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恶战
    ..,

    “啊啊啊!”

    “扑通!”通道内响起肖夏的一连串惨叫声,最后以偌大的落地的声结尾。

    .................................

    下陆界,一个经济状况还算富裕点的小镇,称其“白里镇”

    在这抵御妖物的第一大镇白里镇上,坐落着诸多大户人家,而在众多的大户人家中的其一大家中,迎来了一位从中陆界翻滚到来的五岁小孩,可是这个小孩正处于昏厥状态,除了身上有些严重的擦伤外,整体来说并无大碍。

    “这里是哪里?”

    平躺在软床上的肖夏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望着眼前一片模糊的画面,抬手揉了揉眼睛,轻声喃喃问道。

    “肖,肖公子醒了!快,快去通知老爷!”

    肖夏只隐约听到周围传来一阵嘈杂声,然后视线开始清晰起来。

    “肖公子,您,您醒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年过花甲的老年面孔,他不怒自威的脸上露出欣喜之色,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对肖夏关心问候着。

    “我...我这是怎么了?”肖夏问了一句,努力想让自己坐立起来,但无奈身上的伤势让他疼痛不已,只好乖乖平躺在床上。

    “肖公子,您现在身上的擦伤太过于严重,还请您先安静平躺一阵子。”卜哉尼休见状连忙劝说道:“肖公子,您可知这里是哪里?”

    “对啊!我记得好像被父亲一脚揣进石门后,就一直在通道内翻滚.........怎么就出来了?”肖夏也是一脸的迷惘,整个事情经过扑朔迷离,甚至到现在都还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这样做。

    卜哉尼龙微愣,果真出事了!

    “唉!看来肖山石川大人的想法,在下差不多明了了.......”卜哉尼龙露出悲伤之色,默默一叹,没有再在这件事多说什么,而是把现在的情况跟肖夏述说一遍:“肖公子,这里是下陆界,以后您会在这里生活一辈子。”

    “什么意思?”肖夏身体一怔,望着这个老人嘴唇轻颤,质问道:“我父亲怎么了?我为什么要在这里生活一辈子?”

    “唉~”卜哉尼龙摇摇头,叹息道:“这个还是等到以后在下再跟肖公子说吧。”

    说罢,卜哉尼龙带起一片落寞的背影,离开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肖夏心中慌乱无比,煎苦难熬,某名的想法出现在脑海之中,把肖夏给吓了一跳,晶莹透明的眼泪顺着眼眶滴流而下,用着只有自己才能的听到的声音:“他,他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主人,您还是先睡一下吧。”

    凌道子的声音中带着不忍之意,催眠了肖夏,让这个初到异界的从未体验过父母之爱的少年好好休息一番。

    ....................

    中陆界。

    “一群小东西也敢来冒犯吾!去死吧!”

    业火古兽火山窟窿般大小的眼里燃起无尽怒火,对着一众把自己围在正中央的白袍阴阳师,顿时口吐人言冷声怒视。

    “吼!”

    业火古兽怒吼一声,抬起千万吨之重的偌大脚掌,朝着众人重重落下。

    “缔结,护罩结界之术!”其中一位白袍阴阳师随手布置一个护罩将自己罩住后,高声对其他阴阳师大喊起来。

    话音刚落,干多位阴阳师几乎同时吟咒,刹间白光大作,一个巨大白色护罩出现在当空,散发出璀璨的光芒,将众人笼罩在里面。

    “轰!”

    燃烧着熊熊焰火的巨大脚掌沉重的撞击在护罩上,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不过却没能将脚掌落下,两者僵持在原地,谁也奈何不了谁。

    “吼!”

    业火古兽见众人居然抵挡住了自己的攻击,顿时感到羞愧无比,心大之火大盛,怒声大吼,燃尽一切的业火充斥包裹住脚掌,再次踏下!

    “咔咔咔!”

    这一次,众人支撑起来的护罩白光大减,暗淡无色,一条条裂缝爬满护罩,似一道道狰狞的伤疤,清脆的碎裂声如天边的炸雷,让众人大惊失色!

    “快走!撤退!”

    那个白袍阴阳师脸色一白,急忙下命令大喝道:“全部撤退!”

    本来在护罩内已经被业火古兽吓的半死的众阴阳师,在得到命令后个个以风雷之势逃离现场。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去死吧!蝼蚁!”

    业火古兽带着无尽的怒火,狠狠往下踩去,几十米宽大的脚掌一踩死一堆,约百个阴阳师在一瞬间死亡,浓厚的血腥味冲袭着幸存下来的阴阳师的感官,胃里顿时天翻地覆,忍不住作呕。

    白袍阴阳师见状没有作出其他反应,一阵迟疑后,对着众人下令道:“缔结,天照之术!”

    “天照之术?”众阴阳师闻言身体一滞,用三天的瘫痪状态换来使用一次的天照之术?这真的值么?如果这招没能把这业火古兽制服,那么最后死的必定是自己等人,可以说一但使用了这种,自己的身家性命生死权就掌控在别人的手里了。

    “一群废物!你们还在迟疑什么?别忘了你们能有今天,还是公子赐予你们的!”白袍阴阳师见众人还在考虑,顿时勃然大怒,不禁冷声大喊道。

    听见这话,所以人皆是回头望了一眼站在最后面的金边纹路黑袍人,见他依然嘴角挂着一丝淡笑,看向自己等人的目光充满信任之意,一咬牙,定下心来,双手灵巧快速舞动,缔结术法!

    “天照之术!启!”

    在术法缔结出来的瞬间,众阴阳师忽然身体开始发虚,挺直倒下,昏厥在地上。

    于此!天空破开一道豁大的缺口,万丈红光照耀大地,捅破天际,道道红色光束坠落在业火古兽身上,轰击出血淋淋的伤口,业火古兽的身躯有多大,红光覆盖的就有多广。

    “咻咻咻!”

    红色光束不要钱似的密密麻麻,穿破空气,发出阵阵破空声........

    “该死!吼!”业火古兽只是支撑了不到十个呼吸就感到筋疲力竭,口吐人言怒吼出口,带着遍体鳞伤化为一道火光往天际遁去,消失不见。

    “什么!”见被业火古兽逃跑了,白袍阴阳师双目一瞪,不可置信的喃喃道:“居然从天照之术下逃跑了......”

    “公子,我们要不要......”他正想提议继续追踪业火古兽时,却被对方打断了他的话。

    “行了!别管了!”金边纹路黑袍人微微一愣,看向这个白袍阴阳师罢手说道:“带上众人,我们该回去了!”

    说完,他身体轻轻一飘,纵然飞上那座阻隔回路的山头,自己先一步向北海返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