说着,上官猗抢过谢盈的杯子,打开酒桶的龙头,将她杯子上的酒接满,接到溢出来一些。

    “溢出来了!”

    “溢出来才叫倒满嘛!”

    上官猗又将自己的杯子装满,“喝多少?”

    “当然是喝光啊!”旁边的女生起哄。

    “要不你们喝个交杯酒吧,哈哈。”又有人说。

    “那不行。我怎么能占盈姐便宜呢。”上官猗很实诚地摇摇头,说着,很快举起酒杯,又一饮而尽。

    谢盈见状,也将酒喝光了,只是中途呛到,换了口气。

    “上官,看不出来啊,你这老酒鬼平时藏得还挺深。”风头完全被盖过了,朱长生打趣到。

    两杯酒下肚后,上官猗完全晕了,感觉天旋地转,他大吸了一口气,想恢复些清醒,“这是我第二次喝酒,我不骗你们。”

    “看你脸色都没变,也是可造之才,哈哈。”朱长生也喝了两杯,但这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

    气氛上来,酒就下得快了,有的人醉了,有的还没醉,不过才刚刚开始,还没人倒下。又跟朱长生喝了一杯,上官猗已然醉了,又注意到了小妹,小妹是他们班上年纪最小的,唯一的九零后,今天正是她的生日,小妹有个非常彪悍的真名,当初上官猗看到他们班级花名册的时候,不看性别还以为班上有四五个兄弟,他认定的一个就是小妹,小妹姓赵名虎虎,于是她便有好多别名,上官猗和朱长生都叫她虎妹,这样倒也挺亲切的,女生们开她玩笑的时候会叫她母老虎,她有的时候还会哭鼻子,程晓萍和朱长生都弄哭过她。虎妹长得非常娇小可爱,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一对虎牙,平时还喜欢说哎呀和哎呦,行为举动和上官猗一样会有些幼稚。可她也挺大方的,并不介意告诉别人自己的事,她常打趣说她赶着投胎也没能赶上八零后的末班车,她是个早产儿,九零年一月一日凌晨三点出生,出生的时候只有三斤多,好不容易才保住了命,于是她父母一合计,将本来取好的名字改成了虎虎,希望她能健康、威风。虎妹里面穿的还是睡衣,披了件风衣就出来了,头发还是乱的,像是刚睡了一觉。上官猗:“虎妹,你也喝酒了?要不,我们喝一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