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交代
    ..,

    “老爷,老爷不好啦!大事不好啦!”

    刚带着肖夏回到肖府的肖山石川正想回房歇息,平静一下内心的烦乱时,忽然外面一个老仆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口中连连大喊,脸上尽是挥之不去的惊慌和不安,仿佛看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怎么回事!慌什么慌?成何体统!”心情烦怒中的肖山石川顿时皱眉一喝,冷声训斥着这个跟了自己三十多年的老管家。

    “老,老爷.......好,好多人!”老管家闻言一止,停顿在十米之外,看着隐约气恼的肖山石川,没有害怕,而是呼吸粗重的喘着气禀告说道。

    “嗯?”肖山石川稍微一愣,不过很快又愤怒起来,连一个小小管家都敢忤逆自己的命令,这让他极强的自尊心赫然震怒,但想到这个跟了自己三十年的老管家可以说是最懂自己脾气的人,却还敢如此“放肆”,定是发生什么可以危及到自己这个在中陆界有名的肖府的大事!

    肖山石川想到亦有可能后,脸上的怒意随风消逝而去,气息平稳,面色波澜不惊的询问道:“到底是什么事?”

    老管家缓了一阵,气息也平稳了,不过还是以最快的语速和简洁的表达能力将内容一字不漏的概括了出来:“老爷,就在刚刚我们白石疆域来了好多阴阳师,他们个个穿着白袍,而且实力似乎........”

    “什么!”老管家还没说完,肖山石川顿时就脸色大变,心中一紧,面容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拳头握的咯咯直响,冷声喝问道:“他们是不是从北海域渡船过来,里面还有一个穿着金边纹路的黑袍领头人?”

    “老爷您怎么知道!”老管家大吃一惊,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再次惊慌起来,说道:“对了,老爷,他们这些人一路上都在打听我们肖府在哪,看起来好像是冲着我们来的,我们用不用........”

    北海域......白袍......金边纹路的黑袍领头人........是他们没错了!

    “哈哈哈!”还没等老管家把话说完,肖山石川顿时就仰天大笑起来,却突然冷下脸来,眸子里杀意明显可见,冷声道:“上陆界安倍家族的狗杂碎们,想不到你们还是找过来了,这一次想必是想将我们肖家彻底赶尽杀绝了吧?”

    “难道都追杀我们肖家四百四十九年了,还不善罢甘休吗!”

    “也罢!大不了把那东西放出来,大家同归于尽!”

    肖山石川明白自己已经无法白石疆域,那群狗杂碎一定先会将疆域封锁住,将自己等人牢牢禁锢控制在疆域里面,不然按照这群狗杂碎的一贯作风,是不会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进入疆域来搜查自己等人.........

    说着,肖山石川从口袋中随手扔出一把纯金钥匙,看着老管家说道:“这是肖府的藏宝库钥匙,你拿着它将里面的钱财拿出来,按照十倍的资薪发放给在肖府内工作的下人,让他们拿到钱后就赶快离开,不要再回来了。”

    “以后,再无肖府!”

    肖山石川望着周围的一景一物,瓦砾上滴流着的积水,仿若不甘流下的眼泪,随之一言不发的背过老管家那一脸沉郁的苍老面容,转头离开。

    “老爷啊!您可知若不是您当初救下老奴,让老奴吃饱了饭,睡足了觉,老奴哪里还能苟延残喘至今?”老管家那丑陋,如同树皮般的脸上,泪眼婆娑地望着肖山石川渐行渐远的青袍背影,不禁感触喃喃道。

    很快!

    整个肖府的下人在不明情况的情况下坚持不肯走,但在老管家拿出发放出来的十倍薪水时,个个便心满意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肖府。

    “怎么回事?”看着一个个下人背着包袱离开,途中喜笑颜开的讨论着什么,直到众人都踏出肖府后,与众人擦肩而过的肖夏才反应过来,蹙眉呢喃道。

    “主人,您还是先回去问问您父亲吧,老仆总觉得似乎有大事要发生,很有可能这个大事就是针对肖府的。”凌道子的声音提醒了肖夏。

    “也是!”肖夏稍微点点头,如此多下人离开肖府,自己那个便宜父亲不可能会不知道,并且按照他那个尿性,下人离开肖府这件事,很有可能就是他的吩咐。

    虽然不知道自己这个便宜父亲要做什么,也懒的去猜,相信到了他面前后,就一切都知晓了。

    一路上,肖夏忘记跟自己擦肩而过的下人有几个了,扫地的下人,做饭的阿姨,修剪花草的园丁,守门的侍卫,护院的阴阳师等等...........

    都陆续离开肖府,只有在看到连肖府内年纪最大,资格最老的老管家都走后,肖夏才停顿了一下脚步,但没有去质问什么,发生了什么事?肖夏在一阵子的停顿后,又继续奔跑起来。

    现在,他心中更加肯定凌道子刚才所说的“有大事发生”了!

    不得不说,肖府的地面积绝对是很广阔,肖夏在奔跑大约数十分钟后,终于才来到了肖山石川面前。

    望着自己这个目光平淡如水,看见自己到来,依然无所事事的便宜父亲,肖夏感受到了隐藏在其中的凝重和严峻,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这种感觉确实令人心慌,就像死亡到来前的扑朔未知感。

    “发生什么事?怎么那些下人都走掉了?父亲?”肖夏在一系列的问题抛出,却看见肖山石川依旧望着前方,不由心无阻隔地叫出了他还很不习惯的称呼的两个字。

    “你跟我来!”肖山石川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没有回答他的话,这让肖夏心中一紧。

    说完,肖山石川走下主座,向主座后面的黏贴着一张画卷的装饰壁走去,伸手在画卷的某个位置轻轻一按,传来一缕清脆的“咔擦”声,在听到响声后,肖山石川按照着自己父亲传给的手法步骤,面对着画卷,手指快速舞动,打出一套法诀。

    肖夏在后面看的一脸懵逼,什么玩意?火影忍者?

    “轰隆!”

    一阵轻微的晃动和一声不算太大的轰鸣声将还在懵逼中的肖夏的意识拉了回来。

    原本黏贴着画卷的装饰壁骤然裂开成两半,一个一米多高的通道口出现在肖夏眼前,大吃一惊!

    “进来吧,肖儿!”

    肖山石川回头撇了一眼震惊中的肖夏,轻笑一声,窜入道口消失不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