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顾迁延(10)
    上官猗闲庭信步,娓娓而说,“尔其纤腰束素,迁延顾步,夏始春余,叶嫩花初……”

    顾迁延的名字是她爷爷取的,出处就是这句,顾迁延微笑着点了下头。

    上官猗又接上,“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故以水溅兰桡,芦侵罗袸。菊泽未返,梧台迥见,荇湿沾衫,菱长绕钏。泛柏舟而容与,歌采莲于江渚……”

    “歌曰:‘碧玉小家女,来嫁汝南王。莲花乱脸色,荷叶杂衣香。因持荐君子,愿袭芙蓉裳。’”没等上官猗念完,顾迁延就接上了上官猗念出的《采莲赋》。

    “嗯!”上官猗笑了,点点头,然后又念了首《碧玉歌》,“碧玉破瓜时,郎为情颠倒。芙蓉凌霜荣,秋容故尚好。”

    顾迁延忽然想考考上官猗,既然同是诗词爱好者,水平如何呢,她先想到了诗经,随便来了句,“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上官猗很快接上了。

    顾迁延微微一笑,脑子里翻转了一下,昨天刚读过的清商曲辞,然后说,“春风动春心,流目瞩山林。山林多奇采,阳鸟吐清音。”

    上官猗也微微一笑,不用三秒,“秋风入窗里,罗帐起飘飏。仰头望明月,寄情千里光。”

    顾迁延撇了下嘴,这里古代属于吴越之地,刚才他们说的是吴声《子夜四时歌》,又想到了唐代张仲素和白居易所写三组《燕子楼》,于是又说:“楼上残灯伴晓霜,独眠人起合欢床。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长。”

    “满床明月满帘霜,被冷灯残拂卧床。燕子楼中霜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长。”上官猗又不用三秒钟接上了。

    “北邙松柏锁愁烟,燕子楼中思悄然。自埋剑履歌尘散,红袖香销已十年。”顾迁延。

    “钿晕罗衫色似烟,几回欲著即潸然。自从不舞霓裳曲,叠在空箱十一年,”上官猗。

    “适看鸿雁洛阳回,又睹玄禽逼社来。瑶瑟玉箫无意绪,任从蛛网任从灰。”顾迁延。

    “今春有客洛阳回,曾到尚书墓上来。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上官猗。

    两人都呆滞了一会,心绪万千,顾迁延看着上官猗,眼里是异样的光芒,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棋逢对手,顾迁延突然觉得这个陌生人好熟悉,想到刚才所说的诗从先秦到南北朝再到唐,宋朝无名氏所著《九张机》非常的细腻,于是又说:“一张机,织梭光景去如飞,兰房夜永愁无寐。呕呕轧轧,织成春恨,留着待郎归。”

    上官猗听罢,停了一会,顾迁延以为难住了他,微微一笑,可她扬起的嘴角还未落下,上官猗就开口了,慢慢地说:“两张机,月明人静漏声稀,千丝万缕相萦系。织成一段,回纹锦字,将去寄呈伊。”

    两人一人一首,“三张机,中心有朵耍花儿,娇红嫩绿春明媚。君须早折,一枝浓艳,莫待过芳菲。”“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五张机,芳心密与巧心期,合欢树上枝连理。双头花下,两同心处,一对化生儿。”“六张机,雕花铺锦半离披,兰房别有留春计。炉添小篆,日长一线,相对绣工迟。”“七张机,春蚕吐尽一生丝,莫教容易裁罗绮。无端翦破,仙鸾彩凤,分作两般衣。”“八张机,纤纤玉手住无时,蜀江濯尽春波媚。香遗囊麝,花房绣被,归去意迟迟。”“九张机,一心长在百花枝,百花共作红堆被。都将春色,藏头裹面,不怕睡多时”

    两人都目瞪口呆,都已被对方折服,惊喜不已,顾迁延更是心花怒放,可却又故作凄凉,“玄夜凄风却倒吹,流萤惹草复沾帏。”

    上官猗不回,顾迁延就看着他,上官猗也看着她,眼神中故作疑惑,顾迁延又看,领会到了,又笑了笑,然后又说了两遍“玄夜凄风却倒吹,流萤惹草复沾帏”。

    “幽情苦绪何人见?翠袖单寒月上时。”上官猗接上了后一句。

    顾迁延觉得太爽快了,是她从小到大从未有过畅快,很是欣喜,她主动伸出了手,“做个朋友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