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顾迁延(4)
    “啊,什么啊?”上官猗其实懂,头晕晕的又不是太懂。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班上女生都愿意做你女朋友,但是你只能选一个,你会选谁?”

    “我选我妈。”

    谢盈和程晓萍都忍不住了,使劲地摇着上官猗,“你又来!”

    “不准说你妈妈,再问你一遍,如果,我们班上女生都愿意做你女朋友,但是你只能选一个,你会选谁?”

    “真的吗?”上官猗停了一下,“萍姐。”说完上官猗笑了。

    上官猗回答的时候,程晓萍正在喝酒,听到上官猗的回答,她酒都喷出来了,还好不是对着桌子,她先是很满意地笑了一下,接着把杯子里酒喝光了,脸色变得异样,变成了很生气的样子。

    “哇哦,原来你喜欢我们老大!老大,怎么样,要么我们班先凑一对。”

    程晓萍提高了嗓门,“少来了你们,别胡说八道!”

    上官猗好像并没意识到什么,他只是脱口而出而已,实际上也确实是,班上的女生,他和程晓萍关系最密切,所以就说她了。

    “不是我说,你们说是不是,我们班上两位男生。”说着就示意了一下,是指上官猗和朱长生,“一个胖,一个娘,为什么大帅哥在隔壁班,真是命苦啊。”程晓萍喝醉之后,更加心直口快,她听到上官猗说她,以为上官猗真的对她有想法,她心里一百个不乐意,她已经够烦她弟弟了,上官猗还亲切地叫她姐,在她心里上官猗一直和一个词紧密相联,那就是幼稚,“上官,不是我说你啊,你真的太孩子气了,太像女孩子!”

    听罢,上官猗无比失落,他和母亲相依为命,没有父爱,男子气概天生缺失,可班上同学都不知道,只有程晓萍知道,他告诉过程晓萍他家里只有妈妈,可现在,喝醉了是说胡话吗,他倒觉得喝醉更会吐露真实的心意。他觉得羞愧不已,还好可以装醉。

    “大姐,你胡说什么呢,我们家涟弟很man的好吗?”谢盈说。

    “man?你看看,他手指比我们的还要细,还要好看,长得又那么白嫩,我真的好羡慕啊。”

    “晓萍她喝醉了,涟弟,你别往心里去。”谢盈安慰道。

    “我没醉,小弟啊,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找你聊天吗,因为我喜欢你的室友李武炎啊,可为什么他不是我们班的。”程晓萍说的都是真话,她也不介意说出来,她们谈论起学院里男生的时候,程晓萍不止一次表达出对李武炎的爱意,上官猗班上的女生也公认李武炎大帅哥一枚,她们或多或少会觉得可惜,隔壁班的女生更能近水楼台先得月。

    啤酒并不醉人,是人自己醉了,觉得头晕晕的就是醉了,可心里面什么事都很清楚,除了睡着了的虎妹。上官猗呆呆地看着程晓萍,想不到她会说出这么些话,本以为来到大学交的第一个好朋友就是程晓萍,他甚至跟他妈妈说起过程晓萍的名字,可想不到程晓萍却另有所图,所谓萍姐的宠溺,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自作多情。

    谢盈发现了他的异样,喝酒之后本来脸色没有变化的上官猗被程晓萍这么一说脸变得通红,于是说:“晓萍你懂什么,我倒觉得涟弟以后会比李武炎帅多了,涟弟,这几个月我看你又长高了,对不对?”

    “我不知道,”上官猗。

    “肩膀也长宽了,”

    “有吗?”上官猗。

    “腿还这么长,”

    “我腿长倒是真的!”上官猗笑说,尬尴暂时收进了心里。

    程晓萍又喝下去一杯酒,她整整喝了四杯了,啤酒在她肚子里像车轮一样转动着,她叫了朱长生扶她去厕所,走到一半就吐了一地,到了厕所,又吐了好多,总算是舒坦了一些,程晓萍清醒了许多,洗了把脸,想到自己刚才说出的话,心里有些愧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