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程晓萍(6)生病
    上官猗摇醒了朱长生,李武炎和张新剑也要参加上午的考试,四人就一起去吃早饭,赶到了考场。

    虎妹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见到上官猗立马蹦了过来,“猗哥,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上官猗小声回她。

    “你没睡好吗?你眼都是红的。”虎妹发现了上官猗满眼的血丝。

    上官猗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痛苦地说到,“我喉咙痛,说不出话。”

    “那要去看医生,等下考完试我跟你去。”虎妹又说。

    上官猗指了指自己,摆了个ok的手势,表示自己能搞定。

    监考老师正在排考试的座位,两个班的同学按学号一个班一列错开,大学的第一场期末考试,并没有什么难度的《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考试时间一百分钟,填填写写完成了卷子,时间也到了,考试结束,监考老师收卷。

    上官猗今天穿的是厚厚的羽绒服,不会让人看到就觉得冷了,他已将程晓萍的衣服和伞折叠好,装在两个袋子里,老师收完卷子,同学都在收拾自己的东西,上官猗赶紧走到程晓萍身前,归还物品。

    程晓萍接过,看了上官猗一眼。

    上官猗艰难地挤出两字,“谢谢!”

    “你感冒了吗?怎么声音变成这样?”程晓萍问。

    “扁桃体发炎了。”上官猗轻声说着。

    程晓萍自责,“怪我,不该带你去吃这么辣的火锅,还喝酒!”

    上官猗摇头,“不关你的事。”

    虎妹突然冒了出来,她还是想跟上官猗去医务室,“你们喝酒怎么不叫上我?”

    程晓萍回她:“他啊,好傻,天冷了也不知道添衣服,我是怕他感冒才带他去吃火锅,还喝了点酒。”

    虎妹也很聪明,她一下就联想到上官猗失恋,失恋才会情绪低落不管不顾的,就冻着了,冻着了觉得委屈就找程晓萍要安慰,然后才是吃火锅和喝酒,她觉得应该是这样,只是她还惦记着上官猗的病,“走吧,猗哥,我跟你去医务室,你说不出话,我来跟医务室的人说。”

    上官猗也没拒绝,点了点头。

    “那我先走了,虎虎你帮忙照顾下他。”程晓萍拿上东西先行离开。

    上官猗和虎妹一起走去医务室,雪已经停了,但是天空依旧灰蒙蒙的,学校里一片白茫茫的,操场上有很多同学在那堆雪人和打雪仗,学校的保卫在清除路上的积雪,还有些学生自发加入其中。他们走得小心翼翼,因为目睹了一个女生骑自行车摔倒,还好那女生有同伴,扶她起来了。看来下雪也不全是开心的事,冷,行动不便,又容易生病。去到医务室已经挤满了人,下雪天冷而着凉感冒,下雪路滑而不小心摔伤,雪是最大的元凶。

    就诊和买药是分开的,上官猗不想等,决定先买些药吃,买了些消炎药和维生素,是虎妹帮忙买的,钱都是她付的,不过上官猗坚持给回了她。

    从医务室出来了,也没地方去,只能回寝室,虎妹走在前面忽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了,还好上官猗扶住了她。上官猗怕她再摔倒,就走到前面,握住了她戴着手套的手,上官猗没戴手套,虎妹莫名的开心,上官猗决定先送虎妹回去,小心地拉着虎妹慢慢走着,走过一个拐角,迎面过来个人,也是个缓慢行走的人。

    上官猗赶紧把手松开,虎妹惊讶,她抬头看去,顾迁延正茫然地看着她和上官猗,可在虎妹看去顾迁延的刹那,顾迁延就回避了他们的目光,虎妹想跟她打招呼,可顾迁延扭头看向另一边,迈步前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