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流弊的“本宗师”
    ..,

    而盗走那本“符箓禁忌录”的罪魁祸首,猜都不用猜都能知道是肖夏。

    “切,流弊吹的不错,但还不是落到了本道爷手上?”肖夏捧着符箓禁忌录坐在自己房间内,回忆着新任掌门跟太上长老承诺时的一脸自信,不禁撇着嘴咧咧道,语气里充满了深深的不屑和鄙视之意。

    “来,让本道爷好好瞧瞧你是个什么东西?”肖夏轻轻地把符箓禁忌录放在床头边的木桌上,忍不住搓了搓手,表情猥琐至极的嘿嘿笑道。

    “符..箓..禁..忌...录?”肖夏怀着好奇的心态翻开了书籍的第一面,随之就看见了第一面上有着五个金色的繁体字印在上面,情不自禁的本能念了出来。

    “符箓?”刚念完这五个字,肖夏本来郁郁寡欢的心情立刻变的激动起来,脸上露出洋溢的笑容,眸子里更是精光大放,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本道爷要逆袭了!”

    虽然不知道最后“禁忌录”三个字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但符箓这两个字他可以说是记的比亲爹亲妈都熟,符箓这二字,可以说只要是道士,就没有不知道的,更别提其中的意思了。

    只要是符箓一书,不管是什么内容,总会记载着一些制造符箓的符箓之术,而这里面记载的符箓内容可能是正道所用,也可能为邪道所用。

    在传说中,上古的一些威力极其强大符箓甚至可以毁天灭地,就连威力最小的符箓都能驱邪祛病。

    在他当今这个时代,精通符箓一脉的修炼者可以说是所剩无几,虽然不知道别的门派怎么样,但肖夏敢肯定在自己这昆仑派里只有一人,还是太上长老那一时代名为“天符道人”的符箓宗师,他精通千万符箓之术,就连一些上古的符箓之术他都能制造出来,不过时隔多年,早已驾鹤西去。

    在宗门的历史上,这位符箓宗师还为宗门做过一个大贡献,上面记载在他西去的前一年,据说用全部心血书写了一本制造符箓的法门,并且把自身的元神融入了其中,让宗门把符箓之术传承下来。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做,原因不得而知。

    肖夏这么高兴也是因为这个,现在符箓一脉落没,就算现在有些修士想学,却都学不到,为什么?因为没有记录如何制作符箓的法门秘籍啊!

    但肖夏有呀!一但他学会了,人生岂不美哉?

    “待本道爷学会了符箓之术,本道爷就是昆仑派的这一代符箓宗师。哈哈哈。”肖夏幻想着自己以后被太上长老视为座上宾,要什么有什么的日子,立即仰房哈哈大笑。

    不过当他翻开第二页后,整个人顿时就呆若木鸡。

    望着书页上的一片空白,目瞪口呆的吼道:“这特么的字呢?”

    想到刚才自己心里所思,真的会变成只是“所思”,肖夏就慌了,也傻了。

    “不对!一定是后面才有字!”肖夏突然脸色一正,手脚慌忙的继续往后翻去。

    可是!还是一片空白。

    “我艹!怎么整本书都是无字的?这特么是天书啊?”肖夏直愣愣的坐在那里,目光无神的盯着“无字天书”,忍不住暴粗口。

    555!!本道爷的心好崩溃啊!肖夏欲哭无泪的摸着胸,呃...是心脏,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眼前这本“符箓禁忌录”,然后如同一只死狗般的躺在床上,目光涣散的看着房梁顶。

    大失所望!

    用这四个字来形容肖夏此刻的心情,是最为不过的了,看着一片的空白纸页,肖夏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真是神特么的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沙,比,太,上,长,老。”肖夏想着太上长老当时对新任掌门说的“宗门的根基”,又气不过一处的咬牙道“根基,这特么的就是根基?”

    肖夏在心里已经把自家太上长老的十八代祖宗都给一一问候了一遍,要不是打不过,恐怕此刻他早已冲出房门,揪着太上长老的白胡子,指着鼻子骂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宗门根基?”

    最后,在典型的天蝎男心理作祟下,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十分心安理得的放在自己身上,连这本对他“毫无用处”的无字天书宁愿烂在自己身上,也不肯交回宗门。

    而那个新任掌门和太上长老都不知道自家的“宗门根基”早就被盗走,还美滋滋的过着宗门太上皇般的生活。

    或者,这个在他们选举下一任掌门之时,才会发现“宗门根基”不见了吧......

    ......................

    就在肖夏围绕了漂浮在半空中的“符箓禁忌录”三圈,迟迟犹豫不决的不敢去触碰时,突然一声大喝平白无故的出现在脑海里。

    “他吗的!小子你有胆就再转一次,本宗师保证不断你的腿!”

    “我艹!”肖夏被这声突如其来的大喝给吓了一大跳,粗口条件反射般的喊了出来,整个人更是跌掉在地,目光畏惧的看向四方,但除了一片金灿灿的光芒外,还是金灿灿的光芒,根本什么都没有。

    “你你你,你谁啊?”咽了咽口水,肖夏浑身上下汗毛竖起,身体颤抖不已,警惕的扫视着周围,趴在地上动都不敢动,嘴巴更是连连哆嗦的大声喝问道。不知道他是在给自己壮胆还是为了吓跑对方。

    “小子,本宗师现在没功夫跟你闲聊,你最好,立刻,马上给我起来,然后把手放在这本“符箓禁忌录”上,根据里面所传达出来认主步骤,给本宗师认主!”

    那道苍老的声音在肖夏脑海里再次响起,直接是命令之意!

    “不可能!”肖夏想都没想就拒绝道,开玩笑!要是真这样做了,恐怕一会儿他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最怕的就是那种别人都把自己给卖了,自己还傻呵呵的帮别人数钱的事。

    至于认主?世上哪有这么大的馅饼会掉在自己头上?他还怕这个馅饼太大把他自己给砸死了呢......

    “嗯?”那道自称“本宗师”的苍老声音顿时发出了不满沉闷声,似乎有点生气和意外,问道“为什么?”

    “切!你当本道爷傻啊!万一你坑我怎么办?”肖夏见对方好像好说话了一点,他也不怎么怕了。

    缓缓站起身来,神气无比的说道,看向“符箓禁忌录”的眼神充满了鄙夷之色。

    “你!”那道苍老声音凭空一炸,随之顿住,强忍住把肖夏打死的冲动,然后咬牙问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才肯按照我的要求去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