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凌道子,我羊驼.....
    ..,

    凌道子缓缓说道:“同时阴阳大陆分为上陆界,中陆界以及下陆界三大陆界,其中上陆界是皇家阴阳师一脉和强大阴阳师生存的陆界,中陆界则是甲,乙,丙,丁,四个等级的阴阳师的生存空间,甲级最次,丁级最高,而您的“父亲”则是一名丙级阴阳师,在中陆界里可以说是赫赫有名的大阴阳师。”

    “这么叼?”肖夏诧异道。

    “嗯。”凌道子点头,继续说道:“其中下陆界是阴阳大陆最低等的一个陆界,那里是妖物和人类混存的地界,而且平民居多,说是穷乡僻野也不为过。”

    “虽说记忆碎片合成出来的信息还是太少,但对于现在的主人您来说,已经足够了。”凌道子说道。

    “毕竟主人您这具身躯的年纪还很小,刚懵懂知事,也不可能会知道太多。”

    听了半天,肖夏总算是有点头绪了。

    于是挑眉问道“那按照老祖宗您的意思来说,我们这是穿越啦?”

    按照凌道子所说出来的信息,自己应该是穿越了,不然怎么可能会亲眼目睹到与阴阳师手游里面的桃花妖相似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的女子,况且那女子还承认自己就是桃花妖,种种线索接连起来,肖夏敢肯定自己是穿越无疑了。

    “可以这么说。”凌道子沉默了一阵,认可了肖夏这个说法。

    凌道子又继续说道。

    “在很久之前,也就是老仆还活着时,那时曾接触过符箓一道的尽头,不过“接触”这一词其实是老仆夸大了,要说接触,还不如说当时老仆只是,哦不!是只能远远仰视着,在那一步老仆前进不了丝毫,仿佛被无数道枷锁禁锢住身形。”

    说着,凌道子的声音在无意间慢慢流露出了沧桑和凄凉之意,说道:“那是天时地利与人和全具备,天地灵气虽说算不上饱满,但还是用充足这两个字来描述的。”

    “但!老仆在这一步上竟然被花费了五十年光阴,最后连都没能走出去。”

    说到这里,凌道子的情绪隐约有躁动,声音也开始变得沉闷无比,就算肖夏看不见凌道子此时的面容,但此刻他却也能感受到凌道子话音里流露出来的不甘和愤怒之意。

    “哼!要不是老夫当初选择了...”

    正当肖夏以为凌道子还要说什么时,凌道子的声音却突然戛然而止,不再言语。

    凌道子这一反常的举动,自然引起了肖夏的疑惑,问道“选择什么?”

    “..............”对方沉默。

    “嗯?”肖夏有点不爽了,凌道子这明显是还有什么在瞒着自己。

    肖夏又要开口询问时,凌道子终于回应了。

    深吸了一口气,凌道子说道:“主人,这些事老仆觉得你还是先不要知道的为好,不过主人您放心,老仆绝对不会做出有任何冒犯您的事来。”

    尽管凌道子的态度很真诚,但肖夏对此还是很不放心,不过肖夏并没说什么。

    在知道这里是异界后,肖夏开始变的小心翼翼,因为!身处异界本身就是个未知的巨大危险。

    肖夏心中稍略对凌道子提出了警惕,表面却是风平浪静,呵呵笑道:“没事,您是我老祖宗,我相信您。”

    “多谢主人您的体谅!”凌道子恭敬鞠手而道。

    肖夏的性格在刚才那个空间里,他就见识过了,绝对属于那种宁死不屈,不甘堕落之人,就连警惕心,怀疑心都是顶尖之辈,凌道子知道,肖夏绝对不会是像现在这么不在意。

    不过,肖夏既然没再继续追问,凌道子也只能顺水推舟,将这个话题共同略去。

    “老祖宗,您把整理出来的记忆全部传输给我吧。”肖夏忽然说道。

    还真别说,如果肖夏不把这些记忆掌控住,可能出去后就连隔壁年纪苍老一点儿的邻居都能认作“爷爷”叫.....

    “好!”凌道子说着,将记忆碎片里蕴含的一系列记忆全都一一传送到肖夏脑海里。

    紧接着,只见刚坐立床上的肖夏顿时面容一滞,脑袋疼痛欲裂,全身汗毛竖起,只感觉到整个房间都在倒转。

    “羊...........驼.......!”肖夏嘴唇哆嗦,脸色惨白,只说完这两个字后便双眼一黑,“砰”的一声,晕眩在装饰豪华的大床上。

    不过这床的弹性还真是够劲,肖夏刚撞在大床上,瞬间又反弹了起来,连续上上下下反弹了两次后,才停止下来。

    “呃.......忘了主人现在还只是个五岁的孩子.......”肇事者凌道子,此刻正蹲在肖夏脑海里,尴尬的挠着头,嘴角抽搐的说道。

    ............................

    到了傍晚八点多钟,躺在大床上的肖夏才终于有点反应。

    稚嫩的小脸上睫毛微微颤动,眼皮抬起,幽黑的眸子在小眼睛里面注视着房梁顶,嘴巴撅起,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或许是因为身体虚脱,软弱无力,所以声音很小,什么都没听清。

    但还是有人回答了他的话,“主人,您...还好吗.....?”

    凌道子的声音小心翼翼的往肖夏探去,亲切的问候着。

    “老祖宗,我....羊驼......”肖夏声音开始恢复了一点,喉咙沙哑,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望着房梁顶虚弱的回答道。

    “哈?”凌道子没听懂肖夏说的羊驼是什么意思,问道“主人,羊驼是何物?”

    “算了,再羊驼也没用了,劳资现在虚了.......”肖夏努力想要站起来,但刚坐立起来就又倒了下去。

    只见!

    “砰!”(升腾而起)

    “砰!”(坠落而下)

    “砰!”(升腾而起)

    “砰!”(坠落而下)

    ...................

    “空中飞人.......?”体验了两把空中飞人,本就虚弱无力的肖夏被折磨的顿时欲哭无泪,双眼发白地看着房梁顶,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瞳孔涣散的说道“我特么想死.........”

    凌道子:“..................”

    凌道子看不下去了,干脆捂上老脸,别过头去,因为他怕肖夏再这打击之下,好过来后会把自己打死。

    ...................

    过了半个多小时,也就是快九点的时候,肖夏的房门亮起了亮光。

    同时,房门打开。

    肖夏站在门口,看着眼前空旷的庭院,以及站在过廊里拿着弯刀的高大护卫和来来往往的丫鬟,下人,和奴仆。

    脚步轻盈踩动,向台阶下走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